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玄汉王朝如何复兴汉室却为何又迅速陨落

  对于历史不是很了解的人来说,西汉覆灭后,便进入了东汉的时代。光武帝刘秀一统西汉末年乱世,以致汉朝中兴,是个有作为的皇帝。后来,一些关于“王莽新政”超前改革思想的文章涌现出来,新朝受汉禅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还有一个朝代夹在新朝和东汉之间,由于国祚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就如流星过境般地在历史长河中一划而过,往往被人们所忽视,甚至很多历史书本和朝代顺序的歌谣,都不谈及甚至遗忘这个朝代。更始帝刘玄便是这个朝代的建立者,尽管时间短暂,玄汉却几乎统一了西汉末年全部疆域。天下初定,玄汉原本都有大好的光景,为何在历史上,只是昙花一现,瞬间陨落?

  

  更始称帝

  刘玄年轻时,亲弟被仇人杀害,本想报仇,但却触犯刑法,刘玄只好逃亡,投奔了平林兵(绿林军的一支)陈牧。刘玄来到绿林军后,表现并不突出,但认识了联军的两个了不起的兄弟——刘縯和刘秀。刘縯为人豪爽、军纪严明,深受将兵爱戴;刘秀当时并不引人注目,还是个小角色。地皇四年,新市兵(也是绿林军的一支)头领王凤(与王莽伯父同名)和陈牧商议之后,将刘玄推上了皇位。他们推举刘玄原因很简单,一是刘縯名声在义军中极有威望,如果他俩称帝,恐怕站不住脚;二是被刘玄的表象所迷惑,以为他懦弱,他俩能够操控这傀儡。刘縯部下自然不服,可为了联军不内乱,刘縯硬是把这事压下去了。于此,刘玄由更始将军,摇身一变成了更始皇帝,王凤、刘縯、陈牧、刘秀等人皆加官进爵。

  

  定都宛城

  刘縯不愿就称帝一事与王凤相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攻打宛城(宛城,今河南省南阳市,历史名城,通往 长安的要道。当年高祖刘邦进入咸阳时,就是先拿下了宛城;三国时张绣听从贾诩计谋,在宛城将曹操大败)。宛城守将严尤用兵失策,部队布置错了地方,被刘縯大败。面对宛城的告急,王莽他派出最后的王牌军——由大司空王邑和大司徒王寻领导的四十三万军队,号称百万。可王邑不听严尤“与宛城守军围攻义军主力刘縯”的谏言,直接向着昆阳进发。起初,昆阳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绿林驻军只有一万多人,自知不是敌手,刘凤等将领开会得出结论——跑。刘秀这是却一改之前老实敦厚的形象,严肃地说道:“跑绝对是下策,昆阳一旦失手,刘縯各部也将被击溃。不如同心协力,存亡与共。”王凤虽然向来轻视刘秀,但面对王邑连绵百里的军队,只能向刘秀请教自救之策。刘秀决议,王凤等人留守昆阳城,自己则率数骑去拉救兵。夜晚,命运的眷顾,刘秀率着十三骑,愣是从几十万敌军的包围中溜了出去。就这样,刘縯攻宛城,王邑攻昆阳。刘縯不像王邑那样自恃兵多而傲慢,追求迅速破敌。宛城守军在苦苦支撑几个月后,城破,刘玄与刘縯共入宛城,并将宛城定为国都。

  昆阳之战

  昆阳城里的联军,面对王邑几十万大军就不那么好受了。王凤疲惫不堪,本想投降,可王邑却不受降,想将守军一网打尽。多亏溜走的刘秀在定陵、郾城等地,靠着一番慷慨激昂的建功立业的演说,打动了无数将领,皆愿调兵相援。刘秀回到昆阳后,散播“宛城已破”的消息,果然王邑大军军心动摇,而昆阳绿林军则士气高涨,愿与城共存亡。刘秀艺高人胆大,带着三千壮士为先锋,直接冲向敌军,想直接将主帅王邑拿下,昆阳之围可解。王邑看不起刘秀这几千兵马,但不知哪根筋打错了,竟然亲率一万精锐来抵挡刘秀,还下令,其他队伍没有自己的命令,不得相助。刘秀一看到王邑亲自来了,三千人马立刻兴奋起来,把一万精兵冲了个人仰马翻,节节败退。昆阳守军看着刘秀率着三千都能把打一万打的丢盔弃甲,众头领立刻来劲了,化多日的耻辱为力量,冲杀出去。王邑抵挡不住,一路后撤,四十多万军队见主帅都开始跑路了,自然溃不成军。再有天时相助,突然惊雷响起,降下狂风骤雨,四十多万败军更是乱上加乱。绿林军自然是乘火打劫,在历史以少胜多的战绩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更夸张的是,刘秀攻打前夕,王邑军营中,《后汉书》有载:“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大战将即,竟有陨石砸向王邑军营,伤及士气,王邑确实背到点了。但一些网友说陨石由刘秀召唤而来,死伤几十万王邑兵马,却是无从考究。昆阳之战,王莽朝廷气势大削,刘秀一战成名。但面对功劳利益的分配,联军内部的矛盾又激化了。

  

  攻取长安

  刘氏兄弟分别在宛城和昆阳城立下大功,自然遭王凤、陈牧等人嫉妒,他们向刘玄进谗言,欲除此二人。众人商议了个“鸿门宴”,可刘玄没有举起玉佩令暗藏的武士冲出来斩杀刘縯,是因为刘玄要维持联军内部稳定。可后来时机成熟,地皇四年,为玄汉立下赫赫战功的刘縯,终被猜忌所害。刘秀艺高人胆大,主动回都城宛城,向刘玄请罪。刘秀的一番陈词,令刘玄愧疚,恻隐之心大作,不忍加害便罢了,还加封刘秀为破虏大将军、武信侯。其实,不杀刘秀,应该还有另一个原因,王凤和陈牧能让刘玄“黄袍加身”,那自然对皇位也虎视眈眈,刘玄需要一股力量来制衡新市兵和平林兵——于是选中了刘秀。昆阳之战后,王莽没有主力军队再去抵挡义军,很快洛阳、长安相继告破,改革家王莽在未央宫殒命,新朝维持了十五年,就此匆匆画上了句号。刘玄建立的汉朝,几乎统一了西汉末年绝大部分疆域,而且,当时只有这么一个合法政权,各路义军大多向汉朝称臣,这时可以说是天下初定,汉室天下几乎恢复。

  

  玄汉谢幕

  刘玄作为一位开国君主,本该休养生息,安抚各路军马,恩泽百姓。可是很快他就显现了亡国之君常犯的错误——沉湎酒色,不理朝政,安于淫乐,再加上各路义军刚降不久,心思未定,天下反声渐起。更始三年六月,实力逐渐壮大的刘秀于河北鄗城称帝,赤眉军拥立汉室远支皇族刘盆子为帝,国号均为“汉”,以示天下自己为正统,志在复兴汉室。同年,赤眉军攻入长安,刘玄身殒。可惜刘玄一时英杰,好不容易光复大汉皇室,一时骄傲,耽于逸乐,没有制约各方降军势力,不经意间,便民心皆失。不到三年光景,延续西汉国祚的玄汉王朝,就匆匆离开历史的舞台,刘秀成了最后的胜利者。由于时间短暂,大事迹较少,纵然是有希望一统天下的朝代,也很少被后世所重视,转瞬间,历史便来到了东汉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