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篇传奇小说《兰花巾》第二部——《双龙山》(47-48)

  ARTTOWN2019.8.23我要分享

  原无/文

  原无,本名吴志民。报纸编辑,河南上蔡人。著有《非礼春秋》、《春秋100经典故事》等。

  

  47 逃婚

  伊人也放下餐具,心里顿时满满的,再也吃不下饭。

  “你爹爹本来是有事要说的。西宫的媒人今天来,专门告知我们,他们已经进行了占卜,说后天是个好日子,要宜忌来我们家举行纳征仪式。”母亲干脆摊牌。

  “我说母亲,能不能找个理由将日子往后推辞一下,一旦聘礼送来,将来想再说什么都来不及了。”赵衰有点急了。

  “找什么理由?”母亲反问。

  “就说这次伊人受伤太深,还没有缓过心情来。大家都别着急,慢慢来。”赵衰提议。

  “你父亲已经回话同意,就不要多想了。”母亲一句话将退路完全堵住。

  伊人听了,眼含泪花失望地跑了出去。

  天空一片苍茫,心中一阵窒息。最亲近的人的安排,牺牲自己的幸福,换来家族的利益,别人都会赞同,到哪里去说理?往何处去求救?

  家族里还有一个人理解她、同情她、支持她,是哥哥赵衰。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在这件事上,父亲怎么会听他的意见?

  后天,转眼就至。怎么办?还有什么路可以走?乖乖就范吗?就跟着那个不喜欢的人在那样可怕的环境里煎熬一生吗?

  想到这一点,心里便陡然升腾起恐惧。她的脑袋就要炸。

  路在哪里?

  人说路在自己的脚下,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主。大多不过是骗人的鬼话。

  绝望。

  哥哥跟了过来。

  他看见伊人无精打采的样子,便悄悄对她说:

  “不知道伯伯现在好不好,坐马车也不过是两天的路,他也不回来看看。要是自己会驾车,可能一天半就赶到了。”

  说完叹一口气,又朝伊人一笑,走了。

  伯伯,提伯伯又有什么用?远水不解近渴。再说,这个时候父母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去双龙山的。

  赵伊人沉默不语,她望着哥哥的背影,想着哥哥奇怪的微笑,反复琢磨着哥哥的话。

  心里迷茫绝望。

  不如一死了之。

  伊人晕晕乎乎就找来了一条葛布,把它挂在了梁上。

  然后在下面系上一个结。

  她要上吊自尽。

  她去搬一个小凳子。一弯腰,碰上了案几上的那枚通关手牌。

  手牌上的绳子挂在了衣袖上。

  取下手牌的瞬间,伊人心里亮堂起来:本来有路可走,为什么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

  眼看离宜忌来纳征的日子只剩下了一天,赵府也差不多做好了迎接宜忌公子的准备。

  伊人这两天显得十分顺从,大家都觉得她已经接受了这门亲事。

  在众人眼里,毕竟和嫁到士家相比,嫁给宜忌并不差。伊人接受这门亲事再正常不过。

  父母没有料到孩子出奇的冷静背后会有什么异常,只顾盘算着把准备工作做得尽量周到一些。

  一大早,她拜见了父亲母亲。

  然后向母亲请求到街上肆铺买些她需要的饰品。

  她说要自己上街转转,散散心。

  出了门,她把温柔遣了回来 。

  她告诉温柔说:“你回去给我取一双鞋来,这一双穿着不舒服。我在这里等你。如果你回来见不到我,就不要等我。我买了东西就去母亲那里。”

  其实,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孩已经偷偷赶出一辆马车,把它藏在附近一个僻静荒废的小院。

  哥哥赵衰并没有走远。

  他察觉伊人要偷车的时候,就把几个车驭叫出去喝酒。要不是这样,伊人哪能顺利把车赶出去。

  伊人上了马车,迅速把车上已经准备好的男装换上。稍加整理,一个窈窕女孩就变成了英俊的青年男子。

  伊人坐上车驭座,哆哆嗦嗦拿起鞭子,赶着马车朝南城门而去。

  她刚学会不久的驾车本领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起初,因为心里有点慌乱,驾着马车还走的摇摇晃晃,忽紧忽慢,但没有过多久,就能够马蹄得得地向前奔跑了。

