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彼岸有芒36、秋叔来访

  前情回顾:

  林晓棠失踪了,季慕辰很是被动,并且还着急。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季一和看着车子绝尘远去,气得跺了一下脚,暗暗地咒骂了一声,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季大少,旋即又联系最近的手下开车过来,这才向着季慕辰走了过去。

  走到半路,手机响起来,拿出一看,是季家总助理季秋安的电话,走到季慕辰身边时候,刚好接通,还没开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通声音:“叫大少赶快回来!”

  季慕辰也听到了季秋安的声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家族老大,话又不能不听,说是要回去,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关紧重要的事儿!

  棠棠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季慕辰又必须要赶回去,两下夹击之下,要怎样取舍才好?

  “要不,咱们先回去,说不好?少夫人已经回家,在等着呢!”季一和在身边做了一下安稳心神的重要作用。

  “棠棠,希望你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了!也希望你能原谅,我带给你这样一份不安定的生活!”季慕辰心里低低地叹一声,无奈地抬腿向着车子的地方走。

  季一和跟着手一挥,一群保镖在身后跟着向外移动。

  2

  回到别墅的时候,门口赫然放着季秋安的车子,司机垂手站在车边,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

  季慕辰走进去,管家陈伯快步走过来:“老爷子来很久了,你怎么才回来?”

  季慕辰没有说话,默然地看了陈伯一眼,就进屋去了。

  季秋安站在客厅中间的沙发处,一言不发,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季慕辰从外面进来。

  季慕辰开口想说点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林晓棠从二楼下来,手里端着一盘已经切好的柠檬,看到季慕辰,笑意盈盈地说:“慕辰,你怎么回来这么晚,秋叔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猛一听到林晓棠声音,季慕辰的瞳孔瞬间放大,看向林晓棠的眸子里写满了疑惑,眉目之间在连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在家里?”

  林晓棠完全走下楼梯,把手里的托盘放在茶几上,季慕辰就抓住了她的手,手指上赫然光秃秃的,季慕辰开口急问:“你的戒指呢?”

  林晓棠笑笑,拂开了季慕辰的手:“秋叔来找你,你们先说事儿要紧,秋叔的时间等不起啊!”

  季慕辰不理会,又看了看林晓棠的脖子,项链在那里,安然地停靠着。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那个笑嘻嘻从头顶飞逝而过的女子到底是谁呢?

  这些疑团在季慕辰心里乱乱地扑腾着,他努力地摁下来,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投向季秋安那里去,几秒钟之后,才平静地开口:“秋叔,今天来,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3

  “灵灵失踪了!”季秋安语气很是沉重,一脸肃然,“已经一百多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一听这个,季慕辰松了口气:“她这么大人了,去哪里玩一阵子不理会人,也是有可能的。”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季秋安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去,“她被某一个组织绑架了。”

  季慕辰想到林晓棠的耳环信息在化肥厂那边出现,身体猛地一绷:“有什么发现?”

  “你看看这个。”季秋安说着,伸出手来递给了季慕辰一个纸袋,“我想,你不会掉以轻心的。”

  季慕辰诧异地接了过来,纸袋里赫然是林晓棠的戒指!

  季慕辰的心开始颤抖,把视线再次投给了林晓棠:“棠棠,告诉我,你的戒指哪里去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告诉我!”

  本来还是盈盈浅笑的林晓棠,被季慕辰这一声颤抖地低问搞懵了,脸上的笑意敛去,把视线投向了季慕辰:“戒指?我没戴呀!”

  季慕辰盯着林晓棠的眼睛:“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分明给你戴上了,不仅是戒指,还有耳钉。现在耳钉还在你耳朵上,戒指呢?如果你说你没戴,那你去找找戒指在哪里?”

  季慕辰的声音因为急切,因为焦虑,有些颤抖,但他竭力压抑着,努力使得声音听起来平稳些。

  即便如此,这样的异于平时的声音,还是给林晓棠带来了压力,林晓棠的眼睛立马红了:“我去找,可我真没记得戴着呀!”

  说完,林晓棠就回楼上找去了。

  4

  季慕辰望着林晓棠的身影消失在楼上后,才转回视线,重新定在季秋安身上:“秋叔,告诉我,这枚戒指到底咋回事?棠棠那样子,分明是啥也不记得了!”

