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hezufe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我家的夫君又变小孩了》最新章节。

花千骨摇了摇头:“长留诛仙柱,五百年来钉死了六十六个仙人,不但失却仙身,一半以上都是处以极刑被钉得魂飞魄散。我太了解我师父了。错了就是错了,无论理由是什么,结果是不会变的。”

“骨头,你没必要为白子画做了那么多还一个人承受那么大的委屈,他也有权力知道事情的真相!”

“东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要以为我有多伟大,想一个人默默背负下这些苦和委屈。不想让他知道,怕他难受只是一方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改变。就算他再不忍,对我也会下杀手,与其让他为难,还不如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反而走的踏实,心里有一丝微微希冀着,如果有朝一日他明白了,对我的恼怒会少一点,会多怀念我一分。而如果他已经知道了,死在他手上无论如何我心里是会有委屈的。瞒住他,只是自私又自欺欺人的想自己心里好受一点罢了,你明白么?”

东方彧卿沉默良久的点点头,宁愿被毫不知情的白子画所杀,然后骗自己师父还是疼爱自己的,只是他误会了自己,不知道事情真相而已。也不愿意白子画知道了一切后就算不忍依旧按照长留门规下狠心杀她。

骨头,你知道你自己已经爱他有多深了么?

东方彧卿长叹口气,只是,你也看轻了白子画对你爱护了。或许,就算你是真的做错一切,毁天灭地,欺师灭祖,他也宁可违背自己的原则,不忍心杀你呢?

二人紧紧靠在一起,看着小月蹲在地上和糖宝玩,一会扯着它扭来扭去,一会又用来搓麻条,可怜的小糖宝被折腾的头晕晕眼花花的。

“白子画有心放水,可能是想我带糖宝进来见你最后一面。轻水,落十一,火夕,舞青萝,朽木还有云端他们一直在外面很着急的守着,可是进不来,交代你好好照顾自己,一会三尊会审的时候,千万不要死鸭子嘴硬什么都不说,更不要一时冲动担下所有罪名。”

花千骨感动的点点头:“我没做过的,自然不会随便乱认。你让他们放心……”

感觉到隐隐有人过来了,知道是提审她的时刻到了。

东方彧卿突然俯下身来,声音温柔如蜜般浓得化不开:“我很想相信白子画,也不是对他没信心,只是这人太深,我看不透,更不敢冒任何的险,把你的性命都押在他身上。所以,你自己也要努力去争取……”

“什……”

花千骨刚想开口,东方彧卿便用一个吻将她的所有话封住了。

南无月吃惊的望着这边,隐约知道他们在做羞羞的事情,连忙一只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捂住糖宝的眼睛,却又忍不住好奇的偷偷从指间缝隙里偷看。

“东方……唔……”花千骨腿一下就软了,脑袋里成了一团糨糊。东方彧卿的吻温柔缠绵到了极点,却又带着深沉有力,酥到她骨子里去了。她半分劲都使不出来,只是惊慌失措的睁大眼睛。

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东方虽然会常常说她是他娘子,口头上占一点小便宜逗逗她,可是从来没有半分无礼过。

和师父失去意识时为了吸血的亲吻不同,东方的吻炙热激情如燎原野火,熟练而有意识的搜索她唇内的每一寸柔软。她生涩而笨拙的躲避着他舌尖的缠绕,急促的呼吸颤抖着。

这个吻辗转缠绵着持续了很久,东方彧卿终于放开了她,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复杂,又带着与他一贯冷静不相符的灼热。

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尖,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二人都沉默了。

“你……”花千骨有些手足无措的刚想说话。

东方彧卿食指轻轻嘘声,花千骨的嘴立马合上,竟然不管怎么想说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东方彧卿一脸的坏笑,花千骨突然想起初次见到身为异朽君的他时的情景。

……

“只要是我触碰过的舌头,一炷香内不管说什么,都会受我控制哦!”

“哼,我干吗会让你碰到我的舌头啊?!”

……

却原来,竟然是……

“东方!你别闹了,赶快替我解开咒术!”花千骨恐慌起来。

“别担心,我只是让不管问什么你都实话实说罢了,不然我知道,你生意全无,一心受罚,定是什么罪名都往身上担不知辩解的,如果那样,就算是白子画有心都帮不了你。”

“东方!你在说什么!师父他一向赏罚分明,不会对我偏私的。别闹了,赶快替我解开。”花千骨面色越发苍白起来,若是有人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对师父的爱意就兜不住了。

看着惊恐犹如小鹿的花千骨,东方彧卿露出轻佻的笑容。

“想解开也很容易啊,只要你吻我……”

花千骨踌躇片刻,二话没说垫起脚勾住他的脖子,把唇印了上去。东方彧卿长长的惊叹一口气,将她抱得更紧了。感受着她小小的舌尖笨拙的轻触了下他的舌尖然后飞快退回,他及时的缠绕捕捉,久久不肯放她离去。

心头几多幸福又几多苦涩。够了,都够了,骨头,你的前一吻已经还清了你欠异朽阁的所有债。而为了这一吻,我东方彧卿从今往后会把所有都给你,为你做我所能做的一切——

提审的人到了,门突然打开,戒律阁的几名弟子走了进来。

东方彧卿放开花千骨,满脸促狭的对她笑着,花千骨脚步不稳的退了两步。

“东方?”

“骗你的,我下的咒哪那么好解开。殿上好好为自己辩解吧!”

“你!”花千骨气得快要说不出话来。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呢!居然还骗她主动亲他!气死她了!

花千骨鼓着腮帮子小脸通红,使劲踢他一脚,却被他灵巧躲过。

“罪人花千骨,长留殿三尊会审。”牢门打开,花千骨走了出去。小月扯着她的手不肯放开,糖宝钻进她耳朵里又被东方彧卿揪了出来。

“去吧,骨头,不要这么轻易就放弃了,也试着努力为自己争取一下。你不光只有师父的,我和糖宝还有小月都还在等着你……”

花千骨低头看了看南无月,又看了看东方彧卿和糖宝,心头一酸,转身走了出去。

从天牢到长留殿并不远,可是花千骨走了很长时间。因为是掌门弟子,待人又一贯极好,押解的几个弟子都认得她,也不催促。

花千骨走得极慢,好想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抬头仰望了一下漂浮在半空中的绝情殿,她很想能回去最后看一眼,看看她刚移栽没多久的桃花树,开的可好。

第一时间更新《我家的夫君又变小孩了》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我要称霸新手村

噫剑

神偷国舅不安乐

隐语者

末日纵横之无理冠冕

小小莫小因

当爱再靠近

深耕者也

师叔请悠着点

站着也中枪

超想把她抱进怀

陌扉语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