  西宫府上已经开始准备各种礼品。

  宜忌亲自过目查验,一会儿吩咐仆人添这,一会儿仆人加那,搞的家中上上下下都不得安宁。宜忌特别看重选出的玉佩。

  他吩咐说:“玉要精致的,不一定大,但要十分的玲珑剔透。它必须能配上伊人的清纯雅致。”

  不料到了下午,仆人跌跌撞撞前来向宜忌禀报:

  “禀大人,您刚出去一会儿,赵家来人送来了意外消息。”

  “什么消息?”

  “说她家伊人突然得病了。请求推辞纳征日期。”

  “什么病?”宜忌迷惑不解。

  “来人没说,看样子又急又重。”

  宜忌无可奈何把手中的扇子一扔: “推迟。”

  在中午的时候,赵府已经发现问题了。

  温柔不见小姐回来,以为她去母亲那里,也没有报告。

  中午,母亲迟迟不见女儿的身影,心里有点生疑:“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有心情买饰品?太反常了,难道是跑出去偷偷和谁会面去了?”

  于是就让人寻找伊人。一找不当紧,发现人没有了。

  赵公明在大发雷霆之余,迅速组织人员寻找。找了半天还不见踪影,不得不编个瞎话送往宜忌府上。

  夜已经深了,赵家府宅内依然一片灯火通明,不时有人来人往。

  从步履匆匆、神色紧张的族人、仆从们身上看,不象是有什么喜庆的事要筹备。赵公明在大厅里来回不安地踱着步子,等待着人们报来新消息。

  不一会儿有人匆忙前来禀报:

  “报告老爷,整个绛城的大街小巷都象扫街一样扫遍了,还是没有见到伊人的踪影。”

  赵公明大发雷霆:“真是一群废物!已经找一天了,连个人影还没有发现。她难道是上天入地了不成?接着找!把绛城的每个角落都给我翻一遍。找不到人不停止!”

  又有人前来报告:“报告老爷,家里马车少了一辆。”

  “马车?难道她跑出城了不成?那样她能往哪里去?夫人,她去了哪里?”

  “士雍的事情她好像不甘心。难道她也能驾车?”赵夫人吃惊回答。

  一听说伊人可能驾车跑了,吓得两腿发软,赶紧去找温柔。

  

