导航菜单

【长篇小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6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奶奶和女婿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走来踱去,大概等了有二十多分钟,小雪被护士推了出来。王奶奶看到昏睡在推车上的小雪,一头飘逸的长发已经被剃光,头上戴着网套,透过网套可以看到头上有几处盖了敷料纱布,脸上有几处涂了红药水,鼻子上插着氧气管,王奶奶心都碎了……

  她急忙走到推车旁边,弯腰拉拉小雪的手,眼泪啪啪嗒嗒滴在小雪手上,嘴唇抖动着轻轻对小雪呼唤:“雪,我是奶奶。”

  “伤员现在需要休息,老年人,等一下你再和她说话吧。”护士小姐一边例行公事似的对王奶奶说着话,一边继续向前面推着推车。

  王奶奶直起腰擦擦眼泪,从兜里掏出两张卫生纸揩揩鼻子,海涛过来扶着她,急忙跟在护士后面。

  病房是一间双人间,那里已经住了一位做外科手术的五十多岁的女人。海涛和王奶奶帮助护士把小雪移到病床上,护士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推着推车离开了。

  “海涛,我在这看着小雪,你回家把我的饭碗牙刷牙膏脸盆脚盆都收拾收拾给我送过来,我要在这里照顾小雪。”王奶奶是一刻也不愿再离开小雪了。

  “妈,你白天在这看护半天或者一整天都可以,晚上你是万万不能在这里陪夜的!谁都知道医院里白天黑夜都是乱糟糟的,肯定休息不好,万一再把您累病就麻烦了。”海涛急忙打消岳母想二十小时留在医院的念头。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看到小雪,小雪,”王奶奶提道小雪的名字又哭得泣不成声,眼泪不停地流,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了。

  “妈,医生不是说了吗,小雪就是轻微脑震荡,过半天她就醒来了,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海涛对岳母不停哭的表现有点不耐烦。

  王奶奶从女婿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已经感觉到女婿有点不悦了,她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抬手擦擦眼泪吸吸鼻子,沙哑着声音对女婿说道:“你去忙吧,中午让王霞过来一趟。”

  海涛从岳母语气里也听出了有点不对劲,他急忙对岳母解释道:“妈,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小雪又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点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说不定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你一哭,总感觉小雪好像伤得很严重似的。你说是不是?”

  王奶奶瞅女婿一眼,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对女婿说道:“我没事,你去忙吧。中午让王霞给我送点吃的过来就行了。”

  “行,妈,那我先回去了。”海涛看岳母一眼,悻悻离开了小雪的病房。

  海涛离开之后,王奶奶搬个凳子放在小雪病床边,她坐下来,慈爱地看着小雪,泪水再一次蓄满眼眶,她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她一只手拉住小雪的一只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摸摸小雪的带着网套的头,最终还是没能抑制住眼泪,泪水再一次顺着脸颊流下来。

  中午王霞到医院给母亲送饭时,看到小雪还在昏睡中。“妈,小雪还没醒吗?”王霞小声问坐在小雪床头有点疲惫的母亲。

  “嗯,没有。只是刚才皱了两次眉头,可能是全身都很疼吧。”王奶奶小声回应女儿一句。

  “医生怎么说的?”王霞又小声问一句。

  “医生说没事,最迟傍晚小雪就会醒过来。”

  “哦,那就好。妈,你先吃饭,吃了饭你回家休息,去我们单位检查工作的省领导中午就走了,我请了半天假,下午不到单位上班了,我在这看着小雪。”王霞小声对母亲说道。

  “我不回去,我要等小雪醒过来再回去。”王奶奶固执己见。

  “妈,你先吃饭,等吃好饭咱们再说你回去不回去的事。”王霞发现母亲的倔劲上来了,也不好再反驳她,于是走到小雪病床边的床头柜边,把饭盒打开,拿出一个碗,把下面的馄饨倒进碗里,又从另一塑料袋里拿出一把勺子,递给母亲,道:“妈,你先吃饭吧。”

  王奶奶坐在床头柜边吃饭,王霞坐在她旁边看看小雪,问母亲:“我听海涛说小雪的奶奶伤的也挺厉害,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就是活该!所以人不能做坏事,老天在看着呢!如果不是她硬把小雪往老家绑架,哪能发生这事!”王奶奶一边吃饭一边恨恨地回答女儿的问话。

