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欧洲奴隶制的彻底消亡从11世纪的大垦荒到“村庄法庭”

?

  题记:在多数的历史研究中,都把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的灭亡,当做欧洲奴隶制的终结。但实际上,很多文献都证明,一直到11世纪末,欧洲的奴隶制才真正的彻底消亡。

  

  罗马拥有大量的奴隶

  我们知道,罗马帝国的奴隶制赫赫有名。奴隶没有人身自由,他们无偿为奴隶主工作,没有任何政治地位,实际上属于奴隶主的私有财产。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没有立刻终结奴隶的存在,在此后的数百年中奴隶依然存在。

  欧洲中世纪的前期,数百年时间人口并没有大的增长。直到公元1000年左右,农业才终于有了一定的发展。而随之而来的大垦荒,彻底终结了奴隶制。

  很多人其实并不理解,从历史经验上说,一旦战乱停止,随着人口的逐渐增长,大规模的垦荒必然会发生。为什么欧洲到公元1000年才出现大规模的垦荒呢?这其中的原因比较复杂,简单来说,在这之前的生产力水平非常低,死亡率也非常高。根本没有足够的劳动力、牲畜以及农业技术支撑大规模的垦荒。

  公元1000年的来临,第一个变化就是欧洲人摸索出了三圃制的耕作方法(把土地分为面积大概相等的休耕地、春播地和秋(冬)播地三部分),不仅提高了粮食产量,还因为饲料的产出量增加,牲畜越来越多。

  

  中世纪农民

  11世纪的来临,欧洲农民慢慢的拥有了更多的耕牛。铁器也在这一阶段开始发展,越来越多的斧头让人们有能力快速砍伐森林,获得新的土地;铁制的耕犁能够帮助农民犁开坚硬的土地,比传统耕犁的效率要高出很多。

  农业技术上的进步为大规模的垦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真正的变化并没有迅速到来。很多人并不知道,11世纪初期,欧洲大多数地区依然存在众多的奴隶。比如直到11世纪末,英格兰地区依然有10%至30%的人口是奴隶,欧洲其他地区也不会多么乐观。(资料源于《企鹅欧洲史3》)

  奴隶和新出现的农奴,都必须依附土地生存,而土地的所有者是贵族领主和教会。至少对于贵族领主来说,奴隶是不需要报酬的私人财产,总比农奴要省很多钱。所以领主没有多少改变的动力,就算是在领地内开垦新的土地,也需要增加奴隶才行——奴隶的积极性并不高,开垦新的土地很可能是赔本买卖。

  奴隶本身当然不愿意主动开垦荒地,就连拥有一定自由的农奴,也很少愿意开垦土地。毕竟这意味着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还要面对严酷恶劣的自然环境——不如租种领主的土地,比较安稳。

  让欧洲人开始大规模垦荒的动力,来自教会。

  

  教会修士

  教会扩张自己的势力,首先需要的就是更多的信徒。更多的信徒意味着更多的捐赠,捐赠的财富越多,教会就能购买(或开垦)更多土地,也能建造更多的修道院,进一步发展壮大。所以,教会首先希望的,就是更多的信徒。

  教会反对奴隶的存在——奴隶没有信仰的自由,也没有财产可以捐赠给教会。所以,教会严格禁止奴役基督徒。

件:开荒,可以让奴隶获得自由之身。

  贵族领主们不敢反抗教会的指令,而且他们也意识到,奴隶制的消亡是大势所趋。相比较而言,领主家里的奴隶比农奴要懒惰很多。农奴是自由之身,他们可以拥有财富,他们可以通过努力过上好日子。当然,农奴的自由是非常有限的。他们不得不每周为领主义务劳作三四天,还要缴纳地租,甚至必须经过领主的许可才能离开领地——但是不管怎么说,农奴依然比奴隶生活的更好。

  

  中世纪农民

件是新的定居点以后要为领主提供好处:缴纳地租、服劳役等等。

  这似乎达成了一种“三赢”的局面:教会拥有了更多的信徒、奴隶获得了自由、领主增加了财富。

件,以往的很多农奴,无法成为修士或者修女。而现在,垦荒之后的新定居点,居民们可以将孩子送到修道院,穷人家的孩子也能学习读写,也能成为修士,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这样的改变,是非常诱人的。

  奴隶制的消亡不仅仅是更多人获得了“自由之身”,还包括农奴们也有了相应的“权利”。

  

  贵族领主

  传统奴隶作为财产,只能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领主们就算杀死自己的奴隶,也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而早期的农奴也会被领主牢牢控制,很多农奴不仅无法离开庄园,甚至连结婚也必须得到领主的批准。

