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风中有朵韩宏宇(2019-08-11旅行游记)

  

  01.道奇、杨树、玉米地

  “利其玛”横扫了半个中国,我们迎着“利其玛”的方向而去,不知道能不能和它会合……

  韩宏宇开着他酒红色的道奇,行驶在连霍高速上,车窗外是广袤无垠的豫东平原,顺着笔直的车道,一眼就可以望到辽远的天际。

  夏秋之交的玉米杆,已经齐刷刷长到一人多高,覆盖了车窗两旁的整个原野。

  短暂的归乡,而今又向着故乡相反的方向而去,风中摇曳的玉米地和杨树,成为我们三个人心中最后守护的故乡情结。

  

  02.过往、当下、车轮

  不会开车的我,一边在副驾驶抓拍着车窗前的风景,一边天南海北地和韩宏宇聊着过往。

  后座的王世华据说是要睡觉,但看上去他比谁都精神,我们聊着的话题他一个都不会落下。他时不时插几句王氏风格的点评,让我们感觉到就像是在二十年前……

  世华的侄子也在后座上,一边插着耳机听流行乐,一边看着窗外略过的风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年前的我们……

  平原上的天空没有山丘阻挡,也没有楼厦区隔,看上去笼盖四野,寥阔而不知极限!

  车轮转动,一片片田,一排排树,都成为了过往。

  

  03.乌云、台风、忽悠

  不知不觉中,在我们前方的天际,出现了气势磅礴的乌云。我们的道奇兄弟开着开着,就开进了雨里!

  多年在江南生活的我们,开始讨论这一片乌云和台风“利其玛”的关系。

  王世华是我们车上最权威的“科学家”,开始看着手机上的卫星云图“忽悠”我们。据说这次台风正穿过苏州,我开始努力回想自己出门有没有关好窗户。

  所有的好心情仿佛都要被王世华嘴里的“台风”吹散,好在我没心没肺!

  看到了高速旁的路牌上写着“睢县”,有某两个人不认识字,于是帮他们回忆元人睢景臣和《高祖还乡》,心中暗自为中国的教育感到悲伤!

  虽然前方的乌云看上去气势汹汹,但好在落在豫东平原上的雨并不多,我们的“道奇兄弟”只是洗了个小澡就开过了商丘,从连霍高速转入济广高速,准备进淮北!

  

  04.24年后的“高积云”

  转进济广高速,从东西向转为南北向前进,眼前的视野不再阴沉,一下子豁亮了很多。

  最大的变化是天上的云,不再是铁板一块的铅灰,而是漫天的云朵,而且是越往前开越显多情……直到豫皖交际时,我们看到了最壮丽的景像!

  眼前的空中应该也刚刚经历过风雨,不沾染一丝尘霾。蓝如地中海般的天上,流动着一朵一朵秀美的“高积云”。

  关于“高积云”有多美?24年前,在我们上初中二年级时,人教版语文书上的一篇课文《看云识天气》这样说:

  “在晴天,我们还会偶见一种高积云。高积云是成群的扁球状的云块,排列很匀称,云块间露出碧蓝的天幕,远远望去,就像草原上雪白的羊群。卷云、卷积云、积云和高积云,都是很美丽的。”

  

  05.刘邦、曹操、司马懿

  康德将哲学的“美”分为壮美和秀美,我们眼前流动的天空则是壮丽和秀美的结合!

  韩宏宇突然提出要背一下《大风歌》,面对美丽,我们竟然想起了谈诗!不知道该是多么精神空虚,才能让我们无聊到要谈诗……

  于是我们开始从“大风起兮云飞扬”说起,然后聊到刘邦,聊到沛县,聊到汉初的皇家合唱团……

  我有一个经验,和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时,我会把话题越聊越远,直到让所有人都跟着我快乐滴天马行空,忘记了当初……

  车轮在前进,路旁风景在变换,最后我们竟突发奇想要赶去曹操老家亳州吃中饭,以呼应前一天夜里在司马懿老家焦作过夜。

  天上的云依然壮美!我们都期待着下一站:曹操!