  48 昏迷

  双龙山仙龟湖边静悄悄的。但是有一只小狗和一只小龟在专心致志聚精会神地进行着较量。

  小狗似乎控制住了小龟,它在戏弄、把玩小龟。

  不远处就是湖水,小龟拼命地往水里逃,但每次都被机灵的小狗用腿扒拉了回去。小龟的眼里流露出惊恐的眼神。

  小龟吓得不敢动了,小狗衔起小龟,准备离开这里。

  这时水里忽然一个庞然大物向上窜了起来,带起了老高的水柱。

  小狗吓了一大跳,对着那怪物狂叫,在小狗张嘴的时候,小龟趁机死里逃生,快速溜到水里。

  反应机敏的小狗马上追到水里。

  显然这也是一条执着倔强有点幼稚的小狗,初生牛犊不怕虎,它以为自己会游泳,不怕水,就可以继续捉拿小龟。

  自信往往导致自负,自负然后就导致眼界狭隘,然后从胜利走向失败。小狗犯了这样的错误。

  在水里,眼看快捉住小龟的时候,一个什么东东咬住了它的腿。

  那东东力量大的出奇,一下子就把它拖下水去,它拼了命向上拉,猛的一下窜出水面,但还没有站稳,又被拽了下去。

  它们就这样在水里扑腾着,交替上下窜动。这场生死存亡的战斗把这一片水搅的天翻地覆、波涛汹涌。

  小狗的形势越来越危险。

  话说士雍来到这里改名周道后,很快适应了这里宁静简单的田园生活。虽然有些寂寞,有时有些孤独,但有书、有剑、有师徒。

  师父到郑国、宋国云游去了,东方道在山上看门,他一个人就在这里读书习武。

  困了,出来走走,一到湖边,就看见了正在水中挣扎的小狗。

  那小狗正是他的旋风。

  他赶紧跳到水中,趟水去救旋风,水并不深,但旋风已经没有力量窜起来了。

  他看见是一只大龟拽住了旋风。

  他抓住旋风向上拉,大龟识趣的松了口,那只在旁边观战的小龟也迅速爬到它身上,被它驮着一起以凯旋者的姿势游走了。

  周道抱着旋风上了岸,把它放地上,只见它已经没有了气息。他倒提着它控水,拍打它,但它都没有反应。

  周道把旋风抱到一个筐子里,然后背着它离开了湖边。

  大龟游到水边,它昂首望着周道的背影,眼里闪着一丝愧疚。它心里似乎在说:我并不想杀死你这讨厌的小狗,是你太经不起斗了,没有两把刷子就不该逞英雄。只是想教训你一下,没想到结果会这样。对不起你家主人了。

  它用一只脚不停地扒拉着地面的沙土,好像心里有些悔恨。

  周道把篮子放在院子外面,自己进了院子里。

  阿黄迎了上来。它看见周道孤零零一个人回来,感觉到了异常。

  它围着周道呜咽着,一会儿,突然发疯地冲到院子外。

  阿黄找到了筐子,围着筐子呜咽,它的眼睛悲伤、可怜,令人不敢直视。

  它把头伸进筐子里,一会儿用舌头舔着旋风,一会儿又轻声呼喊。

  周道难过地看着它,摇摇头。

  旋风脖颈上戴着一个项圈,孤零零的,十分醒目。

  他进院子里找到一片破席子。

  把这只可怜的小狗卷起来埋掉,是他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了。

  他把阿黄挪开,提着筐子和席子还有铁器工具,走到院子附近的山坡,他开始挖一个坑。

  等他挖好坑,再回过头来,发现旋风不见了。

  “可恶的狐狸,在哪儿盯着呢,这么快就叼走了小狗。”周道断定是狐狸叼走了,愤愤地骂。

  周道突然看见一个狐狸叼着一个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于是马上追上去。

  狐狸疯狂逃奔,从小道窜向另一条大道。

  一转弯,正好遇上一辆小马车向前奔跑。

  狐狸被突然出现的马车吓着,躲闪不及,直撞到马身上。

  它嘴里叼着的兔子一下子甩到马脸上,马意外受惊,猛然用力拉着马车狂奔起来。

  马车上下剧烈颠簸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太疯狂了。可这不是刺激的游戏。

  年轻的车驭显然经验不足,被突如其来的冲撞吓懵了,脸色苍白,面若死灰。

  一会儿惊恐地抓住马车,一会儿又想去阻止马,显得不知所措。

  手一松,差一点甩下车,赶紧抓车厢,不料一头撞了上去。

  周道看到这一幕,想上去救助。

  他知道自己追不上,迅速转身跑开。他抄近道去堵受惊的马车。

  周道急奔,堵在前面的路上。瞅准时机,一下抓住了马缰绳,亢奋狂躁后已经疲倦的马挣扎着停下来。

  周道发现,可能是马车狂奔的的过程中,马车猛烈颠簸抖动,车上的人受到了重重撞击或过度惊吓,已经昏迷在了车上。

  他让马站定,然后赶忙帮助受伤的乘客。

  周道看见,这是一位俊俏的青年小生。

  “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吗?没有。”他自言自语。

  救人要紧,先不管他是什么人了。

  周道拍拍他的肩,没有拍醒。他似乎没有生命之危,但肯定受到了极度恐吓。

  周道赶着马车回到自己家。

  他把马车赶进院子里,停在槐树下,把马栓到树上,扫一眼伤者。

  额头上有点发青,没有其他什么外伤。

  他就把伤者留在车上,然后收拾东西出门上山去了

  收藏举报投诉

  原无/文

  原无,本名吴志民。报纸编辑,河南上蔡人。著有《非礼春秋》、《春秋100经典故事》等。

  

