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70后广漂族的励志青春:183辍学

  歌爸在洗着碗,歌妈依在门口在一边打着毛衣。

  “你先的态度就不对了。人家阿丹哪里配不上我们儿子,漂亮、有钱。”

  “那个叫楚楚的也漂亮,有钱。”

  “你还想着楚楚来当儿媳妇?”

  “难道你不想?”

  “我不是不想,而是一直以为就是……”歌妈叹了口气,举着手中打着的毛衣说,“你看,自从上次楚楚来之后,我就在给我们的孙子打毛衣。都打了好多件了。”

  “这回你失望了吧。”

  “说真的阿丹我也很喜欢,我看得出来,她很爱我们的仔,这就够了,”歌妈笑着说,“再说,谁让我抱孙子,谁就是我儿媳妇。”

  歌爸摇着头说:“就怕到时儿子、孙子都不是你的。”

  歌妈白了她男人一眼:“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他们麦家就阿丹这一根独苗,又家大业大的,到时我们的仔哪有说话的份。”

  

  水池顶上,歌帅、麦瑞丹相互靠着。

  歌帅说:“我们选个日子结婚吧。”

  麦瑞丹迟疑了一下:“米米什么时候结婚,我们也就什么时候结婚。”

  “老天!”歌帅仰天长叹,“这关米米什么事。我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孩子可以先生,但结婚必须等米米先结。”

  “未婚先孕,这是犯法的,要罚款的,知道吗?这是大陆的法律。”

  “那就让他们罚。”

  歌帅望着表情坚定的麦瑞丹,迟疑地说:“……告诉我,为什么?”

  麦瑞丹泪光闪烁:“因为米米爱着你,你心里也有米米。只是你不知道。”

  歌帅摇头:“你怎么就认这死理,我……”

  麦瑞丹拦住歌帅的嘴:“我既然已经决定,你就别想着说服我,比如说我爱你。”

  “知道吗?我们这样是在一起,是违法的,”歌帅无奈笑着,“非法同居。”

  “我不管!”麦瑞丹站了起来,嘲着远方吼叫着,“米米,你要幸福,你幸福我就幸福。”

  

  歌帅接到郝斌的电话,马上与麦瑞丹下了山,看到郝斌与怀抱小孩子的曾珍在小吃摊等着他们。

  一见面,歌帅就踢打着郝斌说:“你们也真是,生了宝宝也不跟大家说。”

  郝斌笑道:“知道你们都是大老板忙,再说我们不讲究这些了。”

  “店里生意怎么样?”

  “还行,现在都上了正轨了,不用什么事都自己做,”郝斌点头说,“要不,哪有时间生孩子。”

  一见到小孩子,麦瑞丹眼里就放着光,小心翼翼伸手过去抱起孩子:“阿姨抱抱。哇,好可爱。”

  曾珍朝歌帅做了个表情:“你们也可以准备了吧。”

  “她还没打算嫁给我呢?”

  麦瑞丹笑着说:“不嫁并不表示不可以给你生孩子。”

  歌帅耸耸肩:“你们听懂了吗?”

  曾珍笑道:“香港人的思想,可能比我们想得……开放一点。”

  

  赫智印象

  “歌帅大哥。”——赫智架着拐棍与思浩走进小吃店.

  赫智说:“嫂子好。”

  “赫华弟弟阿智,思俊的弟弟浩子,”歌帅跟麦瑞丹介绍后,转头骂道,“臭小子,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在学校才对,怎么在矿里?”

  赫智笑着摇头:“嫂子像明星一样,哥你真是太有魅力了!”

  思浩也忙说:“就是。大城市的女孩就是不一样。”

  “别转移话题,”歌帅给了赫智一拳,“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又逃课了。”

  “这回决对不是逃课。”赫智说,“而是我们炒了学校的鱿鱼。”

  歌帅叹道:“让你哥知道了,你死定了。”

  “你说,那技校出来有什么用,让我做一个电工,我还真没兴趣。”赫智不客气地吃着东西,“再说,你跟我哥毕业后,谁在做自己的专业。”

  思浩点头附和:“就是。就是。”

  歌帅推着思浩:“连这个你都听赫智的。”

  思浩认真的点着头:“我哥认你做大哥,什么都听你的,赫智就是我大哥,我当然什么都听他的。”

  “那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去我哥那边,帮他打理生意,”赫智说,“听说他现在生意也做的挺大的。”

  “现在你没跟赫华在一起了?”曾珍意外地说:“那时找工作不是说打死你们也不分开吗?”

  “他跟思俊在一起?米米跟我们在一起,哲列去当兵了。”歌帅苦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郝斌问:“那赫华他们在做什么生意?”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做餐饮吧,跟艳妹几合着做?”

