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个男人原谅妻子出轨为何就那么难

  

  前几天,和一群哥们在一起,大家在纷纷议论另一个叫涛哥的朋友,都说涛哥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但能够原谅老婆的出轨,而且还能包容老婆和别的男人生下孩子,大家的观点几乎一致,如果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那不但会把老婆打得半死,而且会叫老婆抱着孩子有多远滚多远,并且还叫老婆赔偿青春损失费和孩子的抚养费,否则,不可能让她安宁。

  原来,就在上个月,涛哥三岁的儿子在和一群小朋友玩耍时,遭遇车祸,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出了不少血,医生从负责任的角度要求为孩子输血。涛哥马上挽起袖子,要求抽自己的血,没有想到在医生做血型配对时,告诉他两人的血型不配,他的血不能用。原来,涛哥的血型为A型,妻子的血型也为A型,可孩子的血型竟然为B型,这让涛哥如五雷轰顶,但涛哥当场没有发作,也没有质问妻子,因为当时父母和岳父母都在场。等孩子出院之后,涛哥带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结果自然不是生物意义上的父子关系。涛哥拿着亲子鉴定结果丢在妻子面前,妻子只知道流泪,并没有任何辩驳。涛哥很痛苦,质问妻子为什么做对不起他的事。妻子反复说对不起,希望涛哥能够原谅她,她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原来,前几年,涛哥交流到外地工作,妻子一个人在家带着两岁的女儿,在一次与大学同学聚会时,遇到了当年追求过她的前男友,因为那几天,涛哥和妻子因为家庭琐事有争吵,妻子感到受发委屈,认为自己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涛哥竟然不理解她,所以,在这次同学聚会时,和前男友旧情复发,当时一时糊涂,竟然做了对不起涛哥的事,但没有想到就这么一次,就让她怀上了孩子,当时,妻子想打掉孩子,但当时正好放开了二孩政策,涛哥希望妻子能够生下一个儿子,所以,看到妻子怀孕了,很高兴,不同意妻子打掉孩子。当时,妻子也有一种侥幸心理,认为只是一次,不可能那么巧就是前男友的,看到涛哥高兴的劲儿,就把孩子生了下来。

  当儿子生下来的那一刻,妻子看到儿子时就发现不对劲,能够看到前男友的样子,但仔细一看,又有点像老公,看到老公高兴的劲,妻子心里在宽慰自己,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所以也就没有在意。但是,后来在给孩子打防疫疫苗时,妻子终于知道孩子不是老公的,因为她知道自己和涛哥的血型都是A型,而儿子的血型却是B型。所以,妻子心里一直忐忑到现在,并且开始沉默了,不敢面对涛哥,每次看到涛哥开心的逗儿子,她的心仿佛在滴血,心里受的煎熬只有她自己清楚,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几次听到有人说起有妻子背叛老公的故事,尤其是生下别人孩子的故事时,妻子要么就坐在旁边不说话,要么就借故离开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是这样的女人,她多次有想自杀的念头,因为她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迟早会被涛哥发现的,这次,孩子出车祸需要输血时,听到医生对涛哥说他们血型不配时,他看到了涛哥当时失望的神情,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以为涛哥当场就会发作,但涛哥却没有,只是望了她一眼就扭转了头,妻子当时死的心都有,儿子当时情况那么不妙她也不知道痛苦,幸亏孩子的爷爷经过多方周旋,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血源。

  然而,涛哥痛定思痛,回想起和妻子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而且两人从恋爱到结婚到现在,一直都很恩爱,很少有争吵的时候,尤其是妻子现在一个个抱着孩子住在娘家孤苦的样子,涛哥心软了,他终于来到岳父家,最终选择原谅了妻子,把妻子和儿子接回了家,并且将儿子视同己出,一家人重归如好。他向妻子说当时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一方面因为夫妻两地分居冷落了妻子,另一方面不该因为家庭琐事就和妻子争吵,要不然妻子当时的心情也不可能不好,如果没有这个原因,妻子也不可能干傻事。

  

