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hezufe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鸦片玫瑰》最新章节。

“裴云轻,你在我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女人,我向你保证……”他抬起右手,缓缓吐出四个字,“永不背叛!”

抬起手掌,抵住他的手掌,裴云轻注视着他的眼睛。

“我也一样,永不背叛!”

将她的手掌按回枕上,手指分开,穿过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相扣。

男人再次低下头来,吻住她。

完事之后,男人半拥着她,俯在床上,沉沉睡着。

唇边,还挂着一抹满足的笑纹。

裴云轻小心地拿开,他压在她身上的手臂,轻手轻脚地起身。

到浴室简单冲个澡,重新回到卧室,立刻将药品和工具取出来。

看他睡得香甜,她不忍心打扰他,干脆抓过剪子,剪开他身上的衣服。

小心翼翼地揭开他背上覆着的纱布,经过一晚的修养,他的伤完全已经结痂,那些红肿之处,比起昨天也已经好久许多。

只是,经过刚刚这一番运动,有的地方痂皮已经裂开,又溢出血珠来。

裴云轻心下暗疼,小心地用棉球帮唐墨沉把伤口清洁,细细地抹上止血的药粉,重新包扎。

拉过薄被,轻轻盖到他身上,她收拾起杂物,爬到床上。

手指抬起来,帮唐墨沉捏开颈间她的一根长发,她侧着身子躺到他身侧。

借着台灯的光线,注视着男人的睡颜。

男人睡得很沉,平日里总爱皱着的眉,这会儿也是无比舒展,甚至微微还有点上扬。

看得出来,极是轻松满足。

这些日子,这种负罪感一直沉重地压在他的心上。

直到今晚,他才能终于解开这个心魔,自然也是难得的轻松。

注视他良久,裴云轻才轻声开口。

“亲爱的,晚安!”

她伸手关掉台灯,重新躺到他身侧。

黑暗中,唐墨沉的手掌伸过来,落在她身上,指间在黑暗中摸索几下,找到她的腰身,手臂一收就将她拉过去,拥在怀里。

裴云轻只当他被她吵醒。

“我吵醒你了?”

男人没有回答,呼吸也依旧是低沉而轻缓。

那样子,明显是还在睡梦中,一切的动作不过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裴云轻在黑暗中扬了扬唇,安心地闭上眼睛。

第二天上午。

唐墨沉与裴云轻一起带着罗老爷子来到陵园,三人都是一身黑衣,表情肃重。

来到父亲的坟前,裴云轻一眼就看到墓碑上靠着两束花。

一束白色山茶,些微已经有一点枯萎,上面还沾着晨露。

白色山茶是母亲最爱的花,她知道那是唐墨沉昨晚放的。

还有一束菊花花束,看上去极新鲜,上面没有露水,应该是今天清晨时分才放上去的。

裴云轻疑惑地看向唐墨沉,眼神中透着询问。

父亲除她之外,没有亲人。

母亲葬在这里的事情,除了几个知情者之外,只有罗家人知道。

罗家除了罗老爷子在乎她,没有人会来给她送花。

罗老爷子与他们同来,不可能是他做的。

这花,是谁送的呢?

“不会是秦叔叔吧?”裴云轻小声问。

“他不会这么早!”唐墨沉摇摇头,目光掠过草地上的痕迹,轻声开口,“应该是我爸!”

对于裴凡的恩情,唐老爷子也是一向铭记于心,每年裴凡的忌日,他都会过来看看。

看草地上的脚印深沉,拐杖的痕迹就知道,老爷子怕是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短。

裴云轻轻轻点头,心下也是有点无奈。

对于唐老爷子来说,这样的事情也确实是有点难以接受,只能慢慢来了。

“秦少将来了!”

第一时间更新《鸦片玫瑰》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随便果发朋友圈的内容

卿非语

鬼眼毒凰

时文

蛊舞

淡水船长

若爱,擦肩过

沐汐竹

万人之上

文治武功

书穿成傅总裁家恶毒胖媳妇

青衫金顶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