  

  06.进进出出的豫皖际

  车窗外两排高高的杨树,将头顶的天空切割成一道绵长的风景画,看上去就像蓝天白云镶上绿色的画框。

  如果台风过后都是遇上这种风景,我宁愿天天都有台风。

  老朋友在一起看风景,经常忘记吃饭,我们眼看要进入亳州,却因为陷在一个同学的过往笑话里难以自拔,然后快乐地走错了高速。

  于是我们错过了曹操……

  接下来我们出了河南,我们开始研究安徽,突然……我们又进入了河南。

  我们又进入了河南!!

  我们怀疑自己的眼睛,但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不会欺骗我们,原来我们所行的地区是鄂皖两省锯齿形的交际带。

  

  07.嵇康、淮北、玉米原野

  于是我们在豫省永城县又走了一段,最终我们走永登高速开进淮北平原,于是我们在嵇康老家濉溪的服务区吃饭。

  虽然错过了曹操,但是相逢嵇康,依旧不失风雅。

  在濉溪用餐已经是下午两点,快餐已经停卖。

  虽然距离嵇康已经一千七百多年,但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依旧保持着古琴式的优雅,不会因为多挣几个“臭钱”,改变自己固有的生活节奏。

  于是,我们只能买速热米饭,于是,韩宏宇又回忆起他自驾西藏的浪荡岁月。

  吃完饭走出服务区,抬头看笼罩着淮北平原的寥阔的天空,头顶上飘过来的云浪已经要变成“雨层云”。

  看着茫茫的玉米原野,站在初秋的秋风中,面对着过眼的云浪,我们即将彻底离开北方。

  为我们的“道奇兄弟”加满了油,我们又坐进了车里,王世华成为了司机,开始了我们最后一段旅程……

  

  08.风中有朵韩宏宇

  “大风起兮云飞扬!”,但我们还是和“利其玛”檫肩而过!

  世华手机上直播的台风,已经进入了山东青岛一带。

  车经过安徽的路段并不长,很快我们路过泗县进入江苏泗洪,世华又想起了“泗水亭长”。

  刚吃饱的我们,又开始在车里结结实实地聊起来。眼前的田里依旧是玉米为主,但脚下已经是苏北平原。

  洪泽湖、盱眙龙虾、明祖陵,又是另一段话题……

  自前一日从山西返程,我们和“道奇兄弟”一路不停向前,一路上都是古代英雄的故乡。我们走过的是路,我们感受的是华夏文化的博大!

  离家2000华里,看着苏北的天空,开始想起过去的一首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想起高中数学老师在元旦晚会上唱这首歌的情景。

  车在中途停了一下,韩宏宇和世华的侄子一起到路边迎着风“看风景”。在他们看完风景要回到副驾驶时,我看着带着汽车靠枕在风中瑟瑟发抖的韩宏宇,特别想为他作一首歌:《风中有朵韩宏宇》!

  ……

  无论到何时何地,永远有两个风雨同车的兄弟,谁都不会迷茫。

  风云中,我们就将穿过风雨到达幸福的前方了!

  

  96

  文史迷猴神通

  0.9

  2019.08.13 00:55*

  字数 2317

  

  01.道奇、杨树、玉米地

  “利其玛”横扫了半个中国,我们迎着“利其玛”的方向而去,不知道能不能和它会合……

  韩宏宇开着他酒红色的道奇,行驶在连霍高速上,车窗外是广袤无垠的豫东平原,顺着笔直的车道,一眼就可以望到辽远的天际。

  夏秋之交的玉米杆,已经齐刷刷长到一人多高,覆盖了车窗两旁的整个原野。

  短暂的归乡,而今又向着故乡相反的方向而去,风中摇曳的玉米地和杨树,成为我们三个人心中最后守护的故乡情结。

  

  02.过往、当下、车轮

  不会开车的我,一边在副驾驶抓拍着车窗前的风景,一边天南海北地和韩宏宇聊着过往。

  后座的王世华据说是要睡觉,但看上去他比谁都精神,我们聊着的话题他一个都不会落下。他时不时插几句王氏风格的点评,让我们感觉到就像是在二十年前……

  世华的侄子也在后座上,一边插着耳机听流行乐,一边看着窗外略过的风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年前的我们……

  平原上的天空没有山丘阻挡,也没有楼厦区隔,看上去笼盖四野,寥阔而不知极限!

