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西游随手记(2):悟空被驱逐以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游记》里,悟空被戴上紧箍儿之后,被唐僧驱逐了两次,这两次被驱逐,都是因为他当着唐僧的面杀生。但是对比两个事件中悟空和唐僧的不同表现,我们能看到他们心理的变化和各自态度的转变,两次截然不同。?

  首先,悟空两次面对被驱逐,他去了不同的地方。?

  “三打白骨精”是第二十七回,这时唐僧团队的取经行程才刚刚开始,三个徒儿刚归队,他们共同经历的困难只有在万寿山偷吃人参果,悟空掀翻人参果树事件,这时候团队成员默契度还很低,尤其是八戒表现出嫉妒猜疑,尖酸刻薄。悟空打死白骨精之后,唐僧看到那一堆白骨本该相信悟空没有错,只是八戒从中挑拨,非说这是猴子使的障眼法。于是唐僧怒念紧箍咒,并且一定让他走,悟空“伤情凄惨”,只好离开了。这一回,他不假思索,纵筋斗云,径回花果山水帘洞去了。? ?

  而“真假美猴王”是第五十六回,这时候,师徒四人已渡过通天河,走在取经路的下半段了。这一次,悟空打死的是一群贼人草寇,当然也是这群贼人歹意在先,先是把唐僧困了吊在树上,后又因为唐僧刚好借宿在贼人父母家,冤家路窄,他们便想谋害唐僧。当唐僧发现悟空打杀了他们,依然是念起了紧箍咒,这一次,悟空没有直接回花果山,他的内心起了徘徊:? ? ?

  “却说孙大圣恼恼闷闷,起在空中,欲待回花果山水帘洞,恐本洞小妖见笑,笑我出乎尔反乎尔,不是个大丈夫之器;欲待要投奔天宫,又恐天宫之内不容久住;欲待要投海岛,却又羞见那三岛诸仙;欲待要奔龙宫,又不伏气求告龙王。真个是无依无倚,苦自忖量道:“罢!罢!罢!我还去见我师父,还是正果。”当他按下云头,回去找师父时,师父依然念起紧箍咒,没办法,最后,他只好去了珞珈山找观音菩萨诉苦。? ?

  再看他两次离开唐僧之后的心理变化。?

  第一次,当他回花果山的路上,想起唐僧,止不住腮边泪坠,停云柱步,良久方去。回去之后,看到花果山被猎户破坏,更是悲从中来,恨从中来,他替猴子猴孙们做主,“重修花果山,复整水帘洞。”继续过起了逍遥自在的生活。直到唐僧再次有难,八戒去花果山请他帮忙。

  第三十一回,悟空逼问八戒为什么要来找他,说”你老实说,不要瞒我,那唐僧在哪里有难,你却来此哄我?……我老孙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那师步步有难,处处该灾,你趁早儿告诵我,免打!”?

  我非常惊讶他讲出这句“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每次读到这里,都是又感动又怀疑,这还是他吗?这还是那个无所顾忌,一棍子打上南天门,闹得乾坤上下不得安宁的猴王吗?完全不是了,原本,这是一次太过难得的得到自由的好机会,比起花果山的日子,取经之路多么枯燥乏味,还时不时要和妖魔鬼怪作斗争,而唐僧一纸贬书,给了他自由之身,他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了,可是他没有!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牵挂,他心心念念想着那个取经的师父,自从两界山被他放出山,他的命运就与唐僧连在一起了。? ?

  悟空的选择让他的形象又多了一层内涵,他不单单是那个勇敢善战的猴王,他同样是一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有责任有担当的徒儿。? ?

  第二次,他徘徊许久,最后去菩萨那里诉苦,他想,“这和尚负了我心!”见了菩萨,他像是委屈的孩子见了父母,“倒身下拜,止不住泪如泉涌,放声大哭。”这时候的悟空,感觉自己无家可归,从踏上取经路的那天起,保护唐僧就成了他的使命和责任,而这一路上的同生死共患难也让他获得了归属感。唐僧团队才是他的家,现在他无处可去了,而他没有找一个地方去冷静一下,居然是去观音菩萨那里倾诉委屈。这也不是他原来的行为逻辑,以往的他,看到观音,总是抱怨被束缚,那时候他皈依佛门,只是身的皈依,后来,才是心的皈依,他真正地走在了成佛的路上。? ?

  最后,再来比较一下,两次驱逐事件中唐僧的态度。?