  “妈,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你也别太生气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王霞平缓地对母亲说道,“妈,我听海涛说,小雪的奶奶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如果她醒不过来,死了,小雪少了一个负担,就好办了。这万一醒不过来,成了植物人,这以后怎么办?万一小雪弟弟求小雪继续照顾他奶奶怎么办?这可是个棘手的大问题呀!”王霞说出自己的忧虑。

  “小雪醒过来我就把她的身世告诉她,告诉她那老太婆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那老太婆不是她亲奶奶,让小雪从今往后不要再管那老太婆的事!”王奶奶气愤地说道。

  “妈,我考虑的和你一样,小雪的身世咱们不能再隐瞒了。小雪太不容易,她已经无力再对那老太婆的一切负责了。”王霞继续平静地母亲说着,“妈,即使要对小雪说出她的身世,你也要等小雪出院以后,现在她的身体受伤后很弱,暂时还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小雪那个弟弟,那老太婆不是小雪的亲奶奶,可是他弟弟的亲奶奶,万一他弟弟求小雪帮助他奶奶就麻烦了。”

  “那是他弟弟亲奶奶,他弟弟有本事想怎么照顾他奶奶都行!我们管不了!如果让小雪还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给那老太婆零花钱,买这买那的!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王奶奶仍然是满腔怒火。

  “妈,咱们得有这个思想准备,万一那老太婆没死,成了植物人或者偏瘫或者留下其他的什么毛病,如果不提前想好对策,就小雪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她肯定不好意思拒绝她弟弟请求的。”

  “那,你说怎么办?”王奶奶嘴里吃着一口饭扭头看女儿一眼……

  (未完待续)

  

  来慧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5.0

  字数 2092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奶奶和女婿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走来踱去,大概等了有二十多分钟,小雪被护士推了出来。王奶奶看到昏睡在推车上的小雪,一头飘逸的长发已经被剃光,头上戴着网套,透过网套可以看到头上有几处盖了敷料纱布,脸上有几处涂了红药水,鼻子上插着氧气管,王奶奶心都碎了……

  她急忙走到推车旁边,弯腰拉拉小雪的手,眼泪啪啪嗒嗒滴在小雪手上,嘴唇抖动着轻轻对小雪呼唤:“雪,我是奶奶。”

  “伤员现在需要休息,老年人,等一下你再和她说话吧。”护士小姐一边例行公事似的对王奶奶说着话,一边继续向前面推着推车。

  王奶奶直起腰擦擦眼泪,从兜里掏出两张卫生纸揩揩鼻子,海涛过来扶着她,急忙跟在护士后面。

  病房是一间双人间,那里已经住了一位做外科手术的五十多岁的女人。海涛和王奶奶帮助护士把小雪移到病床上,护士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推着推车离开了。

  “海涛,我在这看着小雪,你回家把我的饭碗牙刷牙膏脸盆脚盆都收拾收拾给我送过来,我要在这里照顾小雪。”王奶奶是一刻也不愿再离开小雪了。

  “妈,你白天在这看护半天或者一整天都可以,晚上你是万万不能在这里陪夜的!谁都知道医院里白天黑夜都是乱糟糟的,肯定休息不好,万一再把您累病就麻烦了。”海涛急忙打消岳母想二十小时留在医院的念头。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看到小雪,小雪,”王奶奶提道小雪的名字又哭得泣不成声,眼泪不停地流,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了。

  “妈,医生不是说了吗,小雪就是轻微脑震荡,过半天她就醒来了,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海涛对岳母不停哭的表现有点不耐烦。

  王奶奶从女婿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已经感觉到女婿有点不悦了,她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抬手擦擦眼泪吸吸鼻子,沙哑着声音对女婿说道:“你去忙吧,中午让王霞过来一趟。”

  海涛从岳母语气里也听出了有点不对劲,他急忙对岳母解释道:“妈,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小雪又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点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说不定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你一哭,总感觉小雪好像伤得很严重似的。你说是不是?”