  车轮转动,一片片田,一排排树,都成为了过往。

  

  03.乌云、台风、忽悠

  不知不觉中,在我们前方的天际,出现了气势磅礴的乌云。我们的道奇兄弟开着开着,就开进了雨里!

  多年在江南生活的我们,开始讨论这一片乌云和台风“利其玛”的关系。

  王世华是我们车上最权威的“科学家”,开始看着手机上的卫星云图“忽悠”我们。据说这次台风正穿过苏州,我开始努力回想自己出门有没有关好窗户。

  所有的好心情仿佛都要被王世华嘴里的“台风”吹散,好在我没心没肺!

  看到了高速旁的路牌上写着“睢县”,有某两个人不认识字,于是帮他们回忆元人睢景臣和《高祖还乡》,心中暗自为中国的教育感到悲伤!

  虽然前方的乌云看上去气势汹汹,但好在落在豫东平原上的雨并不多,我们的“道奇兄弟”只是洗了个小澡就开过了商丘,从连霍高速转入济广高速,准备进淮北!

  

  04.24年后的“高积云”

  转进济广高速,从东西向转为南北向前进,眼前的视野不再阴沉,一下子豁亮了很多。

  最大的变化是天上的云,不再是铁板一块的铅灰,而是漫天的云朵,而且是越往前开越显多情……直到豫皖交际时,我们看到了最壮丽的景像!

  眼前的空中应该也刚刚经历过风雨,不沾染一丝尘霾。蓝如地中海般的天上,流动着一朵一朵秀美的“高积云”。

  关于“高积云”有多美?24年前,在我们上初中二年级时,人教版语文书上的一篇课文《看云识天气》这样说:

  “在晴天,我们还会偶见一种高积云。高积云是成群的扁球状的云块,排列很匀称,云块间露出碧蓝的天幕,远远望去,就像草原上雪白的羊群。卷云、卷积云、积云和高积云,都是很美丽的。”

  

  05.刘邦、曹操、司马懿

  康德将哲学的“美”分为壮美和秀美,我们眼前流动的天空则是壮丽和秀美的结合!

  韩宏宇突然提出要背一下《大风歌》,面对美丽,我们竟然想起了谈诗!不知道该是多么精神空虚,才能让我们无聊到要谈诗……

  于是我们开始从“大风起兮云飞扬”说起,然后聊到刘邦,聊到沛县,聊到汉初的皇家合唱团……

  我有一个经验,和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时,我会把话题越聊越远,直到让所有人都跟着我快乐滴天马行空,忘记了当初……

  车轮在前进,路旁风景在变换,最后我们竟突发奇想要赶去曹操老家亳州吃中饭,以呼应前一天夜里在司马懿老家焦作过夜。

  天上的云依然壮美!我们都期待着下一站:曹操!

  

  06.进进出出的豫皖际

  车窗外两排高高的杨树,将头顶的天空切割成一道绵长的风景画,看上去就像蓝天白云镶上绿色的画框。

  如果台风过后都是遇上这种风景,我宁愿天天都有台风。

  老朋友在一起看风景,经常忘记吃饭,我们眼看要进入亳州,却因为陷在一个同学的过往笑话里难以自拔,然后快乐地走错了高速。

  于是我们错过了曹操……

  接下来我们出了河南,我们开始研究安徽,突然……我们又进入了河南。

  我们又进入了河南!!

  我们怀疑自己的眼睛,但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不会欺骗我们,原来我们所行的地区是鄂皖两省锯齿形的交际带。

  

  07.嵇康、淮北、玉米原野

  于是我们在豫省永城县又走了一段,最终我们走永登高速开进淮北平原,于是我们在嵇康老家濉溪的服务区吃饭。

  虽然错过了曹操,但是相逢嵇康,依旧不失风雅。

  在濉溪用餐已经是下午两点,快餐已经停卖。

  虽然距离嵇康已经一千七百多年,但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依旧保持着古琴式的优雅,不会因为多挣几个“臭钱”,改变自己固有的生活节奏。

  于是,我们只能买速热米饭,于是,韩宏宇又回忆起他自驾西藏的浪荡岁月。

  吃完饭走出服务区,抬头看笼罩着淮北平原的寥阔的天空,头顶上飘过来的云浪已经要变成“雨层云”。

  看着茫茫的玉米原野,站在初秋的秋风中,面对着过眼的云浪,我们即将彻底离开北方。

  为我们的“道奇兄弟”加满了油,我们又坐进了车里,王世华成为了司机,开始了我们最后一段旅程……

  

  08.风中有朵韩宏宇

  “大风起兮云飞扬!”,但我们还是和“利其玛”檫肩而过!

