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利益输送链条被砍,顶风作案将被“停单”!“史上最严”车险监管来了!中国汽车报

?被砍,顶风作案将被“停单”!“史上最严”车险监管来了!| 中国汽车报

  “从去年8月开始,银保监会对车险行业的高压监管越来越严,堪称史上最严车险监管。”近日,一位车险业内人士这样对《中国汽车报》记者说。

  

  果然,近日监管继续加码。记者几天前获悉,银保监会财险部起草了《关于在车险领域开展履职回避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要求财险公司关键人员在履职时应与同在相关产业链上的亲属避嫌。

  同步出炉的还有《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如监管部门发现有顶风作案的财险公司7月1日后仍违法违规的,或将叫停其省级分支机构或总公司车险业务。

被砍

  为铲除涉嫌利益输送关联关系,建立不正当利益阻断机制,规范车险业务合规健康发展,银保监会起草了上述《通知》,要求各财险公司建立健全车险领域履职回避制度,回避对象主要指保险公司总部及分支机构中对经营管理有重要影响力的管理层人员和内设部门负责人(下称关键人员)。

  具体来说,需要回避的情况主要指关键人员的亲属经营与其所在财险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保险中介机构、汽车销售企业、汽车租赁企业、二手车交易机构、汽车修理企业、汽车综合服务机构、道路救援机构、伤残鉴定机构等,关键人员的亲属在上述企业担任高级管理人员,以及其他可能影响车险相关业务合规经营的情形。

  此外,在人员岗位安排环节:关键人员的亲属在同一单位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管理层成员的职务或有直接上下级管理关系的职务,关键人员的亲属在本单位从事人事、财务、内控、内审等工作,关键人员的亲属从事其他可能影响内控机制有效性的岗位工作,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履职的情形等情形,关键人员在履职时也应回避。

  顶风作案将被“停单”

  此次下发的《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显示,银保监会要求各银保监局重点打击2019年7月1日后财险公司仍通过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等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局查实财险机构7月1日前发生的违法违规行为,继续依据财险部《关于当前车险违规行为后续处理有关事项的函》相关要求进行处理。

  同时,银保监会要求针对财险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费用异动、7月1日-15日保费异动情况和当地车险市场的反映情况,有针对地开展现场调查,重点是带头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

款费率的监管措施。

  肃清歪风令业内拍手称快

  提到车险监管,《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的几位业内人士都表示“太敏感”,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某省级分支机构车险业务总监黄雷(化名)告诉记者,业内都非常支持包括这两个文件在内的一系列高压监管政策,“车险行业真的混乱到失去底线,国家必须出手的时刻了。”

  

款、费率违法违规举报制度的通知》,以及今年各省陆续执行的车险“实名制”等一系列组合拳,都让车险行业的环境得到了极大肃清。

  

  那车险行业的乱象究竟有哪些呢?黄雷举例,此前存在个别财险公司高管和车险业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投资、参与设立保险中介机构和汽车维修企业的行为,或直接以自己及亲友的名义注册中介机构或修理厂,既拿手续费又吃赔款,严重扰乱车险市场秩序,直接侵害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

  “这样的情况随着这几年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的推进,已经比较少见,此次《通知》的发布更多表明了国家治理行业乱象的决心和态度。”黄雷说,同时他又指出了车险业眼下最棘手的另一大问题。“大打价格战的无序竞争,车险手续费从车险费用的20%一路飙升到60~70%,但这些手续费并没有回馈到消费者,而是进了各类中间商黄牛的腰包。”

  他进一步解释,保险公司的利润空间是有限的,如果手续费过多就导致保险公司的赔付能力降低,保险公司没有成本压缩的空间,只能将本该提供给消费者的种种服务进行缩减,说白了,最终吃亏的还是消费者。

  而“报行合一”和“实名制”等高压政策实施后,无序竞争得到有效压制。黄雷透露,去年四川平安、太平、人保三家头部保险公司被“停单”,被禁止开展商业车险新业务,前几天吉林人保也被“停单”,被监管部门处罚的公司大大小小都有。而且实名制也使用户真正能够和车险公司“对话”,维护了保险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保障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防范和化解了风险。

  “我们都很赞成监管加严,真正希望行业健康发展的保险公司,都支持这样的高压监管。”黄雷说。

  车险回归商业本质任重道远

  不过黄雷也直言,目前的高压监管也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比如为了打压竞争对手,很多车险公司都把精力放在抓对手的违规证据上,甚至有的公司还给员工开出价码,抓到竞争对手一个违规操作奖励多少钱, 这也造成一种恶性循环。“监管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在方式方法上还需要不断完善,这只是一个开始。”

  另一位车险行业的从业者张俊(化名)则直言不讳地表示,车险行业不盈利、从业者在一片红海中苦苦挣扎的现状由来已久,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虽然政策监管不断出台,包括“车险费改”也是希望通过保费降低、差异化定价来改善市场环境。但从去年陕西、广西、宁夏等地的实践来看,业内不少人认为“车险费改”对市场环境的改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消费者的保费不仅没有降低,保险公司也没有实现真正的盈利。

  “不得不说,中国的车险产品同质化严重,还不是一个商业化的市场,今年频频被媒体报道的车险公司盈利大涨,实际上是政策干预的结果而非市场行为。车险市场从2006年便陷入的这个怪圈,要走出来真的是任重道远。”张俊说。

  “还是希望银保监会能把肃清市场乱象的高压态度真正落实,并从根本上帮助车险行业摆脱同质化、无序竞争、盈利难的泥潭。只有保证了车险公司的生存和盈利,车险公司才有能力和精力以客户为中心,在服务上用心和做文章,最终真正惠及广大汽车消费者。” 黄雷说。