  王奶奶瞅女婿一眼,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对女婿说道:“我没事,你去忙吧。中午让王霞给我送点吃的过来就行了。”

  “行,妈,那我先回去了。”海涛看岳母一眼,悻悻离开了小雪的病房。

  海涛离开之后,王奶奶搬个凳子放在小雪病床边,她坐下来,慈爱地看着小雪,泪水再一次蓄满眼眶,她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她一只手拉住小雪的一只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摸摸小雪的带着网套的头,最终还是没能抑制住眼泪,泪水再一次顺着脸颊流下来。

  中午王霞到医院给母亲送饭时,看到小雪还在昏睡中。“妈,小雪还没醒吗?”王霞小声问坐在小雪床头有点疲惫的母亲。

  “嗯,没有。只是刚才皱了两次眉头,可能是全身都很疼吧。”王奶奶小声回应女儿一句。

  “医生怎么说的?”王霞又小声问一句。

  “医生说没事,最迟傍晚小雪就会醒过来。”

  “哦,那就好。妈,你先吃饭,吃了饭你回家休息,去我们单位检查工作的省领导中午就走了,我请了半天假,下午不到单位上班了,我在这看着小雪。”王霞小声对母亲说道。

  “我不回去,我要等小雪醒过来再回去。”王奶奶固执己见。

  “妈,你先吃饭,等吃好饭咱们再说你回去不回去的事。”王霞发现母亲的倔劲上来了,也不好再反驳她,于是走到小雪病床边的床头柜边,把饭盒打开,拿出一个碗,把下面的馄饨倒进碗里,又从另一塑料袋里拿出一把勺子,递给母亲,道:“妈,你先吃饭吧。”

  王奶奶坐在床头柜边吃饭,王霞坐在她旁边看看小雪,问母亲:“我听海涛说小雪的奶奶伤的也挺厉害,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就是活该!所以人不能做坏事,老天在看着呢!如果不是她硬把小雪往老家绑架,哪能发生这事!”王奶奶一边吃饭一边恨恨地回答女儿的问话。

  “妈,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你也别太生气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王霞平缓地对母亲说道,“妈,我听海涛说,小雪的奶奶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如果她醒不过来,死了,小雪少了一个负担,就好办了。这万一醒不过来,成了植物人,这以后怎么办?万一小雪弟弟求小雪继续照顾他奶奶怎么办?这可是个棘手的大问题呀!”王霞说出自己的忧虑。

  “小雪醒过来我就把她的身世告诉她,告诉她那老太婆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那老太婆不是她亲奶奶,让小雪从今往后不要再管那老太婆的事!”王奶奶气愤地说道。

  “妈,我考虑的和你一样,小雪的身世咱们不能再隐瞒了。小雪太不容易,她已经无力再对那老太婆的一切负责了。”王霞继续平静地母亲说着,“妈,即使要对小雪说出她的身世,你也要等小雪出院以后,现在她的身体受伤后很弱,暂时还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小雪那个弟弟,那老太婆不是小雪的亲奶奶,可是他弟弟的亲奶奶,万一他弟弟求小雪帮助他奶奶就麻烦了。”

  “那是他弟弟亲奶奶,他弟弟有本事想怎么照顾他奶奶都行!我们管不了!如果让小雪还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给那老太婆零花钱,买这买那的!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王奶奶仍然是满腔怒火。

  “妈,咱们得有这个思想准备,万一那老太婆没死,成了植物人或者偏瘫或者留下其他的什么毛病,如果不提前想好对策,就小雪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她肯定不好意思拒绝她弟弟请求的。”

  “那,你说怎么办?”王奶奶嘴里吃着一口饭扭头看女儿一眼……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奶奶和女婿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走来踱去,大概等了有二十多分钟,小雪被护士推了出来。王奶奶看到昏睡在推车上的小雪,一头飘逸的长发已经被剃光,头上戴着网套,透过网套可以看到头上有几处盖了敷料纱布,脸上有几处涂了红药水,鼻子上插着氧气管,王奶奶心都碎了……

  她急忙走到推车旁边,弯腰拉拉小雪的手,眼泪啪啪嗒嗒滴在小雪手上,嘴唇抖动着轻轻对小雪呼唤:“雪,我是奶奶。”

  “伤员现在需要休息,老年人,等一下你再和她说话吧。”护士小姐一边例行公事似的对王奶奶说着话,一边继续向前面推着推车。

  王奶奶直起腰擦擦眼泪,从兜里掏出两张卫生纸揩揩鼻子,海涛过来扶着她,急忙跟在护士后面。

  病房是一间双人间,那里已经住了一位做外科手术的五十多岁的女人。海涛和王奶奶帮助护士把小雪移到病床上,护士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推着推车离开了。

  “海涛,我在这看着小雪,你回家把我的饭碗牙刷牙膏脸盆脚盆都收拾收拾给我送过来,我要在这里照顾小雪。”王奶奶是一刻也不愿再离开小雪了。

  “妈,你白天在这看护半天或者一整天都可以,晚上你是万万不能在这里陪夜的!谁都知道医院里白天黑夜都是乱糟糟的,肯定休息不好,万一再把您累病就麻烦了。”海涛急忙打消岳母想二十小时留在医院的念头。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看到小雪,小雪,”王奶奶提道小雪的名字又哭得泣不成声,眼泪不停地流,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了。

