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107岁抗战女兵,全家41口命丧日军手中,参军后一人消灭7名日军

  2019-08-14 14:59:35 不二书老照片

  在湖南宁远县天堂镇岭角村,有一位叫做银金花的老农妇,现在她已经是107岁的高龄了,这位百岁高龄老人,祖籍河南,自幼与爷爷练习武术,最后加入了抗日队伍,是湖南永州市目前唯一健在的抗战女兵。

  

  老人的爷爷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带全家逃荒到河南漯河,经过几十年的辛苦经营,家境状况越来越好,人丁也越来越兴旺,家中四世同堂尽享天伦之乐,然而,日军侵略的炮火残忍的打破了这一切的幸福,他们侵略的大炮对整个漯河实施了地毯式的轰炸。

  

  银金花成为了全家42口人中唯一的幸存者,痛失亲人和家园后,银金花开始了4处逃亡的苦难生涯,几经辗转,先后流浪到长沙、重庆等城市,之后,满怀一身武艺的他参军入伍,走上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道路。

  

  在战场上虽为女儿身的她,一点都不畏惧侵略者的刺刀和枪炮,每次都扛着机关枪冲锋在前,奋勇杀敌,如今回忆起那段铁血峥嵘的岁月,老人神采奕奕,如数家珍,听者无不热血澎湃。

  

  她曾这样回忆道,我总共参加了两次长沙会战,每次都是担任战斗班的班长,因为当时老人身材高大挺拔,所以她刚入伍就被分配在了战斗班中,而不是女兵通常所在的医护或通信班中,当时在战场上和战友们正面直击侵略者的老人,多次负伤,至今身上还遗留着三道深深的伤疤。

  

  老人右手和头部的伤疤是在浏阳河附近的一次激烈战斗中留下的,战斗中,有一名日军看到老人是个女兵,便心生轻视之意想要俘虏她,谁知老人一脚就把他踢到了山坡下面,最终在这次战斗中,老人一连消灭了7名日本兵,虽然战绩辉煌,但她也负了重伤,抢救了3天三夜才苏醒过来,当时护士告诉她,她的右手手腕完全脱臼,伤口非常深。

  

  此外,当时为了有效狙击日军,老人所在部队常常需要急行军,要在一天内快速行走了将近50公里,就在那一天,老人跟随大部队从一座石山下经过,由于山体之前曾连续被日军轰炸,大部分山体已经松动,所以当他们经过石山下时,一块目测有百斤重的巨石突然滚落了下来,当头砸向了老人,老人条件反射的伸出左臂挡。

  

  所幸保住了性命,但他的左手臂因此留下了一道5厘米深的疤痕,1949年老人和同是抗战老兵的丈夫回到了湖南老家,开始了频繁的务农生活,写到此笔者不禁感叹,日本给我们带来的伤害太大了,我们一定要牢记历史,不要忘记这段耻辱。

  在湖南宁远县天堂镇岭角村,有一位叫做银金花的老农妇,现在她已经是107岁的高龄了,这位百岁高龄老人,祖籍河南,自幼与爷爷练习武术,最后加入了抗日队伍,是湖南永州市目前唯一健在的抗战女兵。

  

  老人的爷爷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带全家逃荒到河南漯河,经过几十年的辛苦经营,家境状况越来越好,人丁也越来越兴旺,家中四世同堂尽享天伦之乐,然而,日军侵略的炮火残忍的打破了这一切的幸福,他们侵略的大炮对整个漯河实施了地毯式的轰炸。

  

  银金花成为了全家42口人中唯一的幸存者,痛失亲人和家园后,银金花开始了4处逃亡的苦难生涯,几经辗转,先后流浪到长沙、重庆等城市,之后,满怀一身武艺的他参军入伍,走上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道路。

  

  在战场上虽为女儿身的她,一点都不畏惧侵略者的刺刀和枪炮,每次都扛着机关枪冲锋在前,奋勇杀敌,如今回忆起那段铁血峥嵘的岁月,老人神采奕奕,如数家珍,听者无不热血澎湃。

  

  她曾这样回忆道,我总共参加了两次长沙会战,每次都是担任战斗班的班长,因为当时老人身材高大挺拔,所以她刚入伍就被分配在了战斗班中,而不是女兵通常所在的医护或通信班中,当时在战场上和战友们正面直击侵略者的老人,多次负伤,至今身上还遗留着三道深深的伤疤。

  

  老人右手和头部的伤疤是在浏阳河附近的一次激烈战斗中留下的,战斗中,有一名日军看到老人是个女兵,便心生轻视之意想要俘虏她,谁知老人一脚就把他踢到了山坡下面,最终在这次战斗中,老人一连消灭了7名日本兵,虽然战绩辉煌,但她也负了重伤,抢救了3天三夜才苏醒过来,当时护士告诉她,她的右手手腕完全脱臼,伤口非常深。

  

  此外,当时为了有效狙击日军,老人所在部队常常需要急行军,要在一天内快速行走了将近50公里,就在那一天,老人跟随大部队从一座石山下经过,由于山体之前曾连续被日军轰炸,大部分山体已经松动,所以当他们经过石山下时,一块目测有百斤重的巨石突然滚落了下来,当头砸向了老人,老人条件反射的伸出左臂挡。

  

  所幸保住了性命,但他的左手臂因此留下了一道5厘米深的疤痕,1949年老人和同是抗战老兵的丈夫回到了湖南老家,开始了频繁的务农生活,写到此笔者不禁感叹,日本给我们带来的伤害太大了,我们一定要牢记历史,不要忘记这段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