  47 逃婚

  伊人也放下餐具,心里顿时满满的,再也吃不下饭。

  “你爹爹本来是有事要说的。西宫的媒人今天来,专门告知我们,他们已经进行了占卜,说后天是个好日子,要宜忌来我们家举行纳征仪式。”母亲干脆摊牌。

  “我说母亲,能不能找个理由将日子往后推辞一下,一旦聘礼送来,将来想再说什么都来不及了。”赵衰有点急了。

  “找什么理由?”母亲反问。

  “就说这次伊人受伤太深,还没有缓过心情来。大家都别着急,慢慢来。”赵衰提议。

  “你父亲已经回话同意,就不要多想了。”母亲一句话将退路完全堵住。

  伊人听了,眼含泪花失望地跑了出去。

  天空一片苍茫,心中一阵窒息。最亲近的人的安排,牺牲自己的幸福,换来家族的利益,别人都会赞同,到哪里去说理?往何处去求救?

  家族里还有一个人理解她、同情她、支持她,是哥哥赵衰。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在这件事上,父亲怎么会听他的意见?

  后天,转眼就至。怎么办?还有什么路可以走?乖乖就范吗?就跟着那个不喜欢的人在那样可怕的环境里煎熬一生吗?

  想到这一点,心里便陡然升腾起恐惧。她的脑袋就要炸。

  路在哪里?

  人说路在自己的脚下,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主。大多不过是骗人的鬼话。

  绝望。

  哥哥跟了过来。

  他看见伊人无精打采的样子,便悄悄对她说:

  “不知道伯伯现在好不好,坐马车也不过是两天的路,他也不回来看看。要是自己会驾车,可能一天半就赶到了。”

  说完叹一口气,又朝伊人一笑,走了。

  伯伯,提伯伯又有什么用?远水不解近渴。再说,这个时候父母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去双龙山的。

  赵伊人沉默不语,她望着哥哥的背影,想着哥哥奇怪的微笑,反复琢磨着哥哥的话。

  心里迷茫绝望。

  不如一死了之。

  伊人晕晕乎乎就找来了一条葛布,把它挂在了梁上。

  然后在下面系上一个结。

  她要上吊自尽。

  她去搬一个小凳子。一弯腰,碰上了案几上的那枚通关手牌。

  手牌上的绳子挂在了衣袖上。

  取下手牌的瞬间,伊人心里亮堂起来:本来有路可走,为什么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

  眼看离宜忌来纳征的日子只剩下了一天,赵府也差不多做好了迎接宜忌公子的准备。

  伊人这两天显得十分顺从,大家都觉得她已经接受了这门亲事。

  在众人眼里,毕竟和嫁到士家相比,嫁给宜忌并不差。伊人接受这门亲事再正常不过。

  父母没有料到孩子出奇的冷静背后会有什么异常,只顾盘算着把准备工作做得尽量周到一些。

  一大早,她拜见了父亲母亲。

  然后向母亲请求到街上肆铺买些她需要的饰品。

  她说要自己上街转转,散散心。

  出了门,她把温柔遣了回来 。

  她告诉温柔说:“你回去给我取一双鞋来,这一双穿着不舒服。我在这里等你。如果你回来见不到我,就不要等我。我买了东西就去母亲那里。”

  其实,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孩已经偷偷赶出一辆马车,把它藏在附近一个僻静荒废的小院。

  哥哥赵衰并没有走远。

  他察觉伊人要偷车的时候,就把几个车驭叫出去喝酒。要不是这样,伊人哪能顺利把车赶出去。

  伊人上了马车,迅速把车上已经准备好的男装换上。稍加整理,一个窈窕女孩就变成了英俊的青年男子。

  伊人坐上车驭座,哆哆嗦嗦拿起鞭子,赶着马车朝南城门而去。

  她刚学会不久的驾车本领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起初,因为心里有点慌乱,驾着马车还走的摇摇晃晃,忽紧忽慢,但没有过多久,就能够马蹄得得地向前奔跑了。

