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生活|?每天,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和这个世界相会



  今天我在看《有格调的小家》,书中采访了十三个家庭,十三个设计师都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方式,去诠释他们独有的设计风格。

  而这些方式,或多或少,都与他们小时候的记忆有关系。

  其中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设计师说: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住在一所建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房子里。阿个家太旧了,住在里面的人不得不迁就它。它也许不是一个舒适的家,但我从中感受到了超越时间的住宅的本质。有年头的东西都会透出一种淡泊的气息,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美。

  生活中总会接触到家里的一些地方,我很注重这些地方的触感但并不是讲所有的地方都打磨得很光滑。我觉得建筑物应该传达一定的紧张感,形成‘良性的压力’。

  就比如:触感好又美观的天然材料中,有一些耐久性差。美的,好的东西可能很脆弱。但如果只用耐久性强,好打理的材料,虽然住起来很方便,却造不出好的房屋。

  对我而言,‘触感好的家’本质就是记忆,就是触感,景观和氛围。”

  因为对于房屋浓厚的感情,带着一种“它虽然老旧也依然有着生动记忆”这样的感情,建筑师在选材上用的就不只是“坚固耐用”,而更大胆地选择“美好却脆弱”的材质,因为这样的脆弱,也是一种“良好的压力”。怀揣着这样的美好祝愿,希望更珍惜“脆弱而美好”,而让人与建筑互相珍惜,他是这样去表达自己对建筑的深情的。

  我也看到一套昏暗的房屋,也是建筑设计师特意为客户所营造的,设计师说:

  “住宅的舒适度不等于美观。比如,我们都知道年轻女孩的手很光滑,触感很好,但也有人觉得儿时摸到的母亲的手——因做家务而变得粗糙的手让人安心。有些东西其他人觉得不好,但某个人喜欢,看起来似乎多余,但客户就是想要。我比较看重这样的东西,而不是表面的美观”

  而之所以他能够理解客户这样的感情,并把它表达出来,是因为

  “我这么想,可能是因为我从小住的房子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除了长子,大家都没有自己的房间,而且室内比较昏暗,住起来不是很舒服。但这种看似不好的环境中,有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小时候的感受,塑造着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也塑造着我们对他人的理解,同时,也影响着我们表达这个世界的方式。

  看这些设计师的表达,再思及自己,我有种感觉,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与自己对话,交流,这种蕴含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感情,是我们不曾发觉的内在。

  小时候的记忆,小时候的感受,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不断在塑造着我们对待万事万物的方式,这种体验很难从我们身体深处抹去,甚至对于一盏灯光的亮度诉求,也有着属于每个人专属的记忆。

  而客户也同样对于自己的住宅,有着自己的需求,自己的记忆,设计师的理解,和客户的诉求,最终会交汇,形成独特的设计风格,这种风格,带着一种很强烈的生命力,成为包容我们生活的空间。

  这是一种自我的哲学,我们用我们内心的记忆在与这个世界对话,我们又用这种对话去寻找真实的自己,我们所蕴含在内心深处的这一切,在一点点构筑我们的世界。

  ——谢谢大家的阅读,文章来自我个人公众号《安宅志》。

  96

  林青澜

  2019.08.05 09:15

  字数 1202

  今天我在看《有格调的小家》,书中采访了十三个家庭,十三个设计师都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方式,去诠释他们独有的设计风格。

  而这些方式,或多或少,都与他们小时候的记忆有关系。

  其中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设计师说: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住在一所建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房子里。阿个家太旧了,住在里面的人不得不迁就它。它也许不是一个舒适的家,但我从中感受到了超越时间的住宅的本质。有年头的东西都会透出一种淡泊的气息,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美。

  生活中总会接触到家里的一些地方,我很注重这些地方的触感但并不是讲所有的地方都打磨得很光滑。我觉得建筑物应该传达一定的紧张感,形成‘良性的压力’。

  就比如:触感好又美观的天然材料中,有一些耐久性差。美的,好的东西可能很脆弱。但如果只用耐久性强,好打理的材料,虽然住起来很方便,却造不出好的房屋。

  对我而言,‘触感好的家’本质就是记忆,就是触感,景观和氛围。”

  因为对于房屋浓厚的感情,带着一种“它虽然老旧也依然有着生动记忆”这样的感情,建筑师在选材上用的就不只是“坚固耐用”,而更大胆地选择“美好却脆弱”的材质,因为这样的脆弱,也是一种“良好的压力”。怀揣着这样的美好祝愿,希望更珍惜“脆弱而美好”,而让人与建筑互相珍惜,他是这样去表达自己对建筑的深情的。

  我也看到一套昏暗的房屋,也是建筑设计师特意为客户所营造的,设计师说:

  “住宅的舒适度不等于美观。比如,我们都知道年轻女孩的手很光滑,触感很好,但也有人觉得儿时摸到的母亲的手——因做家务而变得粗糙的手让人安心。有些东西其他人觉得不好,但某个人喜欢,看起来似乎多余,但客户就是想要。我比较看重这样的东西,而不是表面的美观”

  而之所以他能够理解客户这样的感情,并把它表达出来,是因为

  “我这么想,可能是因为我从小住的房子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除了长子,大家都没有自己的房间,而且室内比较昏暗,住起来不是很舒服。但这种看似不好的环境中,有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小时候的感受,塑造着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也塑造着我们对他人的理解,同时,也影响着我们表达这个世界的方式。

  看这些设计师的表达,再思及自己,我有种感觉,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与自己对话,交流,这种蕴含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感情,是我们不曾发觉的内在。

  小时候的记忆,小时候的感受,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不断在塑造着我们对待万事万物的方式,这种体验很难从我们身体深处抹去,甚至对于一盏灯光的亮度诉求,也有着属于每个人专属的记忆。

  而客户也同样对于自己的住宅,有着自己的需求,自己的记忆,设计师的理解,和客户的诉求,最终会交汇,形成独特的设计风格,这种风格,带着一种很强烈的生命力,成为包容我们生活的空间。

  这是一种自我的哲学,我们用我们内心的记忆在与这个世界对话,我们又用这种对话去寻找真实的自己,我们所蕴含在内心深处的这一切,在一点点构筑我们的世界。

  ——谢谢大家的阅读,文章来自我个人公众号《安宅志》。

  今天我在看《有格调的小家》,书中采访了十三个家庭,十三个设计师都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方式,去诠释他们独有的设计风格。

  而这些方式,或多或少,都与他们小时候的记忆有关系。

  其中有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设计师说: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住在一所建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房子里。阿个家太旧了,住在里面的人不得不迁就它。它也许不是一个舒适的家,但我从中感受到了超越时间的住宅的本质。有年头的东西都会透出一种淡泊的气息,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美。

  生活中总会接触到家里的一些地方,我很注重这些地方的触感但并不是讲所有的地方都打磨得很光滑。我觉得建筑物应该传达一定的紧张感,形成‘良性的压力’。

  就比如:触感好又美观的天然材料中,有一些耐久性差。美的,好的东西可能很脆弱。但如果只用耐久性强,好打理的材料,虽然住起来很方便,却造不出好的房屋。

  对我而言,‘触感好的家’本质就是记忆,就是触感,景观和氛围。”

  因为对于房屋浓厚的感情,带着一种“它虽然老旧也依然有着生动记忆”这样的感情,建筑师在选材上用的就不只是“坚固耐用”,而更大胆地选择“美好却脆弱”的材质,因为这样的脆弱,也是一种“良好的压力”。怀揣着这样的美好祝愿,希望更珍惜“脆弱而美好”,而让人与建筑互相珍惜,他是这样去表达自己对建筑的深情的。

  我也看到一套昏暗的房屋,也是建筑设计师特意为客户所营造的,设计师说:

  “住宅的舒适度不等于美观。比如,我们都知道年轻女孩的手很光滑,触感很好,但也有人觉得儿时摸到的母亲的手——因做家务而变得粗糙的手让人安心。有些东西其他人觉得不好,但某个人喜欢,看起来似乎多余,但客户就是想要。我比较看重这样的东西,而不是表面的美观”

  而之所以他能够理解客户这样的感情,并把它表达出来,是因为

  “我这么想,可能是因为我从小住的房子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除了长子,大家都没有自己的房间,而且室内比较昏暗,住起来不是很舒服。但这种看似不好的环境中,有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小时候的感受,塑造着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也塑造着我们对他人的理解,同时,也影响着我们表达这个世界的方式。

  看这些设计师的表达,再思及自己,我有种感觉,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与自己对话,交流,这种蕴含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感情,是我们不曾发觉的内在。

  小时候的记忆,小时候的感受,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不断在塑造着我们对待万事万物的方式,这种体验很难从我们身体深处抹去,甚至对于一盏灯光的亮度诉求,也有着属于每个人专属的记忆。

  而客户也同样对于自己的住宅,有着自己的需求,自己的记忆,设计师的理解,和客户的诉求,最终会交汇,形成独特的设计风格,这种风格,带着一种很强烈的生命力,成为包容我们生活的空间。

  这是一种自我的哲学,我们用我们内心的记忆在与这个世界对话,我们又用这种对话去寻找真实的自己,我们所蕴含在内心深处的这一切,在一点点构筑我们的世界。

  ——谢谢大家的阅读,文章来自我个人公众号《安宅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