  季秋安看着季慕辰,眼神里分明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期许:“我从明市过来,北关三环外看到棠棠,她昏迷在那里,这枚戒指在身边零落着,已经是环饰分离。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就直接带她回来了。你没回来,是在找她吗?”

  季慕辰眉头皱皱,又挑了一下眉梢:“你来哈都,是因为听说了灵灵的消息么?”

  季秋安点头:“同时,我也听说了景龙川在哈都出现,所以才赶了过来。”

  “景龙川?”听到这个名字,季慕辰意外了一下,“你见到他了吗?”

  季秋安叹息着摇头:“见到了,我还能在你这里吗?”

  “景龙川和灵灵之间有什么关系?”季慕辰犹豫着问出了这个话题,“他们之间有着十多岁的差距呢!”

  “具体什么关系,现在还不能断定,我只是知道,景龙川在查探季家还有灵灵的消息。”季秋安沉吟片刻才这么来一句。

  “灵灵这么多年,在季家都是怎样的情况,你清楚吗?秋叔?”季慕辰望着季秋安很是认真。

  “灵灵,是学医出身,她担负着季家人的身体绝育情况,和景家人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季秋安的话语里有着说不出的隐忧。

  “这么说,我在景家医院的绝育手术,灵灵也是很清楚的了?”季慕辰此刻充满了诧异,还有种隐隐的不安,可这不安究竟是什么,还是说不出来。

  季秋安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林晓棠从楼上下来了,也就住了口,告辞离开。

  96

  涅阳三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8.6

  2019.07.28 05:38

  字数 2034

  前情回顾:

  林晓棠失踪了,季慕辰很是被动,并且还着急。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季一和看着车子绝尘远去,气得跺了一下脚,暗暗地咒骂了一声,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季大少,旋即又联系最近的手下开车过来,这才向着季慕辰走了过去。

  走到半路,手机响起来,拿出一看,是季家总助理季秋安的电话,走到季慕辰身边时候,刚好接通,还没开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通声音:“叫大少赶快回来!”

  季慕辰也听到了季秋安的声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家族老大,话又不能不听,说是要回去,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关紧重要的事儿!

  棠棠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季慕辰又必须要赶回去,两下夹击之下,要怎样取舍才好?

  “要不,咱们先回去,说不好?少夫人已经回家,在等着呢!”季一和在身边做了一下安稳心神的重要作用。

  “棠棠,希望你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了!也希望你能原谅,我带给你这样一份不安定的生活!”季慕辰心里低低地叹一声,无奈地抬腿向着车子的地方走。

  季一和跟着手一挥,一群保镖在身后跟着向外移动。

  2

  回到别墅的时候,门口赫然放着季秋安的车子,司机垂手站在车边,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

  季慕辰走进去,管家陈伯快步走过来:“老爷子来很久了,你怎么才回来?”

  季慕辰没有说话,默然地看了陈伯一眼,就进屋去了。

  季秋安站在客厅中间的沙发处,一言不发,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季慕辰从外面进来。

  季慕辰开口想说点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林晓棠从二楼下来,手里端着一盘已经切好的柠檬,看到季慕辰,笑意盈盈地说:“慕辰,你怎么回来这么晚,秋叔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猛一听到林晓棠声音,季慕辰的瞳孔瞬间放大,看向林晓棠的眸子里写满了疑惑,眉目之间在连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在家里?”

  林晓棠完全走下楼梯,把手里的托盘放在茶几上,季慕辰就抓住了她的手,手指上赫然光秃秃的,季慕辰开口急问:“你的戒指呢?”

  林晓棠笑笑,拂开了季慕辰的手:“秋叔来找你,你们先说事儿要紧,秋叔的时间等不起啊!”

  季慕辰不理会,又看了看林晓棠的脖子,项链在那里,安然地停靠着。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那个笑嘻嘻从头顶飞逝而过的女子到底是谁呢?

  这些疑团在季慕辰心里乱乱地扑腾着,他努力地摁下来,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投向季秋安那里去,几秒钟之后,才平静地开口:“秋叔,今天来,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3

  “灵灵失踪了!”季秋安语气很是沉重,一脸肃然,“已经一百多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一听这个,季慕辰松了口气:“她这么大人了,去哪里玩一阵子不理会人,也是有可能的。”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季秋安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去,“她被某一个组织绑架了。”

  季慕辰想到林晓棠的耳环信息在化肥厂那边出现,身体猛地一绷:“有什么发现?”