  西宫府上已经开始准备各种礼品。

  宜忌亲自过目查验,一会儿吩咐仆人添这,一会儿仆人加那,搞的家中上上下下都不得安宁。宜忌特别看重选出的玉佩。

  他吩咐说:“玉要精致的,不一定大,但要十分的玲珑剔透。它必须能配上伊人的清纯雅致。”

  不料到了下午,仆人跌跌撞撞前来向宜忌禀报:

  “禀大人,您刚出去一会儿,赵家来人送来了意外消息。”

  “什么消息?”

  “说她家伊人突然得病了。请求推辞纳征日期。”

  “什么病?”宜忌迷惑不解。

  “来人没说,看样子又急又重。”

  宜忌无可奈何把手中的扇子一扔: “推迟。”

  在中午的时候,赵府已经发现问题了。

  温柔不见小姐回来,以为她去母亲那里,也没有报告。

  中午,母亲迟迟不见女儿的身影,心里有点生疑:“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有心情买饰品?太反常了,难道是跑出去偷偷和谁会面去了?”

  于是就让人寻找伊人。一找不当紧,发现人没有了。

  赵公明在大发雷霆之余,迅速组织人员寻找。找了半天还不见踪影,不得不编个瞎话送往宜忌府上。

  夜已经深了,赵家府宅内依然一片灯火通明,不时有人来人往。

  从步履匆匆、神色紧张的族人、仆从们身上看,不象是有什么喜庆的事要筹备。赵公明在大厅里来回不安地踱着步子,等待着人们报来新消息。

  不一会儿有人匆忙前来禀报:

  “报告老爷,整个绛城的大街小巷都象扫街一样扫遍了,还是没有见到伊人的踪影。”

  赵公明大发雷霆:“真是一群废物!已经找一天了,连个人影还没有发现。她难道是上天入地了不成?接着找!把绛城的每个角落都给我翻一遍。找不到人不停止!”

  又有人前来报告:“报告老爷,家里马车少了一辆。”

  “马车?难道她跑出城了不成?那样她能往哪里去?夫人,她去了哪里?”

  “士雍的事情她好像不甘心。难道她也能驾车?”赵夫人吃惊回答。

  一听说伊人可能驾车跑了,吓得两腿发软,赶紧去找温柔。

  

