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知道吗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容易”二字

  原创飘雨桐2天前我要分享

  01

  今天,轮到我回单位值日。中午时间不多,而且确实不想跑来跑去。我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吃午饭,然后去剪头发。发尾太多分叉,而且额头光秃秃的——恩,有些刘海看起来会舒服一些。然而,我去过的那间理发店没有开门。旁边有一家,可没有去过、所以我看到了衣服店的老板娘。

  什么钉扣子啊,修修改改新买的衣服等都会去那里。我见到的是老板娘,却是后门门卫的老婆看到我。我问,旁边的理发店怎么没开门?门卫老婆说,另一家开了、怎么不去。我说,你熟悉的话、带我去。于是,中午解决了收留问题。然后,也就是稍微清爽了吧。到了这个年龄,要求别太多。

  

  02

  竟然,理发店老板娘说我五官好看。这算什么赞美?应该说,没人这么夸过我吧。熬到了中午两点多,我回单位值日。还是上午的那间教室,我一个人呆着、开着头顶的风扇。不想去值班室,因为空间比较小;还有人认识的不认识的经过或者进来。我不喜欢与人招呼,所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躲着。

  是啊,放假还要回来。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但必须乖乖听话。熬到下午五点半,我去收了二手房的房租。回家的时候,顺便买了火龙果。我不买菜,更多吃的都是外卖。既然蔬菜吃得少,水果就要补上。这一天,都不知道忙忙碌碌干了什么。晚上,和母亲通电话。知道,这个临时的决定。

  

  03

  到底,检查的数据多少?我不清楚。母亲总是说一些,不说一些。这次,她找到另一家医院的这个科主任。也是熟人带着去的,科主任说必须住院治疗。而吃中药什么的,那都是调理。现在指数那么高,如果随便发烧感冒都能要了命。而且,有药物治疗对它比较明显。母亲的决定,我支持。

  只是,接下来就要继续的跑来跑去。我希望自己能够撑住,并且母亲能够在药物的帮助下能够好起来。虽然,之前的医生说:这是慢性病,不激化就没事。但始终就是个隐患,我也建议母亲到广州详细检查。可她不愿意,这次还是熟人强烈要求。也好,我累也没有关系。必须的,重视起来啊。

  

  04

  我再次想到这句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我就一个母亲需要牵挂,这无论如何都要做到最好。也有些难过,好人是应该有好报的。即便有药物治疗,但过程也会有些辛苦。我,怎么忍心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呢?我相信现在医学技术的发达,总有办法——只要,积极配合治疗。

  恩,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比较能扛的,前提是身体、精神撑得住。好吧,我还有强大的意识呢。困了乏了就听着《陈情令》,这样不容易瞌睡。我要想着,怎样给母亲补营养。是不是,我要重新和锅碗瓢盆打交道呢。好多事,我要慢慢理出一个思绪。活动文字的收录,见缝插针完成吧。

  再不容易,也要咬着牙、硬着头皮“过”!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01

  今天,轮到我回单位值日。中午时间不多,而且确实不想跑来跑去。我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吃午饭,然后去剪头发。发尾太多分叉,而且额头光秃秃的——恩,有些刘海看起来会舒服一些。然而,我去过的那间理发店没有开门。旁边有一家,可没有去过、所以我看到了衣服店的老板娘。

  什么钉扣子啊,修修改改新买的衣服等都会去那里。我见到的是老板娘,却是后门门卫的老婆看到我。我问,旁边的理发店怎么没开门?门卫老婆说,另一家开了、怎么不去。我说,你熟悉的话、带我去。于是,中午解决了收留问题。然后,也就是稍微清爽了吧。到了这个年龄,要求别太多。

  

  02

  竟然,理发店老板娘说我五官好看。这算什么赞美?应该说,没人这么夸过我吧。熬到了中午两点多,我回单位值日。还是上午的那间教室,我一个人呆着、开着头顶的风扇。不想去值班室,因为空间比较小;还有人认识的不认识的经过或者进来。我不喜欢与人招呼,所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躲着。

  是啊,放假还要回来。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但必须乖乖听话。熬到下午五点半,我去收了二手房的房租。回家的时候,顺便买了火龙果。我不买菜,更多吃的都是外卖。既然蔬菜吃得少,水果就要补上。这一天,都不知道忙忙碌碌干了什么。晚上,和母亲通电话。知道,这个临时的决定。

  

  03

  到底,检查的数据多少?我不清楚。母亲总是说一些,不说一些。这次,她找到另一家医院的这个科主任。也是熟人带着去的,科主任说必须住院治疗。而吃中药什么的,那都是调理。现在指数那么高,如果随便发烧感冒都能要了命。而且,有药物治疗对它比较明显。母亲的决定,我支持。

  只是,接下来就要继续的跑来跑去。我希望自己能够撑住,并且母亲能够在药物的帮助下能够好起来。虽然,之前的医生说:这是慢性病,不激化就没事。但始终就是个隐患,我也建议母亲到广州详细检查。可她不愿意,这次还是熟人强烈要求。也好,我累也没有关系。必须的,重视起来啊。

  

  04

  我再次想到这句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我就一个母亲需要牵挂,这无论如何都要做到最好。也有些难过,好人是应该有好报的。即便有药物治疗,但过程也会有些辛苦。我,怎么忍心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呢?我相信现在医学技术的发达,总有办法——只要,积极配合治疗。

  恩,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比较能扛的,前提是身体、精神撑得住。好吧,我还有强大的意识呢。困了乏了就听着《陈情令》,这样不容易瞌睡。我要想着,怎样给母亲补营养。是不是,我要重新和锅碗瓢盆打交道呢。好多事,我要慢慢理出一个思绪。活动文字的收录,见缝插针完成吧。

  再不容易,也要咬着牙、硬着头皮“过”!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