  第一次,他誓死不要悟空再给他当徒弟,他一点儿也不念情分,写下一纸贬书,说:“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并且,不再受悟空的礼拜,还说:“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在悟空吩咐沙僧以后遇到妖精,就说自己是唐僧大徒弟时,他更是说:“我是个好和尚,不题你这歹人的名字!”他从内心里要把这个猴子彻底抛弃,彻底忘记,以致在黑松林遭遇了黄袍怪时,还介绍道:我有两个徒弟,大徒弟猪八戒,二徒弟沙悟净……这个时候的取经团队还是一团散沙,唐僧对悟空,半信半疑,所以才抵挡不住八戒的挑拨离间。? ? ?

  第二次,唐僧显然不是那么无情,只是跟他说:“我不要你跟了,你回去罢!”而赶走悟空之后他在提供斋饭的老婆婆家,说起了悟空:“我大徒弟孙悟空一生凶恶,不遵善道,是我逐回……”这一次,也是师徒面临的考验,因为二人起了嫌隙,所以假猴王才能趁虚而入,并且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而这次考验之后,无论是整个团队,还是唐僧对悟空,团队默契升级,信任也升级了。? ?

  总之,西天取经之路,不仅是唐僧一人的取经路,也是孙悟空自己的取经路,对比两次被驱逐的情节,我们能看到一个猴王从任性到本分的心路历程,他很不容易,从无所顾忌,慢慢地心有牵挂,再到坚定不移,在这样的过程中,悟空完成了从猴到人的转变,也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他的形象,人格在此过程中慢慢升华,品质更加高尚,灵魂更加丰盈。因此我更愿意把《西游记》当作一部孙悟空的成长史去读,从中感受他一次次战胜自己,一次次获得心灵的成长的蜕变和成功。

  成佛之路,也是成人之路。今天的我,常常因为悟空的转变而热泪盈眶,这变化中,既有别无选择的悲怆,也有义无反顾的伟大。

  

  党当当

  2019.08.22 21:47

  字数 217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游记》里,悟空被戴上紧箍儿之后,被唐僧驱逐了两次,这两次被驱逐,都是因为他当着唐僧的面杀生。但是对比两个事件中悟空和唐僧的不同表现,我们能看到他们心理的变化和各自态度的转变,两次截然不同。?

  首先,悟空两次面对被驱逐,他去了不同的地方。?

  “三打白骨精”是第二十七回,这时唐僧团队的取经行程才刚刚开始,三个徒儿刚归队,他们共同经历的困难只有在万寿山偷吃人参果,悟空掀翻人参果树事件,这时候团队成员默契度还很低,尤其是八戒表现出嫉妒猜疑,尖酸刻薄。悟空打死白骨精之后,唐僧看到那一堆白骨本该相信悟空没有错,只是八戒从中挑拨,非说这是猴子使的障眼法。于是唐僧怒念紧箍咒,并且一定让他走,悟空“伤情凄惨”,只好离开了。这一回,他不假思索,纵筋斗云,径回花果山水帘洞去了。? ?

  而“真假美猴王”是第五十六回,这时候,师徒四人已渡过通天河,走在取经路的下半段了。这一次,悟空打死的是一群贼人草寇,当然也是这群贼人歹意在先,先是把唐僧困了吊在树上,后又因为唐僧刚好借宿在贼人父母家,冤家路窄,他们便想谋害唐僧。当唐僧发现悟空打杀了他们,依然是念起了紧箍咒,这一次,悟空没有直接回花果山,他的内心起了徘徊:? ? ?

  “却说孙大圣恼恼闷闷,起在空中,欲待回花果山水帘洞,恐本洞小妖见笑,笑我出乎尔反乎尔,不是个大丈夫之器;欲待要投奔天宫,又恐天宫之内不容久住;欲待要投海岛,却又羞见那三岛诸仙;欲待要奔龙宫,又不伏气求告龙王。真个是无依无倚,苦自忖量道:“罢!罢!罢!我还去见我师父,还是正果。”当他按下云头,回去找师父时,师父依然念起紧箍咒,没办法,最后,他只好去了珞珈山找观音菩萨诉苦。? ?

  再看他两次离开唐僧之后的心理变化。?

  第一次,当他回花果山的路上,想起唐僧,止不住腮边泪坠,停云柱步,良久方去。回去之后,看到花果山被猎户破坏,更是悲从中来,恨从中来,他替猴子猴孙们做主,“重修花果山,复整水帘洞。”继续过起了逍遥自在的生活。直到唐僧再次有难,八戒去花果山请他帮忙。

  第三十一回,悟空逼问八戒为什么要来找他,说”你老实说,不要瞒我,那唐僧在哪里有难,你却来此哄我?……我老孙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那师步步有难,处处该灾,你趁早儿告诵我,免打!”?