  赫智问:“那我哥跟米米怎么样了,我可只认米米做我的嫂子。”

  歌帅与麦瑞丹对望了一下,没说话。

  

  96

  风灯客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0

  

  字数 1545

  歌爸在洗着碗,歌妈依在门口在一边打着毛衣。

  “你先的态度就不对了。人家阿丹哪里配不上我们儿子,漂亮、有钱。”

  “那个叫楚楚的也漂亮,有钱。”

  “你还想着楚楚来当儿媳妇?”

  “难道你不想?”

  “我不是不想,而是一直以为就是……”歌妈叹了口气,举着手中打着的毛衣说,“你看,自从上次楚楚来之后,我就在给我们的孙子打毛衣。都打了好多件了。”

  “这回你失望了吧。”

  “说真的阿丹我也很喜欢,我看得出来,她很爱我们的仔,这就够了,”歌妈笑着说,“再说,谁让我抱孙子,谁就是我儿媳妇。”

  歌爸摇着头说:“就怕到时儿子、孙子都不是你的。”

  歌妈白了她男人一眼:“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他们麦家就阿丹这一根独苗,又家大业大的,到时我们的仔哪有说话的份。”

  

  水池顶上,歌帅、麦瑞丹相互靠着。

  歌帅说:“我们选个日子结婚吧。”

  麦瑞丹迟疑了一下:“米米什么时候结婚,我们也就什么时候结婚。”

  “老天!”歌帅仰天长叹,“这关米米什么事。我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孩子可以先生,但结婚必须等米米先结。”

  “未婚先孕,这是犯法的,要罚款的,知道吗?这是大陆的法律。”

  “那就让他们罚。”

  歌帅望着表情坚定的麦瑞丹,迟疑地说:“……告诉我,为什么?”

  麦瑞丹泪光闪烁:“因为米米爱着你,你心里也有米米。只是你不知道。”

  歌帅摇头:“你怎么就认这死理,我……”

  麦瑞丹拦住歌帅的嘴:“我既然已经决定,你就别想着说服我,比如说我爱你。”

  “知道吗?我们这样是在一起,是违法的,”歌帅无奈笑着,“非法同居。”

  “我不管!”麦瑞丹站了起来,嘲着远方吼叫着,“米米,你要幸福,你幸福我就幸福。”

  

  歌帅接到郝斌的电话,马上与麦瑞丹下了山,看到郝斌与怀抱小孩子的曾珍在小吃摊等着他们。

  一见面,歌帅就踢打着郝斌说:“你们也真是,生了宝宝也不跟大家说。”

  郝斌笑道:“知道你们都是大老板忙,再说我们不讲究这些了。”

  “店里生意怎么样?”

  “还行,现在都上了正轨了,不用什么事都自己做,”郝斌点头说,“要不,哪有时间生孩子。”

  一见到小孩子,麦瑞丹眼里就放着光,小心翼翼伸手过去抱起孩子:“阿姨抱抱。哇,好可爱。”

  曾珍朝歌帅做了个表情:“你们也可以准备了吧。”

  “她还没打算嫁给我呢?”

  麦瑞丹笑着说:“不嫁并不表示不可以给你生孩子。”

  歌帅耸耸肩:“你们听懂了吗?”

  曾珍笑道:“香港人的思想,可能比我们想得……开放一点。”

  

  赫智印象

  “歌帅大哥。”——赫智架着拐棍与思浩走进小吃店.

  赫智说:“嫂子好。”

  “赫华弟弟阿智,思俊的弟弟浩子,”歌帅跟麦瑞丹介绍后,转头骂道,“臭小子,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在学校才对,怎么在矿里?”

  赫智笑着摇头:“嫂子像明星一样,哥你真是太有魅力了!”

  思浩也忙说:“就是。大城市的女孩就是不一样。”

  “别转移话题,”歌帅给了赫智一拳,“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又逃课了。”

  “这回决对不是逃课。”赫智说,“而是我们炒了学校的鱿鱼。”

  歌帅叹道:“让你哥知道了,你死定了。”

  “你说,那技校出来有什么用,让我做一个电工,我还真没兴趣。”赫智不客气地吃着东西,“再说,你跟我哥毕业后,谁在做自己的专业。”

  思浩点头附和:“就是。就是。”

  歌帅推着思浩:“连这个你都听赫智的。”

  思浩认真的点着头:“我哥认你做大哥,什么都听你的,赫智就是我大哥,我当然什么都听他的。”

  “那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去我哥那边,帮他打理生意,”赫智说,“听说他现在生意也做的挺大的。”

  “现在你没跟赫华在一起了?”曾珍意外地说:“那时找工作不是说打死你们也不分开吗?”

  “他跟思俊在一起?米米跟我们在一起,哲列去当兵了。”歌帅苦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郝斌问:“那赫华他们在做什么生意?”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做餐饮吧,跟艳妹几合着做?”