  “你看看这个。”季秋安说着,伸出手来递给了季慕辰一个纸袋,“我想,你不会掉以轻心的。”

  季慕辰诧异地接了过来,纸袋里赫然是林晓棠的戒指!

  季慕辰的心开始颤抖,把视线再次投给了林晓棠:“棠棠,告诉我,你的戒指哪里去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告诉我!”

  本来还是盈盈浅笑的林晓棠,被季慕辰这一声颤抖地低问搞懵了,脸上的笑意敛去,把视线投向了季慕辰:“戒指?我没戴呀!”

  季慕辰盯着林晓棠的眼睛:“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分明给你戴上了,不仅是戒指,还有耳钉。现在耳钉还在你耳朵上,戒指呢?如果你说你没戴,那你去找找戒指在哪里?”

  季慕辰的声音因为急切,因为焦虑,有些颤抖,但他竭力压抑着,努力使得声音听起来平稳些。

  即便如此,这样的异于平时的声音,还是给林晓棠带来了压力,林晓棠的眼睛立马红了:“我去找,可我真没记得戴着呀!”

  说完,林晓棠就回楼上找去了。

  4

  季慕辰望着林晓棠的身影消失在楼上后,才转回视线,重新定在季秋安身上:“秋叔,告诉我,这枚戒指到底咋回事?棠棠那样子,分明是啥也不记得了!”

  季秋安看着季慕辰,眼神里分明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期许:“我从明市过来,北关三环外看到棠棠,她昏迷在那里,这枚戒指在身边零落着,已经是环饰分离。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就直接带她回来了。你没回来,是在找她吗?”

  季慕辰眉头皱皱,又挑了一下眉梢:“你来哈都,是因为听说了灵灵的消息么?”

  季秋安点头:“同时,我也听说了景龙川在哈都出现,所以才赶了过来。”

  “景龙川?”听到这个名字,季慕辰意外了一下,“你见到他了吗?”

  季秋安叹息着摇头:“见到了,我还能在你这里吗?”

  “景龙川和灵灵之间有什么关系?”季慕辰犹豫着问出了这个话题,“他们之间有着十多岁的差距呢!”

  “具体什么关系,现在还不能断定,我只是知道,景龙川在查探季家还有灵灵的消息。”季秋安沉吟片刻才这么来一句。

  “灵灵这么多年,在季家都是怎样的情况,你清楚吗?秋叔?”季慕辰望着季秋安很是认真。

  “灵灵,是学医出身,她担负着季家人的身体绝育情况,和景家人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季秋安的话语里有着说不出的隐忧。

  “这么说,我在景家医院的绝育手术,灵灵也是很清楚的了?”季慕辰此刻充满了诧异,还有种隐隐的不安,可这不安究竟是什么,还是说不出来。

  季秋安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林晓棠从楼上下来了,也就住了口,告辞离开。

  前情回顾:

  林晓棠失踪了,季慕辰很是被动,并且还着急。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季一和看着车子绝尘远去,气得跺了一下脚,暗暗地咒骂了一声,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季大少,旋即又联系最近的手下开车过来,这才向着季慕辰走了过去。

  走到半路,手机响起来,拿出一看,是季家总助理季秋安的电话,走到季慕辰身边时候,刚好接通,还没开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通声音:“叫大少赶快回来!”

  季慕辰也听到了季秋安的声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家族老大,话又不能不听,说是要回去,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关紧重要的事儿!

  棠棠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季慕辰又必须要赶回去,两下夹击之下,要怎样取舍才好?

  “要不,咱们先回去,说不好?少夫人已经回家,在等着呢!”季一和在身边做了一下安稳心神的重要作用。

  “棠棠,希望你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了!也希望你能原谅,我带给你这样一份不安定的生活!”季慕辰心里低低地叹一声,无奈地抬腿向着车子的地方走。

  季一和跟着手一挥,一群保镖在身后跟着向外移动。

  2

  回到别墅的时候,门口赫然放着季秋安的车子,司机垂手站在车边,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

  季慕辰走进去,管家陈伯快步走过来:“老爷子来很久了,你怎么才回来?”