  世华手机上直播的台风,已经进入了山东青岛一带。

  车经过安徽的路段并不长,很快我们路过泗县进入江苏泗洪,世华又想起了“泗水亭长”。

  刚吃饱的我们,又开始在车里结结实实地聊起来。眼前的田里依旧是玉米为主,但脚下已经是苏北平原。

  洪泽湖、盱眙龙虾、明祖陵,又是另一段话题……

  自前一日从山西返程,我们和“道奇兄弟”一路不停向前,一路上都是古代英雄的故乡。我们走过的是路,我们感受的是华夏文化的博大!

  离家2000华里,看着苏北的天空,开始想起过去的一首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想起高中数学老师在元旦晚会上唱这首歌的情景。

  车在中途停了一下,韩宏宇和世华的侄子一起到路边迎着风“看风景”。在他们看完风景要回到副驾驶时,我看着带着汽车靠枕在风中瑟瑟发抖的韩宏宇,特别想为他作一首歌:《风中有朵韩宏宇》!

  ……

  无论到何时何地,永远有两个风雨同车的兄弟,谁都不会迷茫。

  风云中,我们就将穿过风雨到达幸福的前方了!

  

  

  01.道奇、杨树、玉米地

  “利其玛”横扫了半个中国,我们迎着“利其玛”的方向而去,不知道能不能和它会合……

  韩宏宇开着他酒红色的道奇,行驶在连霍高速上,车窗外是广袤无垠的豫东平原,顺着笔直的车道,一眼就可以望到辽远的天际。

  夏秋之交的玉米杆,已经齐刷刷长到一人多高,覆盖了车窗两旁的整个原野。

  短暂的归乡,而今又向着故乡相反的方向而去,风中摇曳的玉米地和杨树,成为我们三个人心中最后守护的故乡情结。

  

  02.过往、当下、车轮

  不会开车的我,一边在副驾驶抓拍着车窗前的风景,一边天南海北地和韩宏宇聊着过往。

  后座的王世华据说是要睡觉,但看上去他比谁都精神,我们聊着的话题他一个都不会落下。他时不时插几句王氏风格的点评,让我们感觉到就像是在二十年前……

  世华的侄子也在后座上,一边插着耳机听流行乐,一边看着窗外略过的风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年前的我们……

  平原上的天空没有山丘阻挡,也没有楼厦区隔,看上去笼盖四野,寥阔而不知极限!

  车轮转动,一片片田,一排排树,都成为了过往。

  

  03.乌云、台风、忽悠

  不知不觉中,在我们前方的天际,出现了气势磅礴的乌云。我们的道奇兄弟开着开着,就开进了雨里!

  多年在江南生活的我们,开始讨论这一片乌云和台风“利其玛”的关系。

  王世华是我们车上最权威的“科学家”,开始看着手机上的卫星云图“忽悠”我们。据说这次台风正穿过苏州,我开始努力回想自己出门有没有关好窗户。

  所有的好心情仿佛都要被王世华嘴里的“台风”吹散,好在我没心没肺!

  看到了高速旁的路牌上写着“睢县”,有某两个人不认识字,于是帮他们回忆元人睢景臣和《高祖还乡》,心中暗自为中国的教育感到悲伤!

  虽然前方的乌云看上去气势汹汹,但好在落在豫东平原上的雨并不多,我们的“道奇兄弟”只是洗了个小澡就开过了商丘,从连霍高速转入济广高速,准备进淮北!

  

  04.24年后的“高积云”

  转进济广高速,从东西向转为南北向前进,眼前的视野不再阴沉,一下子豁亮了很多。

  最大的变化是天上的云,不再是铁板一块的铅灰,而是漫天的云朵,而且是越往前开越显多情……直到豫皖交际时,我们看到了最壮丽的景像!