  “妈,医生不是说了吗,小雪就是轻微脑震荡,过半天她就醒来了,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海涛对岳母不停哭的表现有点不耐烦。

  王奶奶从女婿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已经感觉到女婿有点不悦了,她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抬手擦擦眼泪吸吸鼻子,沙哑着声音对女婿说道:“你去忙吧,中午让王霞过来一趟。”

  海涛从岳母语气里也听出了有点不对劲,他急忙对岳母解释道:“妈,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小雪又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点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说不定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你一哭,总感觉小雪好像伤得很严重似的。你说是不是?”

  王奶奶瞅女婿一眼,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对女婿说道:“我没事,你去忙吧。中午让王霞给我送点吃的过来就行了。”

  “行,妈,那我先回去了。”海涛看岳母一眼,悻悻离开了小雪的病房。

  海涛离开之后,王奶奶搬个凳子放在小雪病床边,她坐下来,慈爱地看着小雪,泪水再一次蓄满眼眶,她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她一只手拉住小雪的一只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摸摸小雪的带着网套的头,最终还是没能抑制住眼泪,泪水再一次顺着脸颊流下来。

  中午王霞到医院给母亲送饭时,看到小雪还在昏睡中。“妈,小雪还没醒吗?”王霞小声问坐在小雪床头有点疲惫的母亲。

  “嗯,没有。只是刚才皱了两次眉头,可能是全身都很疼吧。”王奶奶小声回应女儿一句。

  “医生怎么说的?”王霞又小声问一句。

  “医生说没事,最迟傍晚小雪就会醒过来。”

  “哦,那就好。妈,你先吃饭,吃了饭你回家休息,去我们单位检查工作的省领导中午就走了,我请了半天假,下午不到单位上班了,我在这看着小雪。”王霞小声对母亲说道。

  “我不回去,我要等小雪醒过来再回去。”王奶奶固执己见。

  “妈,你先吃饭,等吃好饭咱们再说你回去不回去的事。”王霞发现母亲的倔劲上来了,也不好再反驳她,于是走到小雪病床边的床头柜边,把饭盒打开,拿出一个碗,把下面的馄饨倒进碗里,又从另一塑料袋里拿出一把勺子,递给母亲,道:“妈,你先吃饭吧。”

  王奶奶坐在床头柜边吃饭,王霞坐在她旁边看看小雪,问母亲:“我听海涛说小雪的奶奶伤的也挺厉害,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就是活该!所以人不能做坏事,老天在看着呢!如果不是她硬把小雪往老家绑架,哪能发生这事!”王奶奶一边吃饭一边恨恨地回答女儿的问话。

  “妈,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你也别太生气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王霞平缓地对母亲说道,“妈,我听海涛说,小雪的奶奶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如果她醒不过来,死了,小雪少了一个负担,就好办了。这万一醒不过来,成了植物人,这以后怎么办?万一小雪弟弟求小雪继续照顾他奶奶怎么办?这可是个棘手的大问题呀!”王霞说出自己的忧虑。

  “小雪醒过来我就把她的身世告诉她,告诉她那老太婆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那老太婆不是她亲奶奶,让小雪从今往后不要再管那老太婆的事!”王奶奶气愤地说道。

  “妈,我考虑的和你一样,小雪的身世咱们不能再隐瞒了。小雪太不容易,她已经无力再对那老太婆的一切负责了。”王霞继续平静地母亲说着,“妈,即使要对小雪说出她的身世,你也要等小雪出院以后,现在她的身体受伤后很弱,暂时还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小雪那个弟弟,那老太婆不是小雪的亲奶奶,可是他弟弟的亲奶奶,万一他弟弟求小雪帮助他奶奶就麻烦了。”

  “那是他弟弟亲奶奶,他弟弟有本事想怎么照顾他奶奶都行!我们管不了!如果让小雪还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给那老太婆零花钱,买这买那的!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王奶奶仍然是满腔怒火。

  “妈,咱们得有这个思想准备,万一那老太婆没死,成了植物人或者偏瘫或者留下其他的什么毛病,如果不提前想好对策,就小雪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她肯定不好意思拒绝她弟弟请求的。”

  “那,你说怎么办?”王奶奶嘴里吃着一口饭扭头看女儿一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