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他说海清便宜,甚至让海清不要钱也要拍这个戏,才有了现在的海清

  《小欢喜》完美收官,虽然之前有相同题材的《少年派》满足了大家对教育家庭题材的关注,但《小欢喜》凭借真实和细节,凭借每个家庭独特的特点,再次引起大众热议,低开高走,收视率长虹,豆瓣评分也持续上涨。

  

  《小欢喜》是《小别离》的姊妹篇,继续沿用方圆和童文洁这个家庭模式,只不过女儿朵朵变成了儿子方一凡。

  剧中饰演方圆和童文洁的,还是黄磊和海清。黄磊和海清的表演,在《小别离》中就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可和欣赏。

  

  黄磊曾经是海清的大学老师,但两人演夫妻,居然没有违和感,特别是方圆和童文洁,对观众来说,更是分外熟悉。

  《小欢喜》的开播后,让海清的话题持续发酵,开播前三天,海清在青年电影节上,为中生代女演员发声,针对市场上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的状况,进行了呼吁,希望导演能多给中年女演员一些机会,还说“我们比胡歌便宜还好用”。

  

  其实,作为一线演员,海清并非无戏可拍。就像她自己所言,如果自己想从“国民媳妇”转型到“国民妈妈”,有大把大把这样的剧本。只不过,对海清来说,一直拍这样的角色,已经失去了挑战性。

  

  海清想尝试各种角色,她觉得除了家庭伦理剧中的媳妇,妈妈,女性还应该有更多的角色身份,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了《黎明之前》的顾晔佳,《红海行动》中的女记者,《北京遇上西雅图》中的女同等角色,但这些角色的反响都不大,海清深入人心的,还是有些唠叨,泼辣暴脾气的“小媳妇”形象。

  

  海清呼吁“我们比胡歌便宜还好用”,以海清现在的身份和在圈内的咖位,再“便宜”,现场的青年导演也是用不起的。海清的“便宜”只是相对而言。

  当时间拉回到二十年前,那时候的海清,是真的便宜,便宜到几乎无戏可拍。

  有一部戏,黄磊推荐海清的时候,曾经对剧方说,我这有一个演员,演戏很好,也很便宜,然后,黄磊回过头来对海清说,这个戏,你一定要接,就算是不要钱,也要演。

  

  海清和孙俪一样,都是出演《玉观音》出道,只是,她和孙俪不同的是,孙俪因这部剧一炮走红,一夜间火遍大江南北,而海清却只是露了个脸,仅此而已。

  虽然海清的演技可圈可点,大家也都觉得她演的钟宁不错,却也只是不错而已,之后也没人找她拍戏。

  海清曾经想去人艺,人艺给她的评价是“不爱笑,不会演戏,以后拍电视就都不成”,这个评语几乎让海清丧失了信心,做演员是海清的梦想。无戏可拍的日子里,老师黄磊甚至劝她,为了生计,可以去做点别的工作。

  

  海清很执着,坚持下来,直到遇到《双面胶》,也就是黄磊推荐说她“便宜”的这部剧。当时,剧组并没有决心定下海清,当时海清的知名度并不高,制作方怕没有收视率。

  黄磊劝她:“不能保证最后用,如果有好戏,你就上别的戏吧。”这次,海清认准了“胡丽娟”,足足等了四个月,连短活也不接,最终拿下这个角色。

  

  《双面胶》让海清一夜成名,从此也给她贴上了“国民媳妇”的标签,之后她陆续出演了《王贵与安娜》《蜗居》《媳妇的美好时代》,再之后就是《小别离》《小欢喜》,从国民媳妇,到国民妈妈,海清饰演的角色陷入单一重复中。

  

  而今,海清不甘心一直在这样的角色中打转,她想尝试不同的角色身份,于是,就有了之前她在电影节所谓的“卖惨”。

  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是市场决定的,很少有人写这样的剧本。就像陶虹所言:“是社会对这个群体,对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关注太少了,没有文学作品专门写她们“,导演们就算想拍,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反而不如像姚晨这样,亲自做监制,主演《送我上青云》,虽然票房不佳,也是一个新的尝试和开始。

  如果海清还是当年那个便宜的海清,她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站在青年电影节这个舞台上发声。真正无戏可怕的中年女演员,根本无法发声,即便是发声,也被淹没了。

  

  这次追《小欢喜》,再次被海清的演技折服,海清的表演,很有代入感。就像海清自己说的“我小时候有这样的感觉,我一定是懂表演的,我一定是神选的孩子,我知道我可以。”海清,一个好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