  我非常惊讶他讲出这句“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每次读到这里,都是又感动又怀疑,这还是他吗?这还是那个无所顾忌,一棍子打上南天门,闹得乾坤上下不得安宁的猴王吗?完全不是了,原本,这是一次太过难得的得到自由的好机会,比起花果山的日子,取经之路多么枯燥乏味,还时不时要和妖魔鬼怪作斗争,而唐僧一纸贬书,给了他自由之身,他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了,可是他没有!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牵挂,他心心念念想着那个取经的师父,自从两界山被他放出山,他的命运就与唐僧连在一起了。? ?

  悟空的选择让他的形象又多了一层内涵,他不单单是那个勇敢善战的猴王,他同样是一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有责任有担当的徒儿。? ?

  第二次,他徘徊许久,最后去菩萨那里诉苦,他想,“这和尚负了我心!”见了菩萨,他像是委屈的孩子见了父母,“倒身下拜,止不住泪如泉涌,放声大哭。”这时候的悟空,感觉自己无家可归,从踏上取经路的那天起,保护唐僧就成了他的使命和责任,而这一路上的同生死共患难也让他获得了归属感。唐僧团队才是他的家,现在他无处可去了,而他没有找一个地方去冷静一下,居然是去观音菩萨那里倾诉委屈。这也不是他原来的行为逻辑,以往的他,看到观音,总是抱怨被束缚,那时候他皈依佛门,只是身的皈依,后来,才是心的皈依,他真正地走在了成佛的路上。? ?

  最后,再来比较一下,两次驱逐事件中唐僧的态度。?

  第一次,他誓死不要悟空再给他当徒弟,他一点儿也不念情分,写下一纸贬书,说:“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并且,不再受悟空的礼拜,还说:“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在悟空吩咐沙僧以后遇到妖精,就说自己是唐僧大徒弟时,他更是说:“我是个好和尚,不题你这歹人的名字!”他从内心里要把这个猴子彻底抛弃,彻底忘记,以致在黑松林遭遇了黄袍怪时,还介绍道:我有两个徒弟,大徒弟猪八戒,二徒弟沙悟净……这个时候的取经团队还是一团散沙,唐僧对悟空,半信半疑,所以才抵挡不住八戒的挑拨离间。? ? ?

  第二次,唐僧显然不是那么无情,只是跟他说:“我不要你跟了,你回去罢!”而赶走悟空之后他在提供斋饭的老婆婆家,说起了悟空:“我大徒弟孙悟空一生凶恶,不遵善道,是我逐回……”这一次,也是师徒面临的考验,因为二人起了嫌隙,所以假猴王才能趁虚而入,并且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而这次考验之后,无论是整个团队,还是唐僧对悟空,团队默契升级,信任也升级了。? ?

  总之,西天取经之路,不仅是唐僧一人的取经路,也是孙悟空自己的取经路,对比两次被驱逐的情节,我们能看到一个猴王从任性到本分的心路历程,他很不容易,从无所顾忌,慢慢地心有牵挂,再到坚定不移,在这样的过程中,悟空完成了从猴到人的转变,也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他的形象,人格在此过程中慢慢升华,品质更加高尚,灵魂更加丰盈。因此我更愿意把《西游记》当作一部孙悟空的成长史去读,从中感受他一次次战胜自己,一次次获得心灵的成长的蜕变和成功。

  成佛之路,也是成人之路。今天的我,常常因为悟空的转变而热泪盈眶,这变化中,既有别无选择的悲怆,也有义无反顾的伟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西游记》里,悟空被戴上紧箍儿之后,被唐僧驱逐了两次,这两次被驱逐,都是因为他当着唐僧的面杀生。但是对比两个事件中悟空和唐僧的不同表现,我们能看到他们心理的变化和各自态度的转变,两次截然不同。?

  首先,悟空两次面对被驱逐,他去了不同的地方。?

  “三打白骨精”是第二十七回,这时唐僧团队的取经行程才刚刚开始,三个徒儿刚归队,他们共同经历的困难只有在万寿山偷吃人参果,悟空掀翻人参果树事件,这时候团队成员默契度还很低,尤其是八戒表现出嫉妒猜疑,尖酸刻薄。悟空打死白骨精之后,唐僧看到那一堆白骨本该相信悟空没有错,只是八戒从中挑拨,非说这是猴子使的障眼法。于是唐僧怒念紧箍咒,并且一定让他走,悟空“伤情凄惨”,只好离开了。这一回,他不假思索,纵筋斗云,径回花果山水帘洞去了。? ?

  而“真假美猴王”是第五十六回,这时候,师徒四人已渡过通天河,走在取经路的下半段了。这一次,悟空打死的是一群贼人草寇,当然也是这群贼人歹意在先,先是把唐僧困了吊在树上,后又因为唐僧刚好借宿在贼人父母家,冤家路窄,他们便想谋害唐僧。当唐僧发现悟空打杀了他们,依然是念起了紧箍咒,这一次,悟空没有直接回花果山,他的内心起了徘徊:? ? ?