  然而,当涛哥原谅妻子的事情被曝光之后,他的亲戚、朋友包括父母都不同意了,都认为涛哥不值得,纷纷为涛哥抱不平,尤其是涛哥的父母以断绝父(母)子关系为要挟,坚决要求儿子和媳妇离婚,说他家丢不起这人,但涛哥不为所动,经过多次与父母做工作,父母才答应不管他和妻子的事,但要求媳妇和孙子从此不能踏进他家的门,否则,他们看了就会恶心,而且他的一些同学朋友也纷纷疏远他,连看他的眼神都一种异样。

  丁丁听完哥们讲述了涛哥的事情之后,因为这也是丁丁第一次听说涛哥的妻子竟然背着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涛哥和他的妻子都是丁丁的同学,而且丁丁也知道他们俩的为人,都是忠厚老实的人,为人都很不错,而且也很低调,只是因为工作不在一个地方,所以,近年来联系得不多。但是,丁丁相信,涛哥的妻子做出这样的事,应该是一时糊涂犯下的错,只是这个错的结果有点大。可是,看到哥们都在谴责涛哥的妻子,都为涛哥原谅妻子抱不平时,丁丁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对哥们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你们不能以自己的态度去要求别人,每个人的生活理念和对事物的看法各有不同,涛哥原谅妻子,自然有他的道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不存在对与错,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讨论涛哥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样才能还涛哥一家的宁静。

  现在的涛哥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是真心原谅了妻子,并且也接纳了儿子,而且妻子也是真心悔过,但面对所有亲朋好友的指责,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他可以说是陷入了一种绝望之中,昨天,正好因为工作的关系遇到了涛哥,丁丁看到涛哥一脸的憔悴,丁丁其实没有说起他妻子的事,他拍着丁丁的肩膀,一脸茫然的说:我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我现在真的要崩溃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我的妻子能够坚持多久,因为妻子现在比我还沉默,虽然我多次对妻子说不要管别人的流言,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但妻子只知道流泪,我知道他的压力也很大。为什么一个男人原谅女人的出轨就这么难?我也相信妻子一直是爱我的,她犯下这样的错,我绝对相信只是一时糊涂,因为我的妻子我知道。丁丁坐在那里也是一时沉默,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半晌,丁丁终于说了一句话:自己选的路自己走,没有人能代替你走,不要看别人的眼色,时间会证明一切,流言也会随时间而冲淡。

  

  前几天,和一群哥们在一起,大家在纷纷议论另一个叫涛哥的朋友,都说涛哥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但能够原谅老婆的出轨,而且还能包容老婆和别的男人生下孩子,大家的观点几乎一致,如果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那不但会把老婆打得半死,而且会叫老婆抱着孩子有多远滚多远,并且还叫老婆赔偿青春损失费和孩子的抚养费,否则,不可能让她安宁。

  原来,就在上个月,涛哥三岁的儿子在和一群小朋友玩耍时,遭遇车祸,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出了不少血,医生从负责任的角度要求为孩子输血。涛哥马上挽起袖子,要求抽自己的血,没有想到在医生做血型配对时,告诉他两人的血型不配,他的血不能用。原来,涛哥的血型为A型,妻子的血型也为A型,可孩子的血型竟然为B型,这让涛哥如五雷轰顶,但涛哥当场没有发作,也没有质问妻子,因为当时父母和岳父母都在场。等孩子出院之后,涛哥带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结果自然不是生物意义上的父子关系。涛哥拿着亲子鉴定结果丢在妻子面前,妻子只知道流泪,并没有任何辩驳。涛哥很痛苦,质问妻子为什么做对不起他的事。妻子反复说对不起,希望涛哥能够原谅她,她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原来,前几年,涛哥交流到外地工作,妻子一个人在家带着两岁的女儿,在一次与大学同学聚会时,遇到了当年追求过她的前男友,因为那几天,涛哥和妻子因为家庭琐事有争吵,妻子感到受发委屈,认为自己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涛哥竟然不理解她,所以,在这次同学聚会时,和前男友旧情复发,当时一时糊涂,竟然做了对不起涛哥的事,但没有想到就这么一次,就让她怀上了孩子,当时,妻子想打掉孩子,但当时正好放开了二孩政策,涛哥希望妻子能够生下一个儿子,所以,看到妻子怀孕了,很高兴,不同意妻子打掉孩子。当时,妻子也有一种侥幸心理,认为只是一次,不可能那么巧就是前男友的,看到涛哥高兴的劲儿,就把孩子生了下来。