  赫智问:“那我哥跟米米怎么样了,我可只认米米做我的嫂子。”

  歌帅与麦瑞丹对望了一下,没说话。

  

  歌爸在洗着碗,歌妈依在门口在一边打着毛衣。

  “你先的态度就不对了。人家阿丹哪里配不上我们儿子,漂亮、有钱。”

  “那个叫楚楚的也漂亮,有钱。”

  “你还想着楚楚来当儿媳妇?”

  “难道你不想?”

  “我不是不想,而是一直以为就是……”歌妈叹了口气,举着手中打着的毛衣说,“你看,自从上次楚楚来之后,我就在给我们的孙子打毛衣。都打了好多件了。”

  “这回你失望了吧。”

  “说真的阿丹我也很喜欢,我看得出来,她很爱我们的仔,这就够了,”歌妈笑着说,“再说,谁让我抱孙子,谁就是我儿媳妇。”

  歌爸摇着头说:“就怕到时儿子、孙子都不是你的。”

  歌妈白了她男人一眼:“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他们麦家就阿丹这一根独苗,又家大业大的,到时我们的仔哪有说话的份。”

  

  水池顶上,歌帅、麦瑞丹相互靠着。

  歌帅说:“我们选个日子结婚吧。”

  麦瑞丹迟疑了一下:“米米什么时候结婚,我们也就什么时候结婚。”

  “老天!”歌帅仰天长叹,“这关米米什么事。我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孩子可以先生,但结婚必须等米米先结。”

  “未婚先孕,这是犯法的,要罚款的,知道吗?这是大陆的法律。”

  “那就让他们罚。”

  歌帅望着表情坚定的麦瑞丹,迟疑地说:“……告诉我,为什么?”

  麦瑞丹泪光闪烁:“因为米米爱着你,你心里也有米米。只是你不知道。”

  歌帅摇头:“你怎么就认这死理,我……”

  麦瑞丹拦住歌帅的嘴:“我既然已经决定,你就别想着说服我,比如说我爱你。”

  “知道吗?我们这样是在一起,是违法的,”歌帅无奈笑着,“非法同居。”

  “我不管!”麦瑞丹站了起来,嘲着远方吼叫着,“米米,你要幸福,你幸福我就幸福。”

  

  歌帅接到郝斌的电话,马上与麦瑞丹下了山,看到郝斌与怀抱小孩子的曾珍在小吃摊等着他们。

  一见面,歌帅就踢打着郝斌说:“你们也真是,生了宝宝也不跟大家说。”

  郝斌笑道:“知道你们都是大老板忙,再说我们不讲究这些了。”

  “店里生意怎么样?”

  “还行,现在都上了正轨了,不用什么事都自己做,”郝斌点头说,“要不,哪有时间生孩子。”

  一见到小孩子,麦瑞丹眼里就放着光,小心翼翼伸手过去抱起孩子:“阿姨抱抱。哇,好可爱。”

  曾珍朝歌帅做了个表情:“你们也可以准备了吧。”

  “她还没打算嫁给我呢?”

  麦瑞丹笑着说:“不嫁并不表示不可以给你生孩子。”

  歌帅耸耸肩:“你们听懂了吗?”

  曾珍笑道:“香港人的思想,可能比我们想得……开放一点。”

  

  赫智印象

  “歌帅大哥。”——赫智架着拐棍与思浩走进小吃店.

  赫智说:“嫂子好。”

  “赫华弟弟阿智,思俊的弟弟浩子,”歌帅跟麦瑞丹介绍后,转头骂道,“臭小子,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在学校才对,怎么在矿里?”

  赫智笑着摇头:“嫂子像明星一样,哥你真是太有魅力了!”

  思浩也忙说:“就是。大城市的女孩就是不一样。”

  “别转移话题,”歌帅给了赫智一拳,“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又逃课了。”

  “这回决对不是逃课。”赫智说,“而是我们炒了学校的鱿鱼。”

  歌帅叹道:“让你哥知道了,你死定了。”

  “你说,那技校出来有什么用,让我做一个电工,我还真没兴趣。”赫智不客气地吃着东西,“再说,你跟我哥毕业后,谁在做自己的专业。”

  思浩点头附和:“就是。就是。”

  歌帅推着思浩:“连这个你都听赫智的。”

  思浩认真的点着头:“我哥认你做大哥,什么都听你的,赫智就是我大哥,我当然什么都听他的。”

  “那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去我哥那边,帮他打理生意,”赫智说,“听说他现在生意也做的挺大的。”

  “现在你没跟赫华在一起了?”曾珍意外地说:“那时找工作不是说打死你们也不分开吗?”

  “他跟思俊在一起?米米跟我们在一起,哲列去当兵了。”歌帅苦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郝斌问:“那赫华他们在做什么生意?”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做餐饮吧,跟艳妹几合着做?”

  赫智问:“那我哥跟米米怎么样了,我可只认米米做我的嫂子。”

  歌帅与麦瑞丹对望了一下,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