  “却说孙大圣恼恼闷闷,起在空中,欲待回花果山水帘洞,恐本洞小妖见笑,笑我出乎尔反乎尔,不是个大丈夫之器;欲待要投奔天宫,又恐天宫之内不容久住;欲待要投海岛,却又羞见那三岛诸仙;欲待要奔龙宫,又不伏气求告龙王。真个是无依无倚,苦自忖量道:“罢!罢!罢!我还去见我师父,还是正果。”当他按下云头,回去找师父时,师父依然念起紧箍咒,没办法,最后,他只好去了珞珈山找观音菩萨诉苦。? ?

  再看他两次离开唐僧之后的心理变化。?

  第一次,当他回花果山的路上,想起唐僧,止不住腮边泪坠,停云柱步,良久方去。回去之后,看到花果山被猎户破坏,更是悲从中来,恨从中来,他替猴子猴孙们做主,“重修花果山,复整水帘洞。”继续过起了逍遥自在的生活。直到唐僧再次有难,八戒去花果山请他帮忙。

  第三十一回,悟空逼问八戒为什么要来找他,说”你老实说,不要瞒我,那唐僧在哪里有难,你却来此哄我?……我老孙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那师步步有难,处处该灾,你趁早儿告诵我,免打!”?

  我非常惊讶他讲出这句“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每次读到这里,都是又感动又怀疑,这还是他吗?这还是那个无所顾忌,一棍子打上南天门,闹得乾坤上下不得安宁的猴王吗?完全不是了,原本,这是一次太过难得的得到自由的好机会,比起花果山的日子,取经之路多么枯燥乏味,还时不时要和妖魔鬼怪作斗争,而唐僧一纸贬书,给了他自由之身,他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了,可是他没有!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牵挂,他心心念念想着那个取经的师父,自从两界山被他放出山,他的命运就与唐僧连在一起了。? ?

  悟空的选择让他的形象又多了一层内涵,他不单单是那个勇敢善战的猴王,他同样是一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有责任有担当的徒儿。? ?

  第二次,他徘徊许久,最后去菩萨那里诉苦,他想,“这和尚负了我心!”见了菩萨,他像是委屈的孩子见了父母,“倒身下拜,止不住泪如泉涌,放声大哭。”这时候的悟空,感觉自己无家可归,从踏上取经路的那天起,保护唐僧就成了他的使命和责任,而这一路上的同生死共患难也让他获得了归属感。唐僧团队才是他的家,现在他无处可去了,而他没有找一个地方去冷静一下,居然是去观音菩萨那里倾诉委屈。这也不是他原来的行为逻辑,以往的他,看到观音,总是抱怨被束缚,那时候他皈依佛门,只是身的皈依,后来,才是心的皈依,他真正地走在了成佛的路上。? ?

  最后,再来比较一下,两次驱逐事件中唐僧的态度。?

  第一次,他誓死不要悟空再给他当徒弟,他一点儿也不念情分,写下一纸贬书,说:“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并且,不再受悟空的礼拜,还说:“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在悟空吩咐沙僧以后遇到妖精,就说自己是唐僧大徒弟时,他更是说:“我是个好和尚,不题你这歹人的名字!”他从内心里要把这个猴子彻底抛弃,彻底忘记,以致在黑松林遭遇了黄袍怪时,还介绍道:我有两个徒弟,大徒弟猪八戒,二徒弟沙悟净……这个时候的取经团队还是一团散沙,唐僧对悟空,半信半疑,所以才抵挡不住八戒的挑拨离间。? ? ?

  第二次,唐僧显然不是那么无情,只是跟他说:“我不要你跟了,你回去罢!”而赶走悟空之后他在提供斋饭的老婆婆家,说起了悟空:“我大徒弟孙悟空一生凶恶,不遵善道,是我逐回……”这一次,也是师徒面临的考验,因为二人起了嫌隙,所以假猴王才能趁虚而入,并且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而这次考验之后,无论是整个团队,还是唐僧对悟空,团队默契升级,信任也升级了。? ?

  总之,西天取经之路,不仅是唐僧一人的取经路,也是孙悟空自己的取经路,对比两次被驱逐的情节,我们能看到一个猴王从任性到本分的心路历程,他很不容易,从无所顾忌,慢慢地心有牵挂,再到坚定不移,在这样的过程中,悟空完成了从猴到人的转变,也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他的形象,人格在此过程中慢慢升华,品质更加高尚,灵魂更加丰盈。因此我更愿意把《西游记》当作一部孙悟空的成长史去读,从中感受他一次次战胜自己,一次次获得心灵的成长的蜕变和成功。

  成佛之路,也是成人之路。今天的我,常常因为悟空的转变而热泪盈眶,这变化中,既有别无选择的悲怆,也有义无反顾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