  当儿子生下来的那一刻,妻子看到儿子时就发现不对劲,能够看到前男友的样子,但仔细一看,又有点像老公,看到老公高兴的劲,妻子心里在宽慰自己,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所以也就没有在意。但是,后来在给孩子打防疫疫苗时,妻子终于知道孩子不是老公的,因为她知道自己和涛哥的血型都是A型,而儿子的血型却是B型。所以,妻子心里一直忐忑到现在,并且开始沉默了,不敢面对涛哥,每次看到涛哥开心的逗儿子,她的心仿佛在滴血,心里受的煎熬只有她自己清楚,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几次听到有人说起有妻子背叛老公的故事,尤其是生下别人孩子的故事时,妻子要么就坐在旁边不说话,要么就借故离开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是这样的女人,她多次有想自杀的念头,因为她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迟早会被涛哥发现的,这次,孩子出车祸需要输血时,听到医生对涛哥说他们血型不配时,他看到了涛哥当时失望的神情,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以为涛哥当场就会发作,但涛哥却没有,只是望了她一眼就扭转了头,妻子当时死的心都有,儿子当时情况那么不妙她也不知道痛苦,幸亏孩子的爷爷经过多方周旋,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血源。

  然而,涛哥痛定思痛,回想起和妻子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而且两人从恋爱到结婚到现在,一直都很恩爱,很少有争吵的时候,尤其是妻子现在一个个抱着孩子住在娘家孤苦的样子,涛哥心软了,他终于来到岳父家,最终选择原谅了妻子,把妻子和儿子接回了家,并且将儿子视同己出,一家人重归如好。他向妻子说当时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一方面因为夫妻两地分居冷落了妻子,另一方面不该因为家庭琐事就和妻子争吵,要不然妻子当时的心情也不可能不好,如果没有这个原因,妻子也不可能干傻事。

  

  然而,当涛哥原谅妻子的事情被曝光之后,他的亲戚、朋友包括父母都不同意了,都认为涛哥不值得,纷纷为涛哥抱不平,尤其是涛哥的父母以断绝父(母)子关系为要挟,坚决要求儿子和媳妇离婚,说他家丢不起这人,但涛哥不为所动,经过多次与父母做工作,父母才答应不管他和妻子的事,但要求媳妇和孙子从此不能踏进他家的门,否则,他们看了就会恶心,而且他的一些同学朋友也纷纷疏远他,连看他的眼神都一种异样。

  丁丁听完哥们讲述了涛哥的事情之后,因为这也是丁丁第一次听说涛哥的妻子竟然背着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涛哥和他的妻子都是丁丁的同学,而且丁丁也知道他们俩的为人,都是忠厚老实的人,为人都很不错,而且也很低调,只是因为工作不在一个地方,所以,近年来联系得不多。但是,丁丁相信,涛哥的妻子做出这样的事,应该是一时糊涂犯下的错,只是这个错的结果有点大。可是,看到哥们都在谴责涛哥的妻子,都为涛哥原谅妻子抱不平时,丁丁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对哥们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你们不能以自己的态度去要求别人,每个人的生活理念和对事物的看法各有不同,涛哥原谅妻子,自然有他的道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不存在对与错,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讨论涛哥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样才能还涛哥一家的宁静。

  现在的涛哥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是真心原谅了妻子,并且也接纳了儿子,而且妻子也是真心悔过,但面对所有亲朋好友的指责,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他可以说是陷入了一种绝望之中,昨天,正好因为工作的关系遇到了涛哥,丁丁看到涛哥一脸的憔悴,丁丁其实没有说起他妻子的事,他拍着丁丁的肩膀,一脸茫然的说:我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我现在真的要崩溃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我的妻子能够坚持多久,因为妻子现在比我还沉默,虽然我多次对妻子说不要管别人的流言,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但妻子只知道流泪,我知道他的压力也很大。为什么一个男人原谅女人的出轨就这么难?我也相信妻子一直是爱我的,她犯下这样的错,我绝对相信只是一时糊涂,因为我的妻子我知道。丁丁坐在那里也是一时沉默,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半晌,丁丁终于说了一句话:自己选的路自己走,没有人能代替你走,不要看别人的眼色,时间会证明一切,流言也会随时间而冲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