  眼前的空中应该也刚刚经历过风雨,不沾染一丝尘霾。蓝如地中海般的天上,流动着一朵一朵秀美的“高积云”。

  关于“高积云”有多美?24年前,在我们上初中二年级时,人教版语文书上的一篇课文《看云识天气》这样说:

  “在晴天,我们还会偶见一种高积云。高积云是成群的扁球状的云块,排列很匀称,云块间露出碧蓝的天幕,远远望去,就像草原上雪白的羊群。卷云、卷积云、积云和高积云,都是很美丽的。”

  

  05.刘邦、曹操、司马懿

  康德将哲学的“美”分为壮美和秀美,我们眼前流动的天空则是壮丽和秀美的结合!

  韩宏宇突然提出要背一下《大风歌》,面对美丽,我们竟然想起了谈诗!不知道该是多么精神空虚,才能让我们无聊到要谈诗……

  于是我们开始从“大风起兮云飞扬”说起,然后聊到刘邦,聊到沛县,聊到汉初的皇家合唱团……

  我有一个经验,和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时,我会把话题越聊越远,直到让所有人都跟着我快乐滴天马行空,忘记了当初……

  车轮在前进,路旁风景在变换,最后我们竟突发奇想要赶去曹操老家亳州吃中饭,以呼应前一天夜里在司马懿老家焦作过夜。

  天上的云依然壮美!我们都期待着下一站:曹操!

  

  06.进进出出的豫皖际

  车窗外两排高高的杨树,将头顶的天空切割成一道绵长的风景画,看上去就像蓝天白云镶上绿色的画框。

  如果台风过后都是遇上这种风景,我宁愿天天都有台风。

  老朋友在一起看风景,经常忘记吃饭,我们眼看要进入亳州,却因为陷在一个同学的过往笑话里难以自拔,然后快乐地走错了高速。

  于是我们错过了曹操……

  接下来我们出了河南,我们开始研究安徽,突然……我们又进入了河南。

  我们又进入了河南!!

  我们怀疑自己的眼睛,但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不会欺骗我们,原来我们所行的地区是鄂皖两省锯齿形的交际带。

  

  07.嵇康、淮北、玉米原野

  于是我们在豫省永城县又走了一段,最终我们走永登高速开进淮北平原,于是我们在嵇康老家濉溪的服务区吃饭。

  虽然错过了曹操,但是相逢嵇康,依旧不失风雅。

  在濉溪用餐已经是下午两点,快餐已经停卖。

  虽然距离嵇康已经一千七百多年,但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依旧保持着古琴式的优雅,不会因为多挣几个“臭钱”,改变自己固有的生活节奏。

  于是,我们只能买速热米饭,于是,韩宏宇又回忆起他自驾西藏的浪荡岁月。

  吃完饭走出服务区,抬头看笼罩着淮北平原的寥阔的天空,头顶上飘过来的云浪已经要变成“雨层云”。

  看着茫茫的玉米原野,站在初秋的秋风中,面对着过眼的云浪,我们即将彻底离开北方。

  为我们的“道奇兄弟”加满了油,我们又坐进了车里,王世华成为了司机,开始了我们最后一段旅程……

  

  08.风中有朵韩宏宇

  “大风起兮云飞扬!”,但我们还是和“利其玛”檫肩而过!

  世华手机上直播的台风,已经进入了山东青岛一带。

  车经过安徽的路段并不长,很快我们路过泗县进入江苏泗洪,世华又想起了“泗水亭长”。

  刚吃饱的我们,又开始在车里结结实实地聊起来。眼前的田里依旧是玉米为主,但脚下已经是苏北平原。

  洪泽湖、盱眙龙虾、明祖陵,又是另一段话题……

  自前一日从山西返程,我们和“道奇兄弟”一路不停向前,一路上都是古代英雄的故乡。我们走过的是路,我们感受的是华夏文化的博大!

  离家2000华里,看着苏北的天空,开始想起过去的一首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想起高中数学老师在元旦晚会上唱这首歌的情景。

  车在中途停了一下,韩宏宇和世华的侄子一起到路边迎着风“看风景”。在他们看完风景要回到副驾驶时,我看着带着汽车靠枕在风中瑟瑟发抖的韩宏宇,特别想为他作一首歌:《风中有朵韩宏宇》!

  ……

  无论到何时何地,永远有两个风雨同车的兄弟,谁都不会迷茫。

  风云中,我们就将穿过风雨到达幸福的前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