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他拍了一部关于80个母亲生孩子的纪录片,生命之门

  2019 情感悦读

  4个九死一生的故事,

  4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抉择。

  《生门》,生命之门。

  一部关乎每一位母亲,

  生死攸关的真实纪录片。

  

  众所周知疼痛分为十级,

  一级到三级只是淡淡的感觉,

  四级就好像洗纹身,

  五级人开始坐立不安,

  到了九级会呼吸难忍,

  而十级,被形容是爆发的反射性呐喊。

  

  在妇产科的一角,仅仅几个小时之内,

  母亲们便体验了十级的痛苦,

  而这种苦难,一回到日常生活中,

  就迅速被人们遗忘。

  很多人不了解的并不仅仅是分娩之痛,

  还有对于新生命的取舍,

  以及为母之人所经历的爱与抉择的考验。

  

  纪录片的开始,

  是一组长镜头,

  婴儿的啼哭预示着新生命的降临,

  镜头穿过忙碌的妇产科,

  从一间产房,投向了窗外。

  一袭湖水好似生命之源,

  一切从源头开始。

  

  一、

  故事发生在四位孕妇身上:

  陈小凤、夏锦菊、

  曾宪春、李双双。

  三胎的夏锦菊,

  凶险性前置胎盘,

  因为触到上一次剖腹产手术的切口,

  她腹中的胎盘已进入到膀胱部位,

  在手术过程中,她两度心脏跳停,

  还面临切除子宫的危机。

  

  在农村的曾宪春,

  已经生了两个女儿,

  同为凶险型前置胎盘,

  情况也十分危险,

  但是,她愿意用生命换一个儿子。

  

  有糖尿病的陈小凤,

  怀了双胞胎,

  是中央型前置胎盘,

  且有早产先兆。

  在怀胎31周还差一天时,

  突然大出血。

  

  初为人母的的李双双,

  怀孕28周,

  不幸患有重度子痫前期,

  这使得婴儿一出生可能就是畸形。

  那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

  

  四位产妇,

  面临着复杂的状况,

  她们是如何抉择,

  家人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二、

  “能有什么故事啊,

  有什么故事都是煎熬。”

  说这话的人叫夏锦菊,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剖腹产,

  因此,她也是四位产妇中处境最凶险的那位。

  

  但是这位生性乐观的产妇,

  似乎还不知道自己马上要经历什么,

  倘若手术失败,

  生门分分钟变成死门。

  即便如此,她明知道会有生命危险,

  还是对成为母亲有着强烈的渴盼。

  

  夏锦菊怀孕26周时入院,

  一连躺了几个月。

  在做手术的当天,

  她却突然出现大出血。

  产科主任李家福判断,

  夏锦菊的子宫需要切除,

  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夏锦菊听了却拖着微弱的气息,

  对医生说:

  “你再努力一下,我今年只有33周岁。

  如果四十多岁的话,我还无所谓。”

  

  医生不得不尊重她的意见,

  先用止血带捆住子宫,

  但止血带一松,

  她每分钟出血500毫升。

  夏锦菊的反应越来越微弱,

  心脏两次骤停,

  李家福只好向她的父亲寻求意见:

  “不能因为保留子宫,

  把命丢了,因小失大。”

  

  看着在病床上受苦的女儿,

  自己的女婿却因为生意忙,

  至始至终都没出现过,

  老人家还是为夏锦菊签了字,

  有什么能比自己女儿的性命更重要。

  

  夏锦菊的命保住了,

  但是累计出血达毫升,

  身体相当虚弱,

  当医生问她:“想不想见宝宝?”

  她努力的点了点头。

  “想见就坚持下去。”

  

  三、

  曾宪春家在农村,

  丈夫一心想要一个儿子,

  但她偏偏一连生了两个女儿,

  于是,这个儿子成为她赌命的理由。

  

  直到妻子被推进产房,

  丈夫才突然觉得,

  曾宪春为了儿子受了很多苦,

  他说:“我真后悔让她冒这样的风险”。

  

  别人都问他,

  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儿子呢,

  他说,公公婆婆想要孙子,

  因为农村太封建,

  没有儿子别人就会笑话你、骂你。

  

  好在曾宪春的手术很成功,

  医生对家属说:

  “是个儿子”。

  仅仅只听到儿子两个字,

  就已经让她丈夫的眉头舒展了很多。

  

  对于夏锦菊、曾宪春来说,

  他们的问题不在经济上,

  只是为大人和小孩的问题担忧。

  四、

  但是对于陈小凤和李双双来说,

  经济问题就成了他们主要考虑的事情。

  

  陈小凤是云南人,

  嫁给了湖北一位农民。

  上医院看病只能自费,

  然而,屋漏偏遭连夜雨的是,

  怀了双胞胎的她胎盘异位,

  有早产先兆,自己还患有糖尿病。

  为了得到更好的照顾,

  她不得不从麻城医院

  转到了条件较好的中南医院。

  但这也意味着费用的增加。

  

  刚办好住院,

  医生就对她和丈夫说:

  两个早产婴儿到儿科,三万,

  孕妇手术,一万五,

  最少最少要五万块钱。

  听到需要五万块,

  这可愁坏了丈夫,

  一旁的人就劝他:

  “话说回来了,

  五万块钱买三条命出来…

  所以回去筹钱啊,

  不筹钱怎么搞呢?”

