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年轻情侣不顾家人反对同居生子,孩子出生后患重症公婆拒不认亲

“或许我们真的不应该在一起,我们不把孩子生出来,孩子也不会遭这样的罪……”2019年6月3日,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附近的一处出租屋里,22岁曾春凤笔者诉说自己和男友张磊的故事。儿子张知墨在3个月前被查出患有慢性肉芽肿,男友的父母得知孩子的病是女友曾春凤基因突变所致,说什么都不承认这个孙子,而且拒绝伸出援手。(图为张知墨在闹腾)

今年22岁的曾春凤家住湖南省祁阳县龚家坪镇碳棚村,2017年底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与自己同岁的家也在湖南的张磊,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决定交往。张磊带着女友回家见了父母,一开始父母是赞同他们在一起的,后来父母找人算了他们生辰,说他们八字不和,于是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张磊不顾父母反对离家出走,和曾春风一起外出追求爱情。后来,张磊带着女友投奔在云南工作的叔叔。(图为一家三口在出租屋)

因为张磊父母不同意婚事,拿不到户口本,张磊和曾春凤一直没有办理结婚证。“我们在云南生活的那一段时间真的很幸福,没有父母的阻挠,也没有其他牵挂,我们努力地工作,幻想着等以后有了孩子,要给他最好的生活,陪伴他健康地成长。”张磊说。(图为张磊带儿子去门诊抽血化验)

2018年12月17日,儿子张知墨出生,张磊和女友曾春凤激动不已,当小两口正憧憬未来的幸福生活时,噩梦却发生了。2019年1月4日,出生才17天的小知墨在夜里突然发起高烧,张磊急忙带着他到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医院,经检查被诊断为肺炎,输了液,吃了药,在医院住了将近半月才好,张磊没想到这才只是噩梦的开始。(图为张知墨在吃药)

2019年1月19日,知墨出院以后,张磊和曾春凤带着他回到湖南老家。他们想办理结婚证,给孩子上户口办理新农合。下午刚到家,晚上儿子就发起高烧,呼吸困难,两人急忙带着孩子来到长沙儿童医院,经过详细检查,小知墨最终被确诊为慢性肉芽肿。张磊和曾春凤拿到诊断书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图为一家三口在出租屋)

2019年春节刚过不久,张磊和曾春凤带着儿子来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经过一系列的基因检测、抽血、化验等检查,张知墨被确诊为先天性免疫缺陷慢性肉芽肿。“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弃孩子的,他才6个多月大。医生说孩子现在太小,先做维持治疗,1岁时再安排做移植手术,费用在80万左右,让我们这段时间尽快准备资金。”张磊说,他俩不得不找父母商量怎么办,没想到却遭父母拒绝。(图为张磊和曾春凤带儿子在门诊等护士来抽血)

“今年3月初,我和孩子他爸做了基因筛查,结果是因为我的基因有问题孩子才得这种病,是我害了他。如果孩子治不好,我怎么活下去?”曾春凤看着怀里的孩子忍不住大哭。“算命的早就说你俩不合适,你们非要在一起。如果不是她,孩子怎么会得这个病。你俩没有办婚礼,没有结婚证,这个孙子我们坚决不承认,你要再不回来就断绝父子关系。”张磊向父母请求支援,可当父母得知是因为女友基因突变,才导致孩子患病的消息后,语气瞬间变了。

“因为我们在一起,父母不同意,原以为生了孩子后会让我们的关系稍微缓和一些,没想到又因为我的原因让孩子得了这种病,他们是不可能承认我和孩子的。”曾春凤无奈地说。(图为曾春凤正在哄张知墨)

由于张磊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也不承认孙子,小知墨的户口只能跟随妈妈曾春凤在外公家,这样才能申请新农合报销。目前,张知墨正在重庆儿童医院住院做维持治疗,自知墨生病后已经花了16万,已花光夫妻俩的积蓄,张磊父母本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如今孩子生病,他们一分钱都没出。“孩子移植手术和排异费用最少需要近80万,我俩都没工作,孩子又需要精心照顾,我们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妈妈曾春凤说。(图为刚刚抽完血的张知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