  季慕辰没有说话,默然地看了陈伯一眼,就进屋去了。

  季秋安站在客厅中间的沙发处,一言不发,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季慕辰从外面进来。

  季慕辰开口想说点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林晓棠从二楼下来,手里端着一盘已经切好的柠檬,看到季慕辰,笑意盈盈地说:“慕辰,你怎么回来这么晚,秋叔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猛一听到林晓棠声音,季慕辰的瞳孔瞬间放大,看向林晓棠的眸子里写满了疑惑,眉目之间在连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在家里?”

  林晓棠完全走下楼梯,把手里的托盘放在茶几上,季慕辰就抓住了她的手,手指上赫然光秃秃的,季慕辰开口急问:“你的戒指呢?”

  林晓棠笑笑,拂开了季慕辰的手:“秋叔来找你,你们先说事儿要紧,秋叔的时间等不起啊!”

  季慕辰不理会,又看了看林晓棠的脖子,项链在那里,安然地停靠着。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那个笑嘻嘻从头顶飞逝而过的女子到底是谁呢?

  这些疑团在季慕辰心里乱乱地扑腾着,他努力地摁下来,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投向季秋安那里去,几秒钟之后,才平静地开口:“秋叔,今天来,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3

  “灵灵失踪了!”季秋安语气很是沉重,一脸肃然,“已经一百多天没有任何消息了!”

  一听这个,季慕辰松了口气:“她这么大人了,去哪里玩一阵子不理会人,也是有可能的。”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季秋安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去,“她被某一个组织绑架了。”

  季慕辰想到林晓棠的耳环信息在化肥厂那边出现,身体猛地一绷:“有什么发现?”

  “你看看这个。”季秋安说着,伸出手来递给了季慕辰一个纸袋,“我想,你不会掉以轻心的。”

  季慕辰诧异地接了过来,纸袋里赫然是林晓棠的戒指!

  季慕辰的心开始颤抖,把视线再次投给了林晓棠:“棠棠,告诉我,你的戒指哪里去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告诉我!”

  本来还是盈盈浅笑的林晓棠,被季慕辰这一声颤抖地低问搞懵了,脸上的笑意敛去,把视线投向了季慕辰:“戒指?我没戴呀!”

  季慕辰盯着林晓棠的眼睛:“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分明给你戴上了,不仅是戒指,还有耳钉。现在耳钉还在你耳朵上,戒指呢?如果你说你没戴,那你去找找戒指在哪里?”

  季慕辰的声音因为急切,因为焦虑,有些颤抖,但他竭力压抑着,努力使得声音听起来平稳些。

  即便如此,这样的异于平时的声音,还是给林晓棠带来了压力,林晓棠的眼睛立马红了:“我去找,可我真没记得戴着呀!”

  说完,林晓棠就回楼上找去了。

  4

  季慕辰望着林晓棠的身影消失在楼上后,才转回视线,重新定在季秋安身上:“秋叔,告诉我,这枚戒指到底咋回事?棠棠那样子,分明是啥也不记得了!”

  季秋安看着季慕辰,眼神里分明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期许:“我从明市过来,北关三环外看到棠棠,她昏迷在那里,这枚戒指在身边零落着,已经是环饰分离。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就直接带她回来了。你没回来,是在找她吗?”

  季慕辰眉头皱皱,又挑了一下眉梢:“你来哈都,是因为听说了灵灵的消息么?”

  季秋安点头:“同时,我也听说了景龙川在哈都出现,所以才赶了过来。”

  “景龙川?”听到这个名字,季慕辰意外了一下,“你见到他了吗?”

  季秋安叹息着摇头:“见到了,我还能在你这里吗?”

  “景龙川和灵灵之间有什么关系?”季慕辰犹豫着问出了这个话题,“他们之间有着十多岁的差距呢!”

  “具体什么关系,现在还不能断定,我只是知道,景龙川在查探季家还有灵灵的消息。”季秋安沉吟片刻才这么来一句。

  “灵灵这么多年,在季家都是怎样的情况,你清楚吗?秋叔?”季慕辰望着季秋安很是认真。

  “灵灵,是学医出身,她担负着季家人的身体绝育情况,和景家人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季秋安的话语里有着说不出的隐忧。

  “这么说,我在景家医院的绝育手术,灵灵也是很清楚的了?”季慕辰此刻充满了诧异,还有种隐隐的不安,可这不安究竟是什么,还是说不出来。

  季秋安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林晓棠从楼上下来了,也就住了口,告辞离开。