  等医务人员离开,

  陈小凤的丈夫,擦了擦眼泪说:

  “关键是筹不到,

  我来的几千块钱都是借的。”

  

  不过幸运的是,

  她的丈夫有一位哥哥,

  本身条件还不错,

  他便帮他们去筹款。

  在他们筹款的同时,

  就有人吐槽:

  “医院里没钱不发药是制度,

  这边借不到贷款(没有信贷证)它也是制度,

  所以说这两个制度之间还是有点矛盾。

  能不能双方都宽松一下,救人为本,

  而国家的政策就是以人为本嘛。”

  

  哥哥东奔西走了很多人家,

  到处借钱,

  终于凑够了这5万。

  钱,前脚刚够,

  后脚陈小凤大出血,

  需要他们签字同意手术,

  医生直言,

  婴儿差一天才31周,

  成活率只有一半,

  只能以救大人为主。

  

  哥俩同意了手术,

  幸运的是,

  大人小孩都平安。

  有人恭喜陈小凤的丈夫,

  得了一对双胞胎,

  然而,他却苦笑着说:

  “恭喜什么呀,

  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后面还有好多事…”

  五、

  李双双已怀孕28周,

  但是此刻,

  她的丈夫却要求医院,

  做引产手术,

  将孩子打死再拿出来。

  可是国家都有规定,

  超过28周的孩子是不允许打掉的。

  但她的丈夫依旧一意孤行,

  只因为,这个孩子的很多指标不够,

  怕生出来会是个畸形。

  

  他似乎并没太在乎李双双的感受,

  只是从实际出发,

  考虑这个孩子值不值得生,

  对以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万一是畸形怎么办,

  万一剖腹产得不偿失呢…

  

  而李双双只能等着丈夫的宣判,

  在一旁默默的哭泣,

  偶尔被丈夫看到,

  还会受到呵斥:

  “哭什么?不要哭!”

  

  很多母亲,

  真正到了这一刻,才知道,

  所有的决定权似乎都不在自己手上,

  她们只能等着别人的宣判,

  也只有这时,

  才知道真正在乎自己的人是谁。

  

  或许,这部纪录片就是为了告诉我们,

  母亲在那一刻,有多艰难与无助,

  就如《生门》的导演陈为军所说:

  “希望从这样一部纪录生命诞生前后的影片中,

  让人们看到生命既是如此之轻,生命又如此之重。”

  

  4个九死一生的故事,

  4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抉择。

  《生门》,生命之门。

  一部关乎每一位母亲,

  生死攸关的真实纪录片。

  

  众所周知疼痛分为十级,

  一级到三级只是淡淡的感觉,

  四级就好像洗纹身,

  五级人开始坐立不安,

  到了九级会呼吸难忍,

  而十级,被形容是爆发的反射性呐喊。

  

  在妇产科的一角,仅仅几个小时之内,

  母亲们便体验了十级的痛苦,

  而这种苦难,一回到日常生活中,

  就迅速被人们遗忘。

  很多人不了解的并不仅仅是分娩之痛,

  还有对于新生命的取舍,

  以及为母之人所经历的爱与抉择的考验。

  

  纪录片的开始,

  是一组长镜头,

  婴儿的啼哭预示着新生命的降临,

  镜头穿过忙碌的妇产科,

  从一间产房,投向了窗外。

  一袭湖水好似生命之源,

  一切从源头开始。

  

  一、

  故事发生在四位孕妇身上:

  陈小凤、夏锦菊、

  曾宪春、李双双。

  三胎的夏锦菊,

  凶险性前置胎盘,

  因为触到上一次剖腹产手术的切口,

  她腹中的胎盘已进入到膀胱部位,

  在手术过程中,她两度心脏跳停,

  还面临切除子宫的危机。

  

  在农村的曾宪春,

  已经生了两个女儿,

  同为凶险型前置胎盘,

  情况也十分危险,

  但是,她愿意用生命换一个儿子。

  

  有糖尿病的陈小凤,

  怀了双胞胎,

  是中央型前置胎盘,

  且有早产先兆。

  在怀胎31周还差一天时,

  突然大出血。

  

  初为人母的的李双双,

  怀孕28周,

  不幸患有重度子痫前期,

  这使得婴儿一出生可能就是畸形。

  那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

  

  四位产妇,

  面临着复杂的状况,

  她们是如何抉择,

  家人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二、

  “能有什么故事啊,

  有什么故事都是煎熬。”

  说这话的人叫夏锦菊,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剖腹产,

  因此,她也是四位产妇中处境最凶险的那位。

  

  但是这位生性乐观的产妇,

  似乎还不知道自己马上要经历什么,

  倘若手术失败,

  生门分分钟变成死门。

  即便如此,她明知道会有生命危险,

  还是对成为母亲有着强烈的渴盼。

  