  文:郝文丽

  2019-07-26 19:55

  来源:中国汽车报

被砍,顶风作案将被“停单”!“史上最严”车险监管来了!| 中国汽车报

  “从去年8月开始,银保监会对车险行业的高压监管越来越严,堪称史上最严车险监管。”近日,一位车险业内人士这样对《中国汽车报》记者说。

  

  果然,近日监管继续加码。记者几天前获悉,银保监会财险部起草了《关于在车险领域开展履职回避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要求财险公司关键人员在履职时应与同在相关产业链上的亲属避嫌。

  同步出炉的还有《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如监管部门发现有顶风作案的财险公司7月1日后仍违法违规的,或将叫停其省级分支机构或总公司车险业务。

被砍

  为铲除涉嫌利益输送关联关系,建立不正当利益阻断机制,规范车险业务合规健康发展,银保监会起草了上述《通知》,要求各财险公司建立健全车险领域履职回避制度,回避对象主要指保险公司总部及分支机构中对经营管理有重要影响力的管理层人员和内设部门负责人(下称关键人员)。

  具体来说,需要回避的情况主要指关键人员的亲属经营与其所在财险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保险中介机构、汽车销售企业、汽车租赁企业、二手车交易机构、汽车修理企业、汽车综合服务机构、道路救援机构、伤残鉴定机构等,关键人员的亲属在上述企业担任高级管理人员,以及其他可能影响车险相关业务合规经营的情形。

  此外,在人员岗位安排环节:关键人员的亲属在同一单位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管理层成员的职务或有直接上下级管理关系的职务,关键人员的亲属在本单位从事人事、财务、内控、内审等工作,关键人员的亲属从事其他可能影响内控机制有效性的岗位工作,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履职的情形等情形,关键人员在履职时也应回避。

  顶风作案将被“停单”

  此次下发的《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显示,银保监会要求各银保监局重点打击2019年7月1日后财险公司仍通过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等违法违规行为。银保监局查实财险机构7月1日前发生的违法违规行为,继续依据财险部《关于当前车险违规行为后续处理有关事项的函》相关要求进行处理。

  同时,银保监会要求针对财险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费用异动、7月1日-15日保费异动情况和当地车险市场的反映情况,有针对地开展现场调查,重点是带头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

款费率的监管措施。

  肃清歪风令业内拍手称快

  提到车险监管,《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的几位业内人士都表示“太敏感”,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某省级分支机构车险业务总监黄雷(化名)告诉记者,业内都非常支持包括这两个文件在内的一系列高压监管政策,“车险行业真的混乱到失去底线,国家必须出手的时刻了。”

  

款、费率违法违规举报制度的通知》,以及今年各省陆续执行的车险“实名制”等一系列组合拳,都让车险行业的环境得到了极大肃清。

  

  那车险行业的乱象究竟有哪些呢?黄雷举例,此前存在个别财险公司高管和车险业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投资、参与设立保险中介机构和汽车维修企业的行为,或直接以自己及亲友的名义注册中介机构或修理厂,既拿手续费又吃赔款,严重扰乱车险市场秩序,直接侵害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

  “这样的情况随着这几年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的推进,已经比较少见,此次《通知》的发布更多表明了国家治理行业乱象的决心和态度。”黄雷说,同时他又指出了车险业眼下最棘手的另一大问题。“大打价格战的无序竞争,车险手续费从车险费用的20%一路飙升到60~70%,但这些手续费并没有回馈到消费者,而是进了各类中间商黄牛的腰包。”

  他进一步解释,保险公司的利润空间是有限的,如果手续费过多就导致保险公司的赔付能力降低,保险公司没有成本压缩的空间,只能将本该提供给消费者的种种服务进行缩减,说白了,最终吃亏的还是消费者。

  而“报行合一”和“实名制”等高压政策实施后,无序竞争得到有效压制。黄雷透露,去年四川平安、太平、人保三家头部保险公司被“停单”,被禁止开展商业车险新业务,前几天吉林人保也被“停单”,被监管部门处罚的公司大大小小都有。而且实名制也使用户真正能够和车险公司“对话”,维护了保险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保障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防范和化解了风险。

  “我们都很赞成监管加严,真正希望行业健康发展的保险公司,都支持这样的高压监管。”黄雷说。

  车险回归商业本质任重道远

  不过黄雷也直言,目前的高压监管也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比如为了打压竞争对手,很多车险公司都把精力放在抓对手的违规证据上,甚至有的公司还给员工开出价码,抓到竞争对手一个违规操作奖励多少钱, 这也造成一种恶性循环。“监管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在方式方法上还需要不断完善,这只是一个开始。”

  另一位车险行业的从业者张俊(化名)则直言不讳地表示,车险行业不盈利、从业者在一片红海中苦苦挣扎的现状由来已久,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虽然政策监管不断出台,包括“车险费改”也是希望通过保费降低、差异化定价来改善市场环境。但从去年陕西、广西、宁夏等地的实践来看,业内不少人认为“车险费改”对市场环境的改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消费者的保费不仅没有降低,保险公司也没有实现真正的盈利。

  “不得不说,中国的车险产品同质化严重,还不是一个商业化的市场,今年频频被媒体报道的车险公司盈利大涨,实际上是政策干预的结果而非市场行为。车险市场从2006年便陷入的这个怪圈,要走出来真的是任重道远。”张俊说。

  “还是希望银保监会能把肃清市场乱象的高压态度真正落实,并从根本上帮助车险行业摆脱同质化、无序竞争、盈利难的泥潭。只有保证了车险公司的生存和盈利,车险公司才有能力和精力以客户为中心,在服务上用心和做文章,最终真正惠及广大汽车消费者。” 黄雷说。

  文:郝文丽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车险

  黄雷

  银保监会

  财险

  车险公司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