  48 昏迷

  双龙山仙龟湖边静悄悄的。但是有一只小狗和一只小龟在专心致志聚精会神地进行着较量。

  小狗似乎控制住了小龟,它在戏弄、把玩小龟。

  不远处就是湖水,小龟拼命地往水里逃,但每次都被机灵的小狗用腿扒拉了回去。小龟的眼里流露出惊恐的眼神。

  小龟吓得不敢动了,小狗衔起小龟,准备离开这里。

  这时水里忽然一个庞然大物向上窜了起来,带起了老高的水柱。

  小狗吓了一大跳,对着那怪物狂叫,在小狗张嘴的时候,小龟趁机死里逃生,快速溜到水里。

  反应机敏的小狗马上追到水里。

  显然这也是一条执着倔强有点幼稚的小狗,初生牛犊不怕虎,它以为自己会游泳,不怕水,就可以继续捉拿小龟。

  自信往往导致自负,自负然后就导致眼界狭隘,然后从胜利走向失败。小狗犯了这样的错误。

  在水里,眼看快捉住小龟的时候,一个什么东东咬住了它的腿。

  那东东力量大的出奇,一下子就把它拖下水去,它拼了命向上拉,猛的一下窜出水面,但还没有站稳,又被拽了下去。

  它们就这样在水里扑腾着,交替上下窜动。这场生死存亡的战斗把这一片水搅的天翻地覆、波涛汹涌。

  小狗的形势越来越危险。

  话说士雍来到这里改名周道后,很快适应了这里宁静简单的田园生活。虽然有些寂寞,有时有些孤独,但有书、有剑、有师徒。

  师父到郑国、宋国云游去了,东方道在山上看门,他一个人就在这里读书习武。

  困了,出来走走,一到湖边,就看见了正在水中挣扎的小狗。

  那小狗正是他的旋风。

  他赶紧跳到水中,趟水去救旋风,水并不深,但旋风已经没有力量窜起来了。

  他看见是一只大龟拽住了旋风。

  他抓住旋风向上拉,大龟识趣的松了口,那只在旁边观战的小龟也迅速爬到它身上,被它驮着一起以凯旋者的姿势游走了。

  周道抱着旋风上了岸,把它放地上,只见它已经没有了气息。他倒提着它控水,拍打它,但它都没有反应。

  周道把旋风抱到一个筐子里,然后背着它离开了湖边。

  大龟游到水边,它昂首望着周道的背影,眼里闪着一丝愧疚。它心里似乎在说:我并不想杀死你这讨厌的小狗,是你太经不起斗了,没有两把刷子就不该逞英雄。只是想教训你一下,没想到结果会这样。对不起你家主人了。

  它用一只脚不停地扒拉着地面的沙土,好像心里有些悔恨。

  周道把篮子放在院子外面,自己进了院子里。

  阿黄迎了上来。它看见周道孤零零一个人回来,感觉到了异常。

  它围着周道呜咽着,一会儿,突然发疯地冲到院子外。

  阿黄找到了筐子,围着筐子呜咽,它的眼睛悲伤、可怜,令人不敢直视。

  它把头伸进筐子里,一会儿用舌头舔着旋风,一会儿又轻声呼喊。

  周道难过地看着它,摇摇头。

  旋风脖颈上戴着一个项圈,孤零零的,十分醒目。

  他进院子里找到一片破席子。

  把这只可怜的小狗卷起来埋掉,是他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了。

  他把阿黄挪开,提着筐子和席子还有铁器工具,走到院子附近的山坡,他开始挖一个坑。

  等他挖好坑,再回过头来,发现旋风不见了。

  “可恶的狐狸,在哪儿盯着呢,这么快就叼走了小狗。”周道断定是狐狸叼走了,愤愤地骂。

  周道突然看见一个狐狸叼着一个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于是马上追上去。

  狐狸疯狂逃奔,从小道窜向另一条大道。

  一转弯,正好遇上一辆小马车向前奔跑。

  狐狸被突然出现的马车吓着,躲闪不及,直撞到马身上。

  它嘴里叼着的兔子一下子甩到马脸上,马意外受惊,猛然用力拉着马车狂奔起来。

  马车上下剧烈颠簸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太疯狂了。可这不是刺激的游戏。

  年轻的车驭显然经验不足,被突如其来的冲撞吓懵了,脸色苍白,面若死灰。

  一会儿惊恐地抓住马车,一会儿又想去阻止马,显得不知所措。

  手一松,差一点甩下车,赶紧抓车厢,不料一头撞了上去。

  周道看到这一幕,想上去救助。

  他知道自己追不上,迅速转身跑开。他抄近道去堵受惊的马车。

  周道急奔,堵在前面的路上。瞅准时机,一下抓住了马缰绳,亢奋狂躁后已经疲倦的马挣扎着停下来。

  周道发现,可能是马车狂奔的的过程中,马车猛烈颠簸抖动,车上的人受到了重重撞击或过度惊吓,已经昏迷在了车上。

  他让马站定,然后赶忙帮助受伤的乘客。

  周道看见,这是一位俊俏的青年小生。

  “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吗?没有。”他自言自语。

  救人要紧,先不管他是什么人了。

  周道拍拍他的肩,没有拍醒。他似乎没有生命之危,但肯定受到了极度恐吓。

  周道赶着马车回到自己家。

  他把马车赶进院子里,停在槐树下,把马栓到树上,扫一眼伤者。

  额头上有点发青,没有其他什么外伤。

  他就把伤者留在车上,然后收拾东西出门上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