  随着奴隶制的消亡,教会和领主必须给予农奴一定的权利。这样会让他们更加依赖教会,也会更有动力创造财富。

  对于领主来说,这是非常急迫的事情。因为新的定居点增多,粮食产量增大,人口不断增长,自己封地的实力也更强——欧洲历史上的“边境领主”,因为拥有大量的封地,实际上成为了自己领地上的君主。比如11世纪时诺曼底的领主,实力甚至强过法国国王。

  强大的实力意味着一套完善的管理体系,不仅是针对自己城堡中的骑士和仆人,也要针对领地内的农民。一旦遇到问题,领主或者领主使者不用亲自决断,按照领地法律执行就可以了。

  所以,中世纪欧洲的出现了大量的“村庄共同体”。

  零散的小村庄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特定范围内的村庄组织在一起,开始自行管理相关事务。也正是此时,“村庄法庭”出现了。

  欧洲村庄的“自治”越来越广泛。《中世纪的农民》作者威尔内尔·罗赛讷指出:“12、13世纪,一些村庄在法律上可以自治了。自中世纪晚期起,村庄共同体经常有自己的印章。有时,村民们甚至佩戴作为村庄标志的盾形徽章。在某些地方,甚至有本地的旗帜。村庄也是法人,有权提起诉讼,村庄共同体经常作为当事人参与审判。”

  村庄法庭就是这种自治的产物,村民们可以自主处理各种纠纷。

  

  中世纪欧洲村庄

  每个村庄法庭的规则都是不一样的,是经过时间的推移,慢慢完善起来的。村民们共同管理,形成习惯,进而变成所有人都要遵守的“法律”。在处理纠纷或者特殊事件的时候,相关的村民代表都会集体讨论,做出“审判”决定——可能有人注意到了,这就是现在欧美陪审团制度的雏形。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村庄自治和村庄法庭,意味着农民可以自主管理,有更多的权利了。这一点证明了奴隶制的彻底毁灭,也证明欧洲建立起了很特别的权力制衡体系。

  所以,欧洲奴隶制的消亡,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阶段。在11世纪的时候,生产力发展和教会主导的大垦荒,终于让奴隶制消失殆尽。(15世纪开始的“奴隶贸易”本文咱不讨论。)

  随之而来的,就是村庄自治的发展,这一点深深影响了欧洲历史的走向,尤其是在法律诉讼方面,直到现在依然表现明显。

  题记:在多数的历史研究中,都把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的灭亡,当做欧洲奴隶制的终结。但实际上,很多文献都证明,一直到11世纪末,欧洲的奴隶制才真正的彻底消亡。

  

  罗马拥有大量的奴隶

  我们知道,罗马帝国的奴隶制赫赫有名。奴隶没有人身自由,他们无偿为奴隶主工作,没有任何政治地位,实际上属于奴隶主的私有财产。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没有立刻终结奴隶的存在,在此后的数百年中奴隶依然存在。

  欧洲中世纪的前期,数百年时间人口并没有大的增长。直到公元1000年左右,农业才终于有了一定的发展。而随之而来的大垦荒,彻底终结了奴隶制。

  很多人其实并不理解,从历史经验上说,一旦战乱停止,随着人口的逐渐增长,大规模的垦荒必然会发生。为什么欧洲到公元1000年才出现大规模的垦荒呢?这其中的原因比较复杂,简单来说,在这之前的生产力水平非常低,死亡率也非常高。根本没有足够的劳动力、牲畜以及农业技术支撑大规模的垦荒。

  公元1000年的来临,第一个变化就是欧洲人摸索出了三圃制的耕作方法(把土地分为面积大概相等的休耕地、春播地和秋(冬)播地三部分),不仅提高了粮食产量,还因为饲料的产出量增加,牲畜越来越多。

  

  中世纪农民

  11世纪的来临,欧洲农民慢慢的拥有了更多的耕牛。铁器也在这一阶段开始发展,越来越多的斧头让人们有能力快速砍伐森林,获得新的土地;铁制的耕犁能够帮助农民犁开坚硬的土地,比传统耕犁的效率要高出很多。

  农业技术上的进步为大规模的垦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真正的变化并没有迅速到来。很多人并不知道,11世纪初期,欧洲大多数地区依然存在众多的奴隶。比如直到11世纪末,英格兰地区依然有10%至30%的人口是奴隶,欧洲其他地区也不会多么乐观。(资料源于《企鹅欧洲史3》)

  奴隶和新出现的农奴,都必须依附土地生存,而土地的所有者是贵族领主和教会。至少对于贵族领主来说,奴隶是不需要报酬的私人财产,总比农奴要省很多钱。所以领主没有多少改变的动力,就算是在领地内开垦新的土地,也需要增加奴隶才行——奴隶的积极性并不高,开垦新的土地很可能是赔本买卖。

  奴隶本身当然不愿意主动开垦荒地,就连拥有一定自由的农奴,也很少愿意开垦土地。毕竟这意味着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还要面对严酷恶劣的自然环境——不如租种领主的土地,比较安稳。

  让欧洲人开始大规模垦荒的动力,来自教会。

  

  教会修士

  教会扩张自己的势力,首先需要的就是更多的信徒。更多的信徒意味着更多的捐赠,捐赠的财富越多,教会就能购买(或开垦)更多土地,也能建造更多的修道院,进一步发展壮大。所以,教会首先希望的,就是更多的信徒。

  教会反对奴隶的存在——奴隶没有信仰的自由,也没有财产可以捐赠给教会。所以,教会严格禁止奴役基督徒。

件:开荒,可以让奴隶获得自由之身。

  贵族领主们不敢反抗教会的指令,而且他们也意识到,奴隶制的消亡是大势所趋。相比较而言,领主家里的奴隶比农奴要懒惰很多。农奴是自由之身,他们可以拥有财富,他们可以通过努力过上好日子。当然,农奴的自由是非常有限的。他们不得不每周为领主义务劳作三四天,还要缴纳地租,甚至必须经过领主的许可才能离开领地——但是不管怎么说,农奴依然比奴隶生活的更好。

  

  中世纪农民

件是新的定居点以后要为领主提供好处:缴纳地租、服劳役等等。

  这似乎达成了一种“三赢”的局面:教会拥有了更多的信徒、奴隶获得了自由、领主增加了财富。

件,以往的很多农奴,无法成为修士或者修女。而现在,垦荒之后的新定居点,居民们可以将孩子送到修道院,穷人家的孩子也能学习读写,也能成为修士,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这样的改变,是非常诱人的。

  奴隶制的消亡不仅仅是更多人获得了“自由之身”,还包括农奴们也有了相应的“权利”。

  

  贵族领主

  传统奴隶作为财产,只能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领主们就算杀死自己的奴隶,也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而早期的农奴也会被领主牢牢控制,很多农奴不仅无法离开庄园,甚至连结婚也必须得到领主的批准。

  随着奴隶制的消亡,教会和领主必须给予农奴一定的权利。这样会让他们更加依赖教会,也会更有动力创造财富。

  对于领主来说,这是非常急迫的事情。因为新的定居点增多,粮食产量增大,人口不断增长,自己封地的实力也更强——欧洲历史上的“边境领主”,因为拥有大量的封地,实际上成为了自己领地上的君主。比如11世纪时诺曼底的领主,实力甚至强过法国国王。

  强大的实力意味着一套完善的管理体系,不仅是针对自己城堡中的骑士和仆人,也要针对领地内的农民。一旦遇到问题,领主或者领主使者不用亲自决断,按照领地法律执行就可以了。

  所以,中世纪欧洲的出现了大量的“村庄共同体”。

  零散的小村庄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特定范围内的村庄组织在一起,开始自行管理相关事务。也正是此时,“村庄法庭”出现了。

  欧洲村庄的“自治”越来越广泛。《中世纪的农民》作者威尔内尔·罗赛讷指出:“12、13世纪,一些村庄在法律上可以自治了。自中世纪晚期起,村庄共同体经常有自己的印章。有时,村民们甚至佩戴作为村庄标志的盾形徽章。在某些地方,甚至有本地的旗帜。村庄也是法人,有权提起诉讼,村庄共同体经常作为当事人参与审判。”

  村庄法庭就是这种自治的产物,村民们可以自主处理各种纠纷。

  

  中世纪欧洲村庄

  每个村庄法庭的规则都是不一样的,是经过时间的推移,慢慢完善起来的。村民们共同管理,形成习惯,进而变成所有人都要遵守的“法律”。在处理纠纷或者特殊事件的时候,相关的村民代表都会集体讨论,做出“审判”决定——可能有人注意到了,这就是现在欧美陪审团制度的雏形。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村庄自治和村庄法庭,意味着农民可以自主管理,有更多的权利了。这一点证明了奴隶制的彻底毁灭,也证明欧洲建立起了很特别的权力制衡体系。

  所以,欧洲奴隶制的消亡,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阶段。在11世纪的时候,生产力发展和教会主导的大垦荒,终于让奴隶制消失殆尽。(15世纪开始的“奴隶贸易”本文咱不讨论。)

  随之而来的,就是村庄自治的发展,这一点深深影响了欧洲历史的走向,尤其是在法律诉讼方面,直到现在依然表现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