  夏锦菊怀孕26周时入院,

  一连躺了几个月。

  在做手术的当天,

  她却突然出现大出血。

  产科主任李家福判断,

  夏锦菊的子宫需要切除,

  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夏锦菊听了却拖着微弱的气息,

  对医生说:

  “你再努力一下,我今年只有33周岁。

  如果四十多岁的话,我还无所谓。”

  

  医生不得不尊重她的意见,

  先用止血带捆住子宫,

  但止血带一松,

  她每分钟出血500毫升。

  夏锦菊的反应越来越微弱,

  心脏两次骤停,

  李家福只好向她的父亲寻求意见:

  “不能因为保留子宫,

  把命丢了,因小失大。”

  

  看着在病床上受苦的女儿,

  自己的女婿却因为生意忙,

  至始至终都没出现过,

  老人家还是为夏锦菊签了字,

  有什么能比自己女儿的性命更重要。

  

  夏锦菊的命保住了,

  但是累计出血达毫升,

  身体相当虚弱,

  当医生问她:“想不想见宝宝?”

  她努力的点了点头。

  “想见就坚持下去。”

  

  三、

  曾宪春家在农村,

  丈夫一心想要一个儿子,

  但她偏偏一连生了两个女儿,

  于是,这个儿子成为她赌命的理由。

  

  直到妻子被推进产房,

  丈夫才突然觉得,

  曾宪春为了儿子受了很多苦,

  他说:“我真后悔让她冒这样的风险”。

  

  别人都问他,

  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儿子呢,

  他说,公公婆婆想要孙子,

  因为农村太封建,

  没有儿子别人就会笑话你、骂你。

  

  好在曾宪春的手术很成功,

  医生对家属说:

  “是个儿子”。

  仅仅只听到儿子两个字,

  就已经让她丈夫的眉头舒展了很多。

  

  对于夏锦菊、曾宪春来说,

  他们的问题不在经济上,

  只是为大人和小孩的问题担忧。

  四、

  但是对于陈小凤和李双双来说,

  经济问题就成了他们主要考虑的事情。

  

  陈小凤是云南人,

  嫁给了湖北一位农民。

  上医院看病只能自费,

  然而,屋漏偏遭连夜雨的是,

  怀了双胞胎的她胎盘异位,

  有早产先兆,自己还患有糖尿病。

  为了得到更好的照顾,

  她不得不从麻城医院

  转到了条件较好的中南医院。

  但这也意味着费用的增加。

  

  刚办好住院,

  医生就对她和丈夫说:

  两个早产婴儿到儿科,三万,

  孕妇手术,一万五,

  最少最少要五万块钱。

  听到需要五万块,

  这可愁坏了丈夫,

  一旁的人就劝他:

  “话说回来了,

  五万块钱买三条命出来…

  所以回去筹钱啊,

  不筹钱怎么搞呢?”

  等医务人员离开,

  陈小凤的丈夫,擦了擦眼泪说:

  “关键是筹不到,

  我来的几千块钱都是借的。”

  

  不过幸运的是,

  她的丈夫有一位哥哥,

  本身条件还不错,

  他便帮他们去筹款。

  在他们筹款的同时,

  就有人吐槽:

  “医院里没钱不发药是制度,

  这边借不到贷款(没有信贷证)它也是制度,

  所以说这两个制度之间还是有点矛盾。

  能不能双方都宽松一下,救人为本,

  而国家的政策就是以人为本嘛。”

  

  哥哥东奔西走了很多人家,

  到处借钱,

  终于凑够了这5万。

  钱,前脚刚够,

  后脚陈小凤大出血,

  需要他们签字同意手术,

  医生直言,

  婴儿差一天才31周,

  成活率只有一半,

  只能以救大人为主。

  

  哥俩同意了手术,

  幸运的是,

  大人小孩都平安。

  有人恭喜陈小凤的丈夫,

  得了一对双胞胎,

  然而,他却苦笑着说:

  “恭喜什么呀,

  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后面还有好多事…”

  五、

  李双双已怀孕28周,

  但是此刻,

  她的丈夫却要求医院,

  做引产手术,

  将孩子打死再拿出来。

  可是国家都有规定,

  超过28周的孩子是不允许打掉的。

  但她的丈夫依旧一意孤行,

  只因为,这个孩子的很多指标不够,

  怕生出来会是个畸形。

  

  他似乎并没太在乎李双双的感受,

  只是从实际出发,

  考虑这个孩子值不值得生,

  对以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万一是畸形怎么办,

  万一剖腹产得不偿失呢…

  

  而李双双只能等着丈夫的宣判,

  在一旁默默的哭泣,

  偶尔被丈夫看到,

  还会受到呵斥:

  “哭什么?不要哭!”

  

  很多母亲,

  真正到了这一刻,才知道,

  所有的决定权似乎都不在自己手上,

  她们只能等着别人的宣判,

  也只有这时,

  才知道真正在乎自己的人是谁。

  

  或许,这部纪录片就是为了告诉我们,

  母亲在那一刻,有多艰难与无助,

  就如《生门》的导演陈为军所说:

  “希望从这样一部纪录生命诞生前后的影片中,

  让人们看到生命